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1065章 不要先入為主

第1065章 不要先入為主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8-01-17 13:52  字數:2321

湯普森翻看座機通話記錄,距離上一個已經過去了四十五分鐘,難道這段時間,周軒一直等在外面嗎?

起身開門,看到一張誠懇的笑臉,湯普森微微皺眉,「進來吧。」

「謝謝!」

五十平左右的辦公室,不小,但也不大,牆上掛著各種報表,還有備忘板上密密麻麻寫滿了東西,地上到處都是材料,可見湯普森忙碌又煩躁。

「大駕光臨,有何貴幹啊?」湯普森問道。

周軒呵呵笑了,贊道:「不錯,這句話用的很地道。」

「貴國文化底蘊深厚,我本人也非常痴迷。但現代已經偏離了古人教誨,或者說,那些名人警句也都是騙人的。」湯普森還在生氣。

「湯普森先生,你可以對我有所誤會,但真的沒有必要連累我的祖國家鄉。說起來,我只是一名普通的商人,如果真像有些人所說行賄,我想,即便是捐出整個賢士集團,國家也不會腐朽到為了個人而更改神聖*的法律。」

周軒義正辭嚴,湯普森抬眼看了下,哼笑道:「好吧,我們不討論這個問題。你今天來,到底想要幹什麼,嘲諷我嗎?」

「你是打骨子裡自信的人,在乎風言風語嗎?」周軒反問,湯普森表情柔和了些,但還是沒有笑意,冷冷道:「這裡只有咖啡,哦,今天沒有茶點,只有礦泉水。」

「我不缺茶水喝。湯普森先生,凱旋大酒店又上了新菜品,以西式為主的,或許符合你的口味,能否賞臉一起吃個飯?」周軒又問。

「我多數都在吃工作餐。」湯普森直接拒絕了,周軒不放棄,又問:「什麼時候是少數時間呢,我願意等,就像剛才,我知道總會等到你開門。」

湯普森不語,直視周軒雙眼,十幾秒後才點點頭,有些話他也想跟周軒問個明白。

等在樓下的劉浪正在窩火,在大廳被攔下,幫著周軒上樓,卻又被拒之門外,堂堂賢士當家人,就傻愣愣的等在外面,由著一群外國佬拍照。

看到湯普森陰著臉走來,劉浪一肚子火氣,使勁按了幾下車笛。周軒上車後,說明目的地,劉浪猛踩油門,直接衝到湯普森乘坐的汽車前方。

「二哥,今天我請客,禮貌點。」周軒提醒道。

「對待這夥人,只有更強!」劉浪不以為然。

嗖!

湯普森的司機不是善茬,趁著劉浪不注意,一下子就趕超過去。劉浪罵了聲娘,在後面窮追不捨。兩輛車你追我趕,在馬路上疾馳穿梭,難免會產生交通問題。

經過時,湯普森都是面無表情,這是暗中在較勁,周軒乾脆也不再叮囑劉浪,到底還是職業賽車手出身的劉浪率先到達凱旋大酒店。

豐擇早就接到了消息,兩大商業巨頭要在這裡共進午餐,已經準備好了房間。湯普森全程黑臉,胃口也不是太好,大有吃完就走的不耐煩。

「湯普森先生,最近是否常有頭痛的問題?」周軒問道。

湯普森一愣,不悅皺眉道:「你不會是想說,我跟切卡萊麗一樣,腦子裡也長了東西吧?」

「她跟你相反,心痛是腦部問題,請恕我直言,最好去醫院檢查下心腦血管方面。」周軒提醒道。

湯普森放下刀叉,說道:「多謝提醒,我非常注重身體健康,你的眼光真的很厲害,確實有個血栓,雖然手術不需要開腔,但術後反應可能不利於我的工作,所以一直都是保守治療。」

「如果你信得過,我可以幫你聯繫權威專家,他的治癒率極高,沒有一例術後反應。而且,這位醫生也反對濫用支架,起碼在他那裡可以準確了解自己的病情。」周軒說道。

是嗎?湯普森眉頭舒展開來,倒是可以嘗試約這位醫生檢查下。但是,湯普森還是強調道:「周軒,這份情誼我心領,但並不代表在商場中會手下留情。如果富通投資倒了,我們的員工就要失業。」

「我明白,只是朋友間的善意提醒,並不求什麼的。」周軒端起紅酒,笑道:「來,為了我們商業以外的友誼乾杯。」

呵呵,湯普色苦笑搖頭,還是跟周軒碰杯,一口氣幹了。

「這麼多年來,我在自己的商業領域內創造了很多的奇蹟,可能最擅長的便是,怎麼說,套用你們國家的話吧,丟車保帥。商場競爭,必須要付出代價,沒有常勝將軍。」湯普森的話也開始多起來。

「所以,高價購買臨海市區地皮,寧肯前期虧損,也要擊垮同行?」周軒問道。

「哼,這麼做錯了嗎,我們資金雄厚,這點損失是拿得起的。如果不是賢士跟政府關係曖昧,真有開發區這樣的事,也該落在雲翔頭上。」湯普森自信道。

「不,我沒有諷刺你的意思,這招非常有魄力。風險值越高,回報率越大。」周軒說道。

「先舍才有得,我曾為效力過的一家公司賺的第一桶金,也是這麼來的,全盤購置,然後剔除沒用的,只留最好的產品,以平價銷售。而這筆虧損,只在一個月後就全部持平,一年便賺了三十億美金。」湯普森正色道:「我說這些,並不是炫耀什麼,只是想讓你明白,唯有公平的投資環境,才能創造天然的奇蹟。」

「那我就是被吹捧出來的嘍?」周軒笑了,又給自己和湯普森倒了一杯酒。

「呵呵。」湯普森輕笑幾聲,「這些年,我經歷了太多成功,或許也被吹捧到忘乎所以,卻又在這個時候遇到你這個強勁的對手。不過,沒關係,我有絕對的優勢可以力壓賢士。」

「為什麼要打壓賢士集團,湯普森,你考慮過這個問題嗎?」

周軒的話把湯普森問愣了,打擊賢士集團,可以說是一項挑戰,也可以說是使命,一心投入到競爭中的湯普森,還真沒思索過這個問題。

「你的意思,想要合作?」湯普森又問。

周軒搖搖頭,收斂笑容,「湯普森先生,有點我必須警告你,有了先入為主的概念,就會做出錯誤的判斷。你總以為我是你的對手,或者我想要找你達成什麼合作,為何從來沒有想過,咱們有著共同的對手呢?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