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1027章 家事亂如麻

第1027章 家事亂如麻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8-01-08 01:23  字數:2520

「呦,還拿我當女主人呢!」

虞江舟喜滋滋的,一顆心也放在肚Щщш..lā也太高估羅雨凝了,說句只給自己聽的話,殘花敗柳一枚,周軒怎麼會看上她呢,還真是想多了。

「江舟,我不想瞞著你,曾經,我也深深喜歡過雨凝,可以說是一見鍾情。」周軒坦言道。

「我都知道。」

「她的離開讓我非常痛苦,所有的努力也是為與她重逢。」

「煩死了,這些我都知道,別說了!」

「不,你讓我說完。當然,一切前提是我倆沒可能在一起了,彼此也都有了心儀的伴侶,但是過去的情緣,還是將我和她連在一起。」周軒試探道。

「做朋友?太老套了,隨你們吧,反正別做對不起各自家庭的事情就行。」

「怎麼會呢,我想說的是,雨凝,她,非常辛苦,她。江舟,你說飛飛對於你,是不是就像是親生女兒一樣?」

「是啊,軒,你到底想要說什麼,有一句沒一句的。」

虞江舟心生狐疑,坐直身體,一臉嚴肅看著周軒,這個男人一向伶牙俐齒,怎麼就變得吞吞吐吐。

周軒心裡發毛,頭皮都是麻的,這就是心虛的下場。女兒不能不認,解釋也要進行,他清清嗓,先強調:「江舟,有兩個孩子作證,我發誓,今生只愛你一個人,不會再愛上別的女人。」

「好端端的發什麼誓啊,一輩子長著呢,你要是愛上別的女人怎麼辦?」虞江舟問。

「說其他,都是虛的,如果我再次愛上別的女人,我創下的所有財富都歸你,就讓我滾出家門,就此平庸。」

周軒說得一本正經,讓虞江舟也很心疼,擺擺手,「有什麼想要說的,直接說吧。」

「人多熱鬧,曉玲阿姨也常這麼說。管清和飛飛都大了,我想再有個小小的女兒,豈不是更熱鬧?」

討厭,一記粉拳打在胸前,虞江舟俏臉緋紅,「守著孩子說這些,回房再說。」

「我不是那個意思,江舟,我是說,如果,我有個,那個……」

周軒辯才無礙,此時卻變得磕磕絆絆,虞飛飛瞪大眼睛,漢語水平後退了,今天完全聽不懂!管清伸長脖子,就等周軒公布真相,可是這麼久了,師父的臉都憋大一圈,一件事實就是沒說明白。

「江舟師娘,俺跟你直說了吧,家裡就是要有喜事。俺師父跟別的女人在外面生了個孩子,俺跟飛飛要有妹妹啦!」管清忍不住了,一口氣說道。

虞江舟哼笑,「撒謊,我怎麼不知道你師父有個女兒,在哪兒呢,誰生的?軒,你快訓訓你這徒弟。軒,你怎麼不說話啊,難道,啊!」

一聲尖叫刺破夜空,擊碎了一顆正在閃爍著微光的星星。虞江舟驚訝萬分地捂住嘴巴,難以相信這聲音是自己發出來的,更不敢相信,周軒竟然把這件事隱瞞了那麼久。

「跟,跟誰的?羅雨凝?!」還是尖叫。

「江舟,你聽我說,是個意外。」周軒解釋道。

「你,是不是早就知道了,一直瞞著我?」大眼睛裡噙滿淚水,隨著嬌軀抖動,一顆顆結結實實砸落下來,周軒伸手去擦,被使勁推開。

「江舟,我也是剛知道不久。」

周軒嘆口氣,死死按住虞江舟的雙肩,一股腦的將實情都說了,虞江舟大眼睛一直瞪著,很想摔砸,但理智佔據上風,不能這樣,那是周軒的親生女兒啊,和管清和虞飛飛有著本質區別。

「江舟,現在孩子有危險,被魅影組織給盯上了,雨凝不得不把她帶回來。作為父親,我有責任去保護她,哪怕,付出生命的代價。」周軒拉住虞江舟的手,心疼道:「我知道,這一切發生太突然,讓你受委屈了。」

「我,我,」虞江舟不知道該埋怨什麼,哭著說道:「那我一來就成了後媽,還是羅雨凝的孩子。以後看到這孩子,你是不是就想起前任啊?」

「呵呵,怎麼會,剛才不向你保證了嗎,只愛你一個。」周軒柔情道。

虞江舟努力讓自己平靜下來,她很想說些你的孩子就是我的孩子這樣偉大感人的話來,但是心裡卻堵著塊巨石,卻又沒人分擔。這個孩子是周軒的骨肉至親,羅雨凝是孩子母親,要怨就怨自己愛上了一個感情經歷複雜的男人。

哭的上不來氣,虞江舟還想繼續哭下去,直到永遠,但礙於周軒的感受,好像自己不能接受這個孩子似的,強擠出一絲笑容,「電視上看過這個孩子,可愛又聰明,我很期待見到她本人。」

「江舟,你能這麼說,我真是太感謝了。謝謝你,真的。」周軒誠懇道。

「跟我還客氣,回頭給家裡打個電話,你爸媽一定樂壞了。」虞江舟酸溜溜道。

「呵呵,是啊,他們早就盼著我有個孩子。江舟,咱們接著生,給老公再生個兒子。」周軒道。

老公?這個稱呼讓虞江舟心頭一暖,委屈也少了很多,「先不說兒子的事,女兒怎麼辦,需要布置房間嗎?如果來家裡住,得請專人照顧,而且,樓上房間不夠了,讓管清住樓下。」

「俺住哪裡都一樣!」管清嘿嘿笑,嘰里呱啦跟虞飛飛翻譯,聽到有個小妹妹要來,虞飛飛高興的翻跟頭。

唉,三比一,虞江舟暗自發愁,好在周軒說孩子暫時離不開母親,還是羅雨凝來照顧,不會輕易來家裡。

「總得有個中文名字吧,想好叫什麼了嗎?」虞江舟裝著饒有興緻的問道。

「嗯,周又苗。」

周軒還寫了一遍,虞江舟只是看了一眼,表情立刻滯住了,接著一口氣沒上來,翻白眼暈倒過去。

三人手忙腳亂將虞江舟送到醫院,經過診斷,身體並無大礙,只是情緒太過波動所致。

家事亂如麻!周軒坐在病床邊,一直默不作聲,都半夜了,還是打電話給劉浪,讓他過來將管清和飛飛接走,回家去休息。

第二天,周軒、虞江舟和管清都沒來上班,一打聽才聽說是虞總突然病了住進醫院。有人猜測是可能是懷孕了,還有人說是疲勞的緣故,其實都不知道,虞江舟這是憋了一口氣窩囊氣,可又不能埋怨。

一個是周軒親生女兒,一個是故去的好友,如果感情能預測,虞江舟猜到自己是這樣的歸宿,一定不會接受。但是現在,為了周軒,這個她摯愛的男人,她願意默默承擔,將心頭的不悅慢慢消化,直至消失。

本站重要通知: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,無廣告、破防盜版、更新快,會員同步書架,請關注微信公眾號我會告訴你,小說的是扒書.網么?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