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1021章 放不下的仇恨

第1021章 放不下的仇恨 (1/2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8-01-06 17:23  字數:2423

周軒微微一笑,這還像句真話,白芮確實不是痴情種,能讓他守住魔鬼訓練的艱苦和堅定復仇意志的,只有涉及到他本人的利益щww..lā

「哼,你還笑。要不是真的拿槍指著你的時候,我也意識不到其實活著比面子重要。」

白芮氣哼哼說出實情,原來,他剛到英國,就在一個酒吧里被人盯上,帶到了角落處,並且給了他幾張不雅照片。白芮氣蒙了,對方則說,這是周軒的人做的,如果不聽話,就會公佈於世,讓他這輩子都抬不起頭來。

至於任務,對白芮也有好處,待遇豐厚不說,共同的敵人,就是周軒。

之後,那些人便撤了,白芮只考慮了一個小時便答應下來,只不過還是太草率了。當他意識到自己加入的其實是邪惡組織,想要抽身已經晚了,只能任由擺布。

「什麼不雅照片,能讓你這麼在乎?」周軒問道。

「反正很丟人!」白芮說道。

「這種照片,一般都是女孩子影響更壞,你個大老爺們,至於嗎?」

「哎呀,不是你想的那樣!」

「哦,那就是偷人家東西,或者搞破壞了。」

「別瞎猜,我家又不缺錢,我偷什麼啊偷!」白芮煩透了,只好招了,「就是因為你,那次我被綁架,還被塞到雞糞堆里!」

哦,周軒恍然大悟,不以為然,「其實也沒什麼,現場直播,相信很多人都看到了。」

「但是他們沒看到我吃雞屎啊!」白芮惱羞著騰出一條胳膊點指周軒,「你小子最他媽壞了,就是長了張老實人臉。你派人跟蹤我,還綁架我,將車開到河裡,我當是破財免災,你居然還派人綁架我。手腳綁著,什麼吃的都沒有,就是你的人,逼我吃雞屎,還拍照錄像。」

白芮哭了起來,這才是他心中永久的痛,驚慌飢餓還有無盡的煎熬,都是周軒搞的!

白芮這樣子,讓周軒哭笑不得,安慰不是,勸說也不是,「我那時候就是個窮學生,哪有錢安排人去綁架你,豬腦子都能想明白。」

「你才是豬呢,苗霖!」白芮突然說出一個名字,鄙夷道:「哼,那邊人都告訴我了,就是苗霖乾的,我雖然蒙著眼睛,公母還是能分清的。苗霖什麼人物,你不清楚啊,還在這裡跟我裝傻,她原來就是富通天下的合伙人,你小子不地道,利用感情,和苗霖聯手害我。」

白芮又哭起來,這件事壓心頭太久了,一旦宣洩就控制不住情緒。不過,現在撒潑無賴的形象,才是本性表演。

周軒沉默,白芮被解救後,身上多了個小樹苗的紋身,但苗霖為了自己,早早脫離了富通天下,最後也慘遭他們的毒手。

「好了,別哭了。」

「我心裡苦!」

「是嘴巴臭吧。」

「嗯,啊,你還笑話我!」

如果白芮能跳下床,他肯定再跟周軒打一架,氣的直拍床。

所以,白芮恨苗霖,一直堅定的認為,此時就是周軒和苗霖串通好的,給自己設了一個大圈套。

白芮還交代出另外一件事來,那就是周軒在英國學院演講遇襲事件,就有他的參與。他故意製造氣氛,並鼓動學生將周軒衝散。

對此,周軒十分震驚,去倫敦時,和白芮見過一面,還真的以為他改過自新,原來那時候並沒有放下仇恨。

「為什麼這麼久才準備下手?」周軒問道。

「因為我爸老誇你,整天誇,整天拿我跟你比。」

白芮輕描淡寫,事實是周軒對他太好了,讓他來賢士上班,還擔任了重要職務。所以,對於攻擊周軒一事,白芮始終是舉棋不定,經不過組織上一再催促和威脅,才決定鋌而走險。那天,他喝了很多酒,就是為了壯膽。

「你們平時用什麼方式聯繫?」周軒問道。

「匿名郵件啊,每次都換一個,憑這個逮不著他們的。」白芮說道。

「如果計劃成功,你們打算把我送到哪裡?」周軒又問。

「先送到最近的那個新世紀公園,之後有人接應。我聽說臨海還有個大人物,代號是零零六,組織內部稱呼為斯芬克斯,其餘的我一概不知道。」白芮嘆口氣道:「周軒,說實話,我到現在都分不清,你是聰明還是傻,像我這樣的人,你也敢用?」

「你不也被我帶偏了,變得既聰明又蠢笨了嗎?」周軒說道。

嘿嘿,白芮笑了,如釋重負的樣子,此時此刻,他才覺得之前的堅持是多麼愚昧,為了所謂的面子,走上一條錯誤的道路。咖啡館劫持周軒,計劃並不周密,雖然是夜晚又是遠離市區,但那個時間還是有人來往的,發生槍擊案,一定很快被察覺,警察也會馬上行動。

白芮想通了,自己在魅影手裡就是枚棋子,加上他在內,上次行動直接參与的就有五個,到了新世紀公園,白芮相信,他們只想著弄走周軒,其餘人的死活不值一提。

「劉君諭也是組織里的人,想必你已經知道了吧?還不錯,關上幾個月,然後就放出來了,還能有大把的光陰去揮霍。」白芮笑道。

「警方如何處置我不清楚,但我個人不起訴你。」周軒說道。

白芮錯愕不已,別過臉,偷偷擦把眼淚,「煩死了,就討厭你打感情牌,事到如今,我還差那幾年牢飯嗎?」

「要求也是有的,今天的談話,苗霖的部分不要再提了。」周軒說道。

「嘿嘿,我也不想。那個雨凝的事情……」

「你編的。」

「咦,你怎麼知道?其實吧,那樣說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