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1023章 參與家事

第1023章 參與家事 (1/2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8-01-06 17:23  字數:2392

反覆勸說下,虞江舟勉強同意不再追究,但警方的處置是他咎由自取,需要他本人去負責。另外,為了安穩人心,對外宣稱白芮請假,娛樂公司保留原職務。

「軒,這樣的人,你還敢再用啊?」虞江舟皺眉道。

「白芮跟我一樣,徹底得罪了魅影組織,現在他不得不跟我站在一起了。」周軒淡淡一笑,依然是興緻不高的樣子。

晚上睡覺時,虞江舟枕在周軒胸前,從回來到現在,周軒話一直不多,好像有很多心事。

「讓我聽聽,你在想什麼?」

「這次你可能聽不到我的心聲。」

虞江舟抬起頭,笑嘻嘻道:「我聽到了,你說,想要個兒子。軒,我想給你生個兒子,和你一樣優秀,讓所有家長都羨慕我。」

「其實,我想先要個女兒。」周軒有些艱難的說出一句話。

虞江舟咯咯笑了,又躺下來,柔聲道:「好,先生個女兒,漂亮又傲氣,走到哪裡都吸引目光。軒,你說,如果咱們有個女兒,叫什麼名字好呢?」

「璇璇。」

嗯?

「哦,太晚了,快睡吧。」

周軒含糊其辭,轉過身去,將後背留給虞江舟。虞江舟沒有再打擾他,也背過身去,兩個人都幾乎一宿沒睡,第二天醒來都不精神。

上班後,虞江舟問管清,白芮的事情已經了結,怎麼周軒還不開心。管清卻說沒看出來,而且師父眉梢有七彩,這是有喜事的先兆。

虞江舟心頭狂喜,又問:「哪方面的喜事?」

「當然是家庭方面!」管清隨口道。

「和我有關嗎?」

「江舟師娘,你這話問的多餘,師父在家的喜事不都和你有關嘛!俺要去忙了!」管清所謂的忙就是炒股,每天都有收益,賺多賠少。

虞江舟抑制不住的激動之情,管清看得很准,家裡一定要發生喜事,那麼,周軒一定是苦心策劃如何求婚和婚禮的布置,到時候給自己一個驚喜。

工作上,虞江舟是總裁,大嫂谷幽蘭和二嫂毛恬恬都要聽她的。私底下,她卻是最小的,需要向兩位妯娌討教經驗。

閑時,三個女人就在一起碰頭,嘁嘁喳喳好像密謀著什麼。後來管清從飛飛那裡聽到些消息,什麼婚紗啊,戒指,旅遊什麼的。飛飛漢語水平雖有進步,還理解不了大人們的交流,管清沒弄明白,周軒也沒在意。

女人們當然討論的是結婚喜事,然後抓緊時間要孩子,只要有了孩子,家庭會穩定下來,男人也不會再去想別的。

「大嫂,二嫂,你們怎麼都過來了?」周軒問。

虞江舟笑意盈盈推門而入,身後還跟著兩位嫂子,谷幽蘭已經顯懷,穿著比別人都寬鬆些,還很注重保暖,顯得有些臃腫。

「周軒,其實你跟江舟啊,在一起那麼久了,還得講究平淡是真,該有的排場交給我們去處理就好。」谷幽蘭說道。

毛恬恬也接過話茬,「是啊,其實浪漫都是做給別人看的,關鍵是你們生活幸福。」

「謝謝兩位嫂子的祝福,我跟江舟……」

周軒愣了,還沒說完,谷幽蘭又指著自己的肚子說道:「年紀大了生孩子,身體吃不消,心理壓力也大。沒和你們說,上個月叫了兩次救護車。」

「這麼嚴重,沒事兒吧,大嫂?」周軒連忙關切問道。

「還不是年紀大,胎氣不穩。劉志也太緊張,害得我跟著神經兮兮的。」谷幽蘭雖然在抱怨,卻帶著甜蜜的笑容。

兩個嫂子一唱一和,虞江舟倒是不說話,一旁羞答答站著,倒是把周軒整糊塗了。三個女人在演一台給他看的戲,周軒明白,但是劇情沒猜出來,兩人關係一直很好,沒有鬧矛盾啊。

「軒,你有這個心就好,其餘都不重要。」虞江舟紅著臉,像是第一次表態,把谷幽蘭和毛恬恬逗得哈哈大笑。

「等等,三位,你們到底想要說什麼啊?如果是家事,咱們可以找時間三家坐一起好好聊聊。如果是工作,大嫂先說吧。」

周軒沒個笑臉,一本正經的樣子,讓三個女人都很尷尬,熱情也退了,虞江舟面子很掛不住,開口嗔道:「軒,你不是打算……」

正在這時,電話響了,周軒擺擺手,示意讓虞江舟等一下,「羅局長,有事找我啊?」

「嗯,裴德曼又要來了?呵呵,聽得出來,這次你很開心。」周軒笑道,突然露出吃驚神色,「什麼,雨凝也要回來?那,那孩子呢?都回來!」

谷幽蘭和毛恬恬面面相覷,羅雨凝是何許人士,她們早有耳聞,但是周軒的反應好像太過激烈了,分明是壓抑的狂喜。

虞江舟臉色變得很難看,站著不是,離開也不是,然而周軒的喜悅已經掩飾不住了,他站起身,激動道:「兩個小時後到?羅叔叔,我跟你一起去機場等他們回來!」

羅叔叔?

三個女人驚呆了,周軒跟羅吉野關係好,沒問題,但也沒這麼親近,而且聽起來,像是周軒主動改了稱呼,有討好,諂媚之意?

天,這還是周軒嗎?他到底想要幹什麼?

「二嫂,給二哥通知下,我要去機場!」周軒一邊穿外套一邊說道。

「我,我不去!」毛恬恬別過身子,這叫什麼事兒,守著她們就這麼對待江舟,以後還是不要嫁了!

不過周軒以為毛恬恬跟劉浪鬧了彆扭,自己一邊打電話一邊出門,門口虞江舟攔住他,冷冷問:「軒,兩個小時才到,這裡距離機場就一個小時的車程,你至於去那麼早嗎?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