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1090章 且行且珍惜

第1090章 且行且珍惜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8-01-24 03:18  字數:2323

看到賢士官網發布的消息,立刻有記者打來電話詢問情況,周軒讓艾米代表賢士集團,說明此事正在推進之中,具體情況不WWW..lā

賢士集團和源生生物是臨海的兩大企業巨頭,強強聯合,勢必會帶來巨大的影響,進一步重塑臨海的商業結構,消息立刻傳遍了整個網路。

更多的人則認為,這種合作是遲早的事情,賢士和源生的關係一直很好,更何況周軒和袁宏師出同門,親如兄弟。早先袁宏也透露過這個意思,人們並不覺得很意外。

很多企業來電話表示祝賀,甚至都驚動了閆平川,他對此事表示贊同,認為這樣的合作,才能讓雙方的資金產生互動,創造更多的效益。

周軒隨口敷衍,讓老師放心,也不詳細說明。閆平川感覺有些不對頭,又給袁宏打電話,結果,袁宏關機了。

獨自做主的事情,雖然沒有引起其他董事的不滿,但暗中猜測也是有的,如此搞一言堂,董事會形同虛設,難免人人自危。

就在下午,事情突然發生了驚人逆轉,源生生物在其官網上也發布了一條消息,聲明絕不會接受賢士集團的收購提議,五百億都收購不了源生丹這一個項目,一絲可操作性都沒有。

消息一經媒體報道,立刻引發了一片嘩然,大家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,源生透露的消息是,賢士要用五百億收購源生,而源生那邊根本不買賬,意指賢士貪心不足。

「周董,你到底想幹什麼?」艾米敏感地問道。

「還沒到說的時候,你馬上按照我的意思,打電話給孫芳菲,讓她在探秘一號上發布一篇報道。主要內容是,駁斥源生的言論。」周軒道。

「袁宏也是過分,哪有這麼說話的,可以先給你討論下,再做決定。是不是以後,兩個人都不要來往了?」艾米抱怨道。

「親兄弟還有翻臉的呢,何況是師兄弟。」

按照周軒交代的內容,艾米立刻打電話給蘇芳菲,讓她刊發一篇報道。

有段時間沒抓到賢士的重磅新聞了,蘇芳菲興奮的不得了,連忙放下懷裡的孩子,趕往編輯部。

賢士集團的高層管理都沉不住氣了,大家都不敢直接找周軒理論,歐強是個直性子,由他代表,來到了辦公室,不解問道:「周董,我不明白,怎麼突然就想收購源生,還要被人嘲笑。」

「出了問題,我會一個人承擔,總之,一定要收購源生。」周軒堅持態度。

「對方不買賬,也不可能直接收購的。」

「不就是錢少嗎,可以加錢,六百億,一千億,總夠了吧?」

歐強吃驚不小,這不是拿錢去賭氣嗎,小心問道:「你跟袁宏之間是不是發生了誤會?」

「他太不像話了。」

周軒只是說了一句,就讓歐強回去工作,不要參與此事。歐強半肚子問號去,一肚子問號回,面對大家的詢問,只能說兩家公司鬧矛盾了,其餘他也不清楚。

記者們紛紛活躍起來,但是,賢士和源生當家人的手機都打不通,也根本不接受採訪,對於這起看似烏龍的收購案,諱莫如深。..

「管清,你師父到底要幹什麼?」虞江舟問。

「俺又沒見過他,怎麼知道?」管清道。

「整天就知道研究股票,賺多少錢才夠啊?我看,你師父這是想著要換師母了!」虞江舟惱火地說道。

「嘿嘿,俺不這麼認為,師父對你的感情是真的,滄海桑田,物轉星移,泰山崩,黃河斷,也不會改變。」管清笑道。

「可是他對我的態度,跟以前完全不一樣了!」虞江舟失望道。

「老夫老妻的了,不可能天天膩歪。」

「去去去!」

虞江舟皺眉直擺手,讓管清該幹啥幹啥去,凈在這裡亂說話。周軒雖然沒明說,但她能感受到兩人之間的距離,以前有爭執,周軒從來都是立刻哄勸,不會讓她窩火。這一次,手機信息千百條,沒有周軒發來的。

記者們還是圍在了創富大廈的下方,等候採訪周軒,從側面了解到的消息是,收購源生完全是周軒的個人主意,董事會是不同意的,為此,還鬧得不和睦。

賢士集團給人的感覺,向來團結一心,而周軒也是禮賢下士,舉止彬彬有禮,出現這種狀況,只能說明一個問題,周軒似乎在叫板源生。

就在記者們各種猜測之時,有人發現探秘一號上發布的一篇報道,名字就叫源生丹的前世今生。

於此同時,大家還在多維分站周軒的空間里,看到了一條新更新的消息,上面只有兩個字,友盡!

是針對袁宏!

探秘一號的報道上聲稱,源生丹的配方來自於賢士集團的當家人周軒,甚至賢士還協調了提供臨床實驗的天沐養老院。源生丹從各醫院排斥,到成為炙手可熱的爭搶項目,不得不說,這裡面賢士集團的功勞是巨大的。

賢士集團這麼做,也是看中了源生丹的發展前景,當初說好了,一旦研製成功,源生公司就要接受收購。可是,同樣看到了未來美好前景的源生,卻忘記了初衷,對收購一事閉口不談,想要獨吞這項重大成果。

報道上還警告源生,且行且珍惜,如果不接受收購,賢士會考慮適時公布這一配方。

絕對是爆炸性的新聞,記者們紛紛根據自己的理解,將新聞傳回編輯部,明天的頭版頭條有了。

兩個得意門生向來團結,到底還是因為利益鬧彆扭了,作為老師,閆平川寢食難安。他本人不參與商業競爭,但不忍兩個優秀青年為錢財互相傷害,還是派來女兒裴勝男做說客,甚至提出閆平川張羅請客,師生再聚一次。

周軒卻以忙為由,吃飯的事兒以後再說,將裴勝男給打發走了,很沒面子。

周軒當晚還是沒回家,住在公司里,誰也不見,倒是趁著難得的空閑時間,將步加琢的那本書,進行了細心整理。

連續兩晚見不到人影,也沒有任何安慰的話,虞江舟徹底失眠了,搞不明白這個男人,怎麼就突然翻了臉,而且還表現的很無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