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1099章 無巧不成書

第1099章 無巧不成書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8-01-25 19:15  字數:2365

這時,艾米從樓上下來了,塗著厚厚的脂粉,還穿著一套漢服,金髮高高盤起,不能說不好看,但顯得有些另類。

「艾米,怎麼打扮成這個樣子?」周軒疑惑地問。

「讓你看到不一樣的我。」艾米微微一笑,手指輕輕划過周軒的手臂,徑直進屋去了。

又有一個大家庭趕來了,為首的正是周軒最為敬重的閆平川,旁邊是師母文靜,還有已經長成大人模樣的閆嘉佳。

後面還有三人,正是裴亞茹、裴勝男和布萊克的母親瑪麗。

「周軒,這種氣氛過新年,對我來說,還是頭一次。」閆平川道。

「老師以往都是看書吧?」周軒道。

「看,你學生一猜就猜中了,差不多就是這個樣子吧,連晚會都不看,初一也不許人往家裡來拜年,過得那叫一個沉悶。」文靜替閆平川回答了。

「別這麼說,我也放過鞭炮的。」

「那是剛結婚的時候。」

「前年不是也放過一次嗎?」

「還不是兒子考上了首陽大學,你心裡高興!」

夫妻之間就是這樣,少不了拌嘴,也是恩愛的一種表現,周軒餘光瞥見裴勝男直撇嘴,裴亞茹卻打了女兒胳膊一下。

這時,閆嘉佳跑過來,笑呵呵的對周軒道:「大哥哥,我跟我爸商量好了,以後也要經商。」

「呵呵,嘉佳長大了,等你畢業,歡迎到賢士上班。」周軒笑道。

「不,我也要創辦一個大集團,名字都想好了,就叫嘉佳實業,爭取做到賢士一樣的規模。」

「胡說八道,你也要有周軒的才華才行。」閆平川一把將兒子拉過來,正所謂初生牛犢不怕虎,當著大老闆的面,什麼都敢說。

閆平川小聲詢問了周軒和袁宏的關係,這裡不好多說,周軒只說是兄弟倆的感情從來沒變過,請老師放心。

得到周軒親口承認,閆平川才露出笑臉,僅是曇花一現,又擺出老師的架子,這麼大的事兒,連老師都蒙在鼓裡,一個個的翅膀都硬了!

一家三口進去了,虞江舟連忙親自將他們安排在前排,裴勝男過來說道:「軒,我感覺自己老了,皮膚都鬆弛了。」

「瞎說,我沒看見。」周軒道。

「你再仔細看!」

「還是沒有啊?」

「那是沒看清!」

裴勝男踮起腳尖,被周軒笑著用巴掌把她按下去,一把將推拉到屋內,這點小心機太明顯了,當著眾人,故意製造曖昧。

裴亞茹打了聲招呼,也就進去了,瑪麗則解釋,布萊克正在做實驗,沒法分身趕過來。別人都在放假,而這孩子,一忙起來就沒了時間觀念。

周軒表示不介意,其實,布萊克不過來也好,這個秘密雖然瞞不住了,但還是越少人知道越好。

來的都是周軒的好友,姬盛一家人,商玉紅一家人,湯普森也帶著妻女趕來,寒暄幾句後,進屋落座。

湯普森的妻子看起來很穩重,也很漂亮,穿著得體不張揚,有些老師的風範。女兒艾麗西亞卻穿的很新潮,皮褲短夾克,露著細腰和小肚臍,頭髮五顏六色。

有道是,無巧不成書,白芮一看見艾麗西亞,目光就直了,連忙過來打招呼,還主動坐在跟前。在英國留學的時候,他可是對這名搞抽象藝術的女孩很有好感,可惜只說過幾次話,沒緣分進一步接觸。

當然,白芮也不清楚艾麗西亞的背景,否則,當時的他,可能會展開猛烈的追求。

周軒回頭看見了這一幕,微微一笑,他相信,以白芮這小子的執著勁頭,應該會把艾麗西亞給追到手,都是搞藝術的,應該能談得來。

唐濤升也帶著五位專家趕來了,自從得了諾貝爾獎,老頭越發的傲氣,走路都仰著臉,周軒不得不提醒他,小心腳下。

「周老闆,隨隨便便就能搞這麼大的排場,了不起。」唐濤升探頭看看屋內,噓呼道。

「您現在可是有錢人了。」周軒笑道。

「什麼啊,那點獎金,都不夠在首陽買一套房子的。你知道了吧,還被裴勝男這個丫頭扣走二百萬,閆校長就是裝看不見,其實心裡明鏡似的。」唐濤升直擺手,抱怨一通,接著又切回正題:「周軒,我們搞出了捕獲暗物質的計算公式,現在的困難是,沒有容器盛放。」

「我不懂這些,今天是個喜慶的日子,不談公事。」周軒道。

「還有比暗物質實驗更大的事兒嗎?」

「呵呵,科技大於天,不過今天親朋好友都到了,上班後再研究不晚。」

周軒指指裡面,唐濤升一眼就看到了閆平川,「呦,稀客,閆校長也來了,你的面子不小。等著,我去跟他說幾句話,工資不要了,別想用那點錢困住我的理想。」

「祝您成功!」周軒微微拱手。

「怎麼,不相信我?同樣是老師,只有我才得了諾獎,對不對?」

「嗯!」

「瞧你,什麼態度。」

唐濤升大搖大擺徑直走向閆平川,事實上,校長的威嚴不容侵犯,閆平川一個冷冽的眼神過來,唐濤升囂張的氣焰就澆滅一半。硬著頭皮走過去,閆平川幾句話就把唐老頭給壓了下來,然後是賠笑點頭,老老實實的坐在一邊,說著什麼感謝臨海大學的培養,吃水不忘挖井人之類的話。

周軒斜眼看著,差點笑出聲,在科研這方面,閆平川無疑是具有超前眼光的,在基地建設上也做出了巨大貢獻。對於性格怪異四處受排擠的唐濤升,閆平川也是他當之無愧的伯樂,提供了極大的便利。

「周軒,那些文字還是沒有破解。」拉米克道。

「不著急,今晚忘了這些,盡情歡樂。」周軒笑著對專家們說道。

將專家們送進去,周軒剛出來站好,就看見一個瘦弱的身影,似乎很小心地走了過來,一身白色的布藝長裙,上面綉著幾朵藍色的小花,正是陶寶兒。

今年,周軒親自給她打去了電話,陶寶兒才答應過來參加晚會,但步履之間,還是顯得不太自信。

「寶兒,歡迎你!」周軒過去拉住了她的手,也許是穿得太少,陶寶兒的小手有些冰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