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1075章 車禍現場

第1075章 車禍現場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8-01-20 00:18  字數:2422

這絕不是唐濤升式的大話,魅影組織有這個經濟實力,然而他們聚攏錢財的方式,尤其是初期,殘暴血腥,令人髮指。周軒對此不屑,當然不會答應。

「夢想不錯,現實有差距,我一日三餐兩米床足夠,憑什麼為了錢要受你的擺布?笑話。」

「你沒有選擇,因為我累了,心煩意亂,就想發泄。」宙斯悲天憫人的口吻嘆息道:「孩子,不要惹我生氣,你會被嚇壞的,何苦呢?」

「宙斯,你沒有雷霆之力,更不是高高在上的神靈。你不過是別人的一枚棋子,活在自己的想像空間中,及早懸崖勒馬,回頭是岸,否則,勢必會粉身碎骨,煙消雲散。」周軒正色道。

「那就試試吧,看誰能笑到最後,魅影想要達到的目標,絕不會失手。」宙斯語氣平靜。

嘟嘟,電話掛斷了,周軒連忙撥了回去,正是虞江舟接的,剛剛和孩子們吃過了飯,正在看電視里播放的大三國。

周軒一顆心這才放下,虞江舟道:「軒,用不著這麼拼,早點回來吧!」

「今晚就能把圖紙畫完,你早點休息吧!」說完,周軒掛斷了電話,立刻撥打給張磊。

「周軒,你說什麼,魅影的老大親自打電話過來了?」張磊驚的從座位上站了起來。

「他會說中文,還偽裝了虞江舟的號碼,對我的一切了如指掌。他威脅我,要配合魅影,不然的話,就想要發泄。我有電話錄音,都記錄了下來。」周軒道。

「聲音也可能是偽裝的,他都說了些什麼?」張磊問。

「我馬上把音頻發給你。」周軒道。

「好,最近我們會監視你的手機,尤其是撥入的號碼。」張磊興奮道,迄今為止,周軒是第一個聽到宙斯聲音的,他總是用一名女子傳達命令。

「沒關係,反正我也沒有見不得人的秘密。」周軒答應道。

剛把音頻發過去,又有電話打進來了,是毛恬恬,周軒立刻變得非常謹慎,響鈴七八下後才接起來,沉聲問道:「你是誰?」

「周軒,是我啊,怎麼連我的手機號都沒保存啊!」

確認無誤,是毛恬恬的聲音,周軒鬆口氣,笑道:「不好意思二嫂,是誤會,等二哥著急了吧,剛剛回去了,現在應該在路上。」

「我知道,劉浪,他,他出車禍了!」毛恬恬哭出聲,周軒心裡咯噔一下,急忙問道:「二嫂,你別著急,究竟是怎麼回事兒?」

「具體情況我也不清楚,他給我發來了定位,還有一句我一直都愛你,說他要死了,讓我照顧好劉棟,培養成才。劉浪不會開這種玩笑的,周軒,我真怕失去他。」毛恬恬大哭起來。

「嫂子,你要冷靜,報警了嗎?」周軒問。

「報警了!」

「什麼位置?」

「濱海路和旬陽路交叉口,我的腿已經軟了,車都上不去了。」

「別慌,我二哥命大,不會死的,我馬上趕過去。」周軒說完,立刻掛斷電話,急匆匆下了樓,開上自己的跑車,直奔出事地點。

二哥,一定要堅持住!

周軒在心裡不住說著,也非常後悔,剛才怎麼就沒抬頭看劉浪一眼,否則,一定會發現他氣色上有變。

向來遵守交通規則的周軒,一路疾馳,已經不分紅綠燈了,終於來到了發生車禍的地方。

周軒經常坐的那輛商務車,已經傾覆在路旁,玻璃全碎了,車尾被直接撞掉一塊,座椅都被甩了出來。而另外一輛黑色的奧迪車,直接撞在路邊的一棵大樹上,車頭整個凹陷進去,外面一攤油漬血跡混合物,更是慘不忍睹。

警車和救護車已經趕來,設置了隔離線,周軒停下車,心急如焚的跑了過去。

「不許靠近!」

「受傷的是我親人!」

「誰也不能進!」

「我是周軒,賢士集團的周軒!」

周軒可是名人,無人不知,更是重案組的常客,交警知道他跟張磊的關係,也沒再阻攔,由著他衝進了事故現場。

「二哥!」周軒大喊,心痛萬分。

「周軒,你怎麼來了?」一名負責處理事故的交警拉住了他。

「那是我二哥,他到底怎麼樣?」周軒幾乎就要落淚。

「還不清楚!」交警道,這時,商務車的車門已經被破開,劉浪正被幾名交警小心的拖了出來,渾身是血,額頭還有血汩汩往外冒,醫護人員給他摁住,止血也防止流入其他地方。

一動不動的劉浪被放在移動病床上,快速推向救護車,看不到五官和表情。

「二哥,你一定要堅持住。」周軒奔向了移動病床,悲痛地喊道。

「這位先生,請別干擾搶救。」一名醫生連忙勸阻道。

「醫生,你一定要救他,無論多少錢!」周軒落淚了,心如刀割。

「我們會全力搶救的,跟錢無關。」

醫生說著,吩咐將劉浪推上救護車,周軒還是堅持跟著上了救護車,醫生這時認出是他,並沒有反對。

劉浪被套上了氧氣罩,救護車一邊開動,醫生則忙碌著給劉浪檢查身體,用剪刀劃開濕透的衣服,尋找出血點。

啪,扔到桶里的衣服很有重量,救護車內立刻瀰漫濃濃的血腥之氣,周軒聽到醫生說失血過多等字眼。

胸口有傷,還不止一條,皮肉外翻,脖頸處還有傷,不知道是否傷到動脈。醫生急忙進行止血處理,初步診斷,劉浪呼吸困難,但心跳還算正常,昏迷不是因為失血,而是腦震蕩。

肋骨應該有折斷,很可能插入了肺里,情況非常嚴重,但醫生告訴周軒,安全氣囊救了這名傷者,應該沒有生命危險。..

周軒腦袋發懵,一遍遍重複要救護劉浪。跟著來到醫院,他幫忙推著車,一直到搶救室,最後被拒之門外。

坐在走廊里,周軒心情非常糟糕,痛苦中帶著無比的憤怒,劉浪賽車手出身,開車的技術超一流,即便是商務車本身的故障,劉浪也能及時察覺,保護自己。

居然在路口和其他車輛相撞,這種意外幾乎沒可能,周軒斷定,這不是簡單的車禍,而是一場謀殺!一場示威性的謀殺!

事情就發生在宙斯警告之後,魅影組織已經開始攻擊身邊的人,開始做出一些喪心病狂的出格舉動,為的是逼迫他就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