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1043章 蹭熱度

第1043章 蹭熱度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8-01-12 01:23  字數:2253

名不見經傳的國際易經研究協會,竟然能夠操辦出如此規模的世界性大會,步加琢覺得這輩子不白活,八十多歲了,卻達到了人生的頂峰。

臉上在笑,眼中卻忍著淚,不枉此生。兩人在台上落座,場上立刻響起熱烈的掌聲,經久不息。周軒的大秘書艾米上場,這次會議由她來主持。

首先,由步加琢致歡迎詞,簡要闡述舉辦本次大會的意義,時間被限制在三分鐘以內,由於心情太激動,步加琢還是臨場發揮,脫稿又增添了二分鐘的內容。

然後是周軒代表賢士集團致辭,歡迎各位遠道而來的朋友,預祝大會取得圓滿成功。這次易經大會,周軒主張發言從簡,每一位發言者的講話時間,都不能超過半小時,把發言稿的精華濃縮,同時也讓更多的人有發言的機會。..

上午四場發言,下午是自由討論,晚上觀看尚夜秀場的時裝表演,盡量讓參會者在輕鬆的氣氛中,度過有意義的七天時間。

致辭過後,周軒便來到台下,坐在南宮新月和切卡萊麗的中間。第一場發言自然是步加琢,講解易經的歷史,演講稿經過周軒的潤色,生動有趣,沒有絲毫枯燥感,與此同時,大家帶著的耳麥里,同聲翻譯稿件的內容。

易經作為群經之首,經歷了漫長的歷史變遷,奠定了諸多行業發展的理論基礎,曾幾何時,古人就是用陰陽五行來解釋世間的一切。

這個算是入門篇,畢竟下方很多參會的企業家,根本不知道易經為何物。通過步加琢簡單明了的講述,大家對這門深奧的學問有了初步的認識,也希望從後來的發言中學到更深入的知識。

「諸位,我的發言內容呢,基本講完了,受時間限制,意猶未盡。可以跟大家透露一個消息,我將要跟周軒一道,出版一部專著,名字叫易經精解,那本書里,將會有更詳實的內容。」步加琢最後說道。

掌聲響起,記者們更是不停的拍照,有新聞可以發布了,賢士集團當家人周軒,將要出版一部關於易經的專著。

「弟弟,你挺忙乎的啊,什麼書都出!」南宮新月笑道。

周軒笑而不語,心裡也在叫苦,這本書和步加琢確實商量過,但沒有提上日程,老頭又想跟著自己蹭熱度,迫不及待就公布出來。

然而,等新聞出來,步加琢有點哭笑不得,大多數新聞里,根本就沒提他的名字,只有周軒。

接下來是兩位協會副會長的發言,闡述易經和五行之間的關係,而上午的最後一位發言者,正是劉乙真,他帶來的演講內容是易經與玄術。

這是大家都感興趣的話題,下面至少有一半的參會者,都是被美國探索報的消息給忽悠來的,哪怕能聽到一點相關內容,也不白來一回。

對於這個演講稿,劉乙真下足了功夫,困難就在於,既不能宣揚那些莫須有的神鬼學說,也不能全面進行否定,拿捏好這個度很重要。

「大家好,我叫劉乙真,曾經多年生活在羅馬城,我從小就喜歡易經與其衍生的玄術,承蒙大會信任,來做這樣一場演講,不勝榮幸。」劉乙真進行了簡單的開場白之後,隨後切入正題。

易經產生於伏羲時代,在蒙昧時期點燃了文明的火種,祭祀活動作為人類和神靈溝通的方式,是當時社會的主流。

人們崇拜那些超自然的力量,比如兩棲類的蛙類,能夠在水裡和陸地生存,就認為超越了自然規律,曾經是被膜拜的對象,因此,對神鬼的幻想,也有一定的現實基礎。

道教奠定了神譜體系,也創造了豐富的玄術,眾所周知,每一個宗教體系,都離不開神異現場作為支撐,因此,以易經術數發展起來的玄術,曾一度流行,以民間為主。

去粗取精,去偽存真,才是研究玄術的主要目的,希望大家能夠理性的看待。

不少人,尤其是那些企業家似懂非懂,好像明白怎麼回事兒,但又感覺高深莫測,會場變得很安靜,大家心裡都有不少的問號。

最後,劉乙真取出了一道符籙,先是給大家講解符籙的基本構成方式,接著說道:「這是一道化虹符,能讓空中出現彩虹,不瞞大家,我試過,一次也沒成功。」

「那就再試一次!」瓊斯用調侃的口吻舉手道,南宮新月不滿瞪了她一眼,瓊斯沒看她,卻更加得意。

「好吧,正好也給大家說說施展符籙的具體步驟。」劉乙真站起來,又說:「這道符籙,我參考語言潛規則那本書的最後一部分,進行了修改,看起來線條更準確了。」

劉乙真接著講解,要先在地上假裝書寫魁罡兩個字,雙腳踏在其上,然後口念化虹咒,將符籙燃燒,就是整個流程。

下方有人遞上打火機,劉乙真在地上站定,口念咒語,將符籙燒了,化作紙灰飄落在地上。

「我要講的就是這些,請大家多多指教。」

劉乙真微微躬身,結束了本次演講,稀稀拉拉的掌聲,還有些人笑了,有人嘀咕,自己喝醉了酒,也會有類似的舉動。

「呵呵,操作,還真是夠幽默的。」瓊斯鄙夷的說道。

「我沒聽出來誰在講笑話啊?」南宮新月接過話茬。

「小丑不會笑的,但他確實就是來搞笑的。」說完,瓊斯還學著劉乙真的樣子,憑空寫兩個字,然後站上去,「哈哈哈,居然還有咒語,好好的一次大會,上來就把檔次降低了。我猜啊,等不到結束,就會有一半人離開。」

「你呢?也會提前走嗎?」

「看情況吧,畢竟,我不是來學什麼神鬼文化的。」

「瓊斯,你的話有點多啊!」南宮新月笑道。

瓊斯帶著惡毒的眼神,瞥了南宮新月一眼,還是閉上了嘴巴,但腮幫子蠕動,發出咯嘣聲,不知道是在吃冰糖還是咬牙。

艾米隨即宣布,上午的活動到此結束,下午大家可以到小會議廳里,進行自由討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