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1030章 要變幼兒園

第1030章 要變幼兒園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8-01-09 01:08  字數:2476

是啊,這些年見過的例子太多了,都說搞房地產賺錢,真要那麼容易,也不會一個又一個跑路。

姬盛有些沮喪,撓頭道:「完了,這樣的話,怎麼也干不過他們。」

「別急,不能被人一棒子就打蒙了,冷靜下,一定能想出辦法來。」周軒道。

「惹惱了老子,就找人把霍雲翔給做了,保證什麼痕迹都留不下。」姬盛惱火道。

「姐夫,你要這麼說話,那問題就嚴重了,以惡制惡,自取其禍。」周軒立刻提出反對,又說道:「現在霍雲翔有富通撐腰,他公然跟臨海所有房地產商對著來,保護力量肯定也加強了。你去了,就輸了。」

「唉,我就是那麼一說,真是被氣死了!」姬盛連忙擺手。

對於這件事兒,周軒一時間也沒有好辦法,只能安撫姬盛,車到山前必有路,雲翔地產的這種做法,未必能夠賭贏。市場規則是由需求來制定的,政府也不會由著惡性競爭泛濫,會有所限制。

姬盛所擔心的是,雲翔地產如果近期快速頻繁出手,盛華房地產將沒有樓盤可開發,到那個時候,集團只能關門大吉。

安撫走了姬盛,周軒陷入了深深的思索中,富通投資出手狠厲,他們想要通過手裡掌握的巨額資金,迅速搶佔臨海的房地產市場。

盛華已經加入了賢士集團,說到底,這還是要跟賢士來一爭天下。

不能接招,否則,一定會陷入惡性循環,周軒組織召開了董事會,大家的意見比較一致,房地產開發效益可觀,但目前還不是賢士集團的經濟支柱,暫時無須理會。盛華在臨海根基深厚,也不在於一時之爭,還要關注後續發展,視情況而定。

女兒回來還沒一周,裴德曼就急匆匆找到辦公室了,進門就擔心說道:「周軒,我們現在住的地方不安全。」

「慢慢說,到底怎麼回事兒?」周軒連忙問道。

「說不上來,我是一名詩人,對外界環境非常敏感。所以,樓下的景緻有變化我都能看到,比如一片被踩踏的小草,一根被折斷的樹枝,而這些,都是對著羅家窗口的方向。我想,他們一定是盯上了又苗。周軒,把女兒接到你身邊吧,拜託了,保護好她。」

裴德曼近乎祈求的口吻,讓周軒感動不已,在他眼裡,周又苗跟親身女兒是沒有任何區別的。但是,羅雨凝是不會輕易放手的,畢竟這個孩子讓她承受了太多非議。

「雨凝答應嗎?」

「我們商量過很多次,她總是說自己不出門,豁出命去保護又苗。但是,你知道,有些情況,一個弱女子抵擋不了什麼的。」裴德曼無奈攤手。

周又苗也離不開母親,而自己也不能把孩子隨時帶在身邊,想了很久,周軒真就想到一個合適的地方。那就是多維大廈!

多維大廈為多維社交分站的大本營,這些不是主要的,關鍵是張磊在那裡有辦公室,再沒有比這更安全的了。

如此一來,安全有保障,母女又不用分開,將這個想法告訴裴德曼,他像個孩子似的高興的跳起來,直呼周軒的偉大。..

事不宜遲,當天周軒將幫一家四口搬到了多維大廈,而且,就在張磊辦公區這一層。

剛剛收拾完,張磊聽到動靜探頭看,見是周軒,高興打招呼,「周軒,又來看我了?」

「辦公室喝不完的茶給你帶來了,一會讓人搬過來。」周軒說道。

「你那茶都太貴!」

「貴的留下了,都是一般價位的,還不能長期儲存,當是幫我忙了。」周軒拱拱手。

張磊得了便宜賣乖:「好吧,給你解決下困難。」

「警察叔叔好!」

兩人正說著話,一個小女孩突然冒出來,笑嘻嘻打招呼,警察叔叔好!

「咦,哪裡冒出來的小孩兒?這裡可不是玩的地方,快走吧!」張磊皺眉道。

「哼,這是我爸爸的地盤,真沒禮貌!」說話的正是周又苗,爸爸身邊那些人,見了她不是塞錢就是塞禮物,只有這個警察脾氣不好。

「爸爸?誰啊?」張磊一愣,看周軒淡然的表情,「這,這,不是吧?」

「咱們辦公室說。又苗,去找媽媽,乖。」

周軒將張磊拉進辦公室,把實情說了。裴德曼一家四口來臨海,張磊是知道的,但周軒突然喜當爹,而且還把四口搬到多維大廈,這讓張磊很不滿意。

「周軒,你不仁義啊,喝點剩茶給你家辦那麼多事兒?」張磊拉下臉來,「倆孩子在這裡,又哭又鬧的,我還怎麼辦公啊?」

「張組長,太誇張了吧,距離那麼遠,能聽到什麼。再說孩子們都聽話。」

「孩子們什麼意思,倆都是你的?」

「只有一個!」

「不行!我們搬到這裡,不是白白佔用你們企業家資源,多維分站必須監控,還有你那一屁股後賬,你別心裡沒數。」

「張組長,你說咱倆這麼多年了,跟親兄弟一樣」

「去你的,我沒你這樣的兄弟!這些辦公室我們帶不走,配的電腦所有權還是你們的,說起來,一頓飯都沒吃過你的!哪門子兄弟?」

「呵呵,走,吃飯去!」

邊兒去!張磊氣呼呼坐下,反正不能同意,要不就搬別的樓層。創富大廈搬進去三個老人,還配有私人醫生,成了高級養老院,多維大廈還沒清凈幾天,就來了倆孩子,要變幼兒園!

哇!

突然耳邊有孩子哭聲,兩人連忙回頭,卻發現門縫外站著個小人,哭得一臉淚痕,很可憐的樣子。

周軒心疼無比,連忙打開屋門把女兒抱進來,周又苗抽泣道:「警察叔叔,我好可憐的,我聽到裴德曼爸爸跟媽媽說,有壞人想要把我帶走。那怎麼辦,再也見不到爸爸媽媽,也見不到警察叔叔了。」

周又苗哭得很傷心,還伏到周軒肩頭,很快就哭濕一片衣服,小肩頭還一聳一聳的。

張磊無語,跟周軒一樣,這個女孩兒也有很大的人身危險。覺得自己很殘忍,嘆口氣,摸摸兜也沒有玩具,把筆筒送給她,「好孩子不哭了,叔叔鬧著玩兒呢,你不說了嘛,這是爸爸的地盤,隨便住嘛!」

「謝謝叔叔。」周又苗把筆筒接過去,一邊哭鼻子不忘道謝。

「你會說的話可真多,一般孩子還發音不清呢。」

做通了張磊的工作,周軒領著女兒離開,出門周又苗就拿他的袖口擦鼻涕,壞笑道:「爸爸,哭鼻子很管用的!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