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1063章 沒資格說我

第1063章 沒資格說我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8-01-17 00:17  字數:2416

周軒輕蔑一笑,退回辦公椅上坐下,兩名保安不敢離開,守在門口。

劉浪聽到動靜,也沖了出來,嚷嚷道:「誰啊,幹嘛來的?」

「怎麼,以多欺少啊?」霍雲翔擺出無賴表情,一腳踩在茶几上,呸了一口,「有種也把我送進去……」

哐當!

霍雲翔還沒說完,屁股挨了重重一腳,身子歪斜著倒地,疼的直哎呦,扭頭一看,是一張輕蔑的臉龐,劉浪指關節咔吧作響,「我聽著有狗叫,還以為是哪個小混混,原來是你個老東西。」

「你想怎樣啊!」霍雲翔惱羞爬起來,腰卻疼得厲害,閃著了。

「殺了你個慫包。」劉浪冷笑湊近,手往後腰處摸,霍雲翔臉色都變了,一邊躲,一邊尖叫,「賢士殺人了,殺人了!」

哈哈哈,劉浪大笑,其實他只是掏出張紙,擦了擦剛剛踢人的鞋子。

「霍總,我有事要出門,長話短說。」周軒使了個眼色,艾米將辦公室門關上,又說道:「施韋是國際某暗黑組織的重要成員,混跡雲翔,就是想與富通天下名下的富通投資裡應外合,試圖搞垮賢士集團,乃至動搖臨海的經濟基礎。你不要問具體事宜,我也不會告訴你的,自己好好想想,施韋的出現以及對公司決策的建議,是否都正常即可。」

「你,他,」霍雲翔結結巴巴,冷汗都冒了出來,周軒不像是騙他,而警方也不會明目張胆就帶走自己的秘書。

「你有把柄在他手裡吧?」艾米提醒道。

「你,你怎麼知道?」霍雲翔愣住了,臉色慘白,沒有半點血色,把柄應該不小,否則不會任由施韋胡搞,甚至是聽從了他的安排。

「具體是什麼,我沒興趣知道。記住,不想罪加一等,就不要再來找我。二哥,你來的正好,跟我出去一趟。」周軒說道。

「好嘞!」

三人大踏步離開,剩下霍雲翔一個人發獃,還有兩名保安的虎視眈眈。後脊梁骨突然發涼,霍雲翔追上去,急切問道:「周董,您大人大量,給出個主意吧。施韋不是東西,他要挾我,我早就看他不順眼了,但他手裡掐著我的短處。」

「主意只有一個,要麼就是逃命天涯。」周軒冷冷道。

「是,是什麼?」

「自首。」

霍雲翔癱在地上,一失足成千古恨,別說跟盛華集團抗爭,就是能平安度過下半輩子,都已經是奢望。

來到多維大廈張磊所在辦公室,就聽到他大呼小叫,然後就是周又苗從裡面笑嘻嘻跑出來,手裡拿著一張列印紙。

「周軒,快攔住她,那是份保密資料!」張磊氣急敗壞。

周軒彎腰將女兒抱起來,將紙張奪下來交給張磊,嗔道:「又苗,再這樣,爸爸可不高興了。你知道嗎,張叔叔的工作非常危險,這份資料泄露出去的話,會有壞人盯上他們的。」

「爸爸,你被張叔叔騙了,那是工資單,他偷偷保存的!」周又苗振振有詞。

「這都知道!」張磊汗顏,也是巧了,財務搞錯了資料發郵件時把工資表給發過來,隨後又內部撤銷,其實已經被眼疾手快的張磊保存下來,「嘿嘿,就想看看獎金下來沒,別對外說啊。」

「那你的辦公室里得有我的小凳子!」周又苗不依不饒。

「你能辦公?」張磊哭笑不得。

「幫你分析網路地址啊!」

張磊連忙堵住周又苗叭叭說個不停的小嘴,這孩子到底隨誰啊,基因突變了吧,看看四周,連忙讓周軒進來,艾米則帶著周又苗去別處玩兒。

據張磊講,施韋雖然被列為可疑人員,但他反偵察能力很強,沒有留下任何把柄,最終還是國際刑警要求網站提供IP信息,鎖定了郵件發送地點,證據確鑿的情況下,這才將施韋帶走。

「小又苗什麼都能聽懂,我現在第一要防的人就是她。」張磊直搖頭,但周軒沒有將女兒接走的打算,就當沒聽懂,張磊又說道:「目前施韋還沒供出任何東西,但這並不重要,零零六被捕,也令國際刑警為之振奮,魅影正在走向潰敗!」

「張組長,裴德曼對於破案有不可磨滅的功勞。斯芬克斯,也是來自於神話,這個代號得引起重視。」周軒說道。

「知道你什麼意思,我又沒說讓周又苗搬出去!」

「呵呵,張組長,我就這麼一個女兒,她的處境也很危險,離不開你的保護啊。」周軒誠懇道。

「一個還好說,大家也都挺喜歡這孩子的。你,確定外面沒有其他孩子了?」張磊斜眼兒問。

周軒滿臉苦澀,周又苗絕對是個意外,保證沒有!

關於魅影組織背後的操控集團是否就是富通天下,這點警方也不能下定論,但因為周軒的出現,讓二者之間的聯繫越發緊密。是否還有隱藏更深的幕後主使,暫時沒有任何直接證據,只能說,富通天下是這條罪惡鏈條終端的可能性較大。

離開張磊辦公室,周軒想了想,還是敲開了羅雨凝的屋門,裴德曼在臨海大學講課,並不在家。

「不用刻意關門,裴德曼對我非常信任。」羅雨凝沒好氣道。

「雨凝,這些年辛苦你了,一直沒有正式說聲謝謝。」周軒說道。

「我命好,遇到裴德曼,不嫌棄我們娘倆。」

羅雨凝字字句句夾槍帶棒,憤怨多因深愛而生,周軒對此也不辯解,只不過印象中那個嬌弱愛臉紅的女孩子,再不是眼前這個頭帶母愛光輝滿不在乎給兒子餵奶的女人。

「雨凝,張組長那邊很忙,你多說說又苗,別沒事兒就往那裡跑。」

一句話把羅雨凝激怒了,將兒子放在搖籃里,起身憤憤道:「你是在教育我沒養好女兒嗎?日ng本該是去幼兒園的年紀,卻整天困在這個大廈里,我不得不提心弔膽帶她去樓頂曬太陽,或者站在窗戶下。軒,我不想說自己承受了多少壓力,但是你真的沒有資格來指責我!」

周軒沉默了,自己愧對女兒,總不能再要求孩子只能在一個房間內玩耍,太殘忍。突然離開母親的懷抱,不甘心在搖籃的小傢伙大哭起來,羅雨凝於心不忍,重新將兒子抱起,「行簡,不哭了,乖啊。」

「行簡?寶寶有中文名字了?」這孩子哭得正是時候,周軒連忙轉移話題,卻發現羅雨凝臉色更不好看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