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1057章 丑的震撼

第1057章 丑的震撼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8-01-15 12:53  字數:2364

基科公司跟富通天下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,已經從布萊克那裡得到了證實,基本可以確定,來者不善。但是,僅憑藉經濟合作,任何一個國家的法律都不能對其採取行動。..

源生生物研製源生丹的消息剛剛放出,富通投資就決定與基科聯手成立基因公司,這是對賢士集團間接的打壓。

但是,他們也不計後果的暴露了基科,這招走得也很險。

「師父,不用擔心,有本事他們也搞暗物質實驗啊,咱們可以把唐教授借過去。」管清嘿嘿樂。

管清的陽光樂觀也衝散了周軒心頭的憂慮,富通投資兵行險著,也是利弊參半,壓力不比賢士小。所幸,源生蟲的秘密被保護得很好。

姬盛一周找來兩次,進門就說雲翔地產買了哪兒哪兒的地皮,「弟,姐夫快承受不住了,合伙人都嚷嚷散局。」

「雲翔又出手了?」周軒問道。

「是啊,新城的地皮也被他們搶走了,最低的價格是盛華出價的五倍。這麼說吧,盛華明年已經沒了開發的項目。」姬盛扶額長嘆,又說道:「我聽說富通投資又在搞什麼基因公司,還是有錢好啊,拿一百個億也不過十分之一。」

姬盛加入賢士,本就是左右搖擺不定,合伙人不停向他施壓,可是他當初拒絕了富通投資選擇堅持跟隨賢士,現在卻落得個裡外不是人的局面,感覺像是吃個啞巴虧。

「這群老傢伙,分錢的時候,哥哥好弟弟好,現在一看快保不住本了,勸他媽露出原形,還有堵我家門口的呢!」姬盛借著抱怨也是向周軒訴苦,真的快熬不下去。

「從盛華加入賢士那一刻起,我們就是一條戰線的隊伍。並非是併入進來,我就撒手不管了,也在為盛華的事情發愁。」周軒解釋道。

「弟,我可沒有說你的意思,就是表達下情緒。」姬盛含糊道。

「人情冷暖也不必太過在意,都是攜家帶口的年紀,看重金錢也是應該的。姐夫,臨海市區寸土寸金,開發這麼多年,還能有多少地皮?可著勁買,富通也抵不過盛華對於臨海房產的貢獻。」周軒說道。

「那是,早些年房價低,多少人為此發家了!」

姬盛開口就是講利益,周軒也不接這個話茬,暗示道:「正所謂反其道而行之,我們要打富通投資一個措手不及。姐夫,這些天你只管應酬你的,那些合伙人願意走,賢士出資將他們的股份買了。再耐心等待些時日,我已經向市裡提交申請了,只能透漏你一點,將來大有作為。」

「哈哈,我怎麼現在就熱血沸騰了呢?」

姬盛興奮的瞪大眼睛,雖然還不明白周軒所說話里的含義。再說了,後悔有什麼用,都已經這樣了,只能盼著賢士出大動作。

大三國還在繼續拍攝中,已經到了少年管輅出現的劇情,管清被送到了平川影視基地,就要出演這一重要角色。

虞飛飛非要跟著去,虞江舟拗不過,便給了她一個管清助理身份,督促管清好好學習表演和背台詞。

大三國題材嚴肅,盡最大力量去還原三國時期的場景和人物特徵,不乏才子佳人英雄本色,私下生活也隨意幽默的古人形象深入人心。

然而,管清的出場卻讓觀眾大跌眼球,大家對他的長相表示強烈抗議,都說他走後門,仗著跟周軒的師徒關係才爭取這個重要角色。

要說連普通觀眾都難以接受的相貌,古代帝王怎麼可能重用?很多人還搬出實例,古人是看重相貌的,文人雅士無不是俊美超凡。大三國中的張飛高大魁梧,並非莽夫,鳳雛也不是想像中的矮小猥瑣,更有文姬的才華以及甄宓的絕色讓人銘心鏤骨。

只有管輅這個角色,行走坐卧皆是丑!

「網友說話也太惡毒了,一個孩子怎麼就說成這樣。其實,看習慣了,管清,也挺,有個性的啊。」虞江舟直搖頭。

「還是我低估了網路輿情的力量,幸虧管清心大,換成一般孩子,心理都要受到很大的創傷。」周軒自責不已。

「已經這樣了,也不能再換人。」

「跟你說的一樣,看習慣了就好了,相信管輅出場的第二集,會有所改變的。」

事實上,第二集罵聲更高,因為網友以為管清在第一集過後會被罵走,結果第二集又出現了!不過,這一現象在第三集得到了改觀,少年管輅機智聰慧,又從不拘泥小節,敢於仗義執言,尤其是到了第三集,管輅已經成年,管清的扮相卻毫無違和感。

奧威也對管清給予極高的評價,多數一次就過,拿捏形象十分到位,台詞更不用說,過目不忘,尤其是那些關於星象占卜,風水堪輿的長串生澀表述,有時連台詞都不用,即興發揮,那是張口就來。

出將入相的才子管輅成為青少年追捧的對象,何況管輅扮演者管清還是位航海小英雄。這天,項雷借著投資的由頭把兒子項陽也一併帶來了。

好久不見,項陽也長高了一大截,可能受繼母庄小艾影響較大,看上去文質彬彬的,非常清秀。

「周軒兄弟,多蒙你照顧,鋼管廠生意火爆。給你送禮你也不稀罕,我就想著把鋼管廠併入賢士或者賺的錢都投到賢士里來。」項雷真誠道。

「鋼管廠利潤不錯,合作的事情以後再商議。」周軒沒答應,但也留下了機會。

「太好了,大樹下面好乘涼,等我回去跟股東商議下。」項雷還就當真了。

說完生意上的事,項陽顯得有幾分著急,偷偷拉了下父親衣袖,項雷這才賠笑道:「周軒兄弟,項陽這些天迷上追劇了,特別喜歡管清。」

「呵呵,管清表現非常突出,也讓我感到很驚喜。」周軒欣慰道。

「別提了,項陽都快著迷了,管清提到的書都買來了,還在模仿他表演,跟魔怔似的。我就想,能不能讓項陽周末去影視城看看,讓他們合個影,快期末考試了,也讓他安心考試。」項雷說道。

項陽有些不好意思的低頭笑了,周軒卻鼻頭一酸,差點落淚。自己像項陽這個年紀的時候,也很崇拜管輅,希望長大後能成為他那樣的人,上知天文下知地理。

想到這裡,周軒靈光一現,突然有了個想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