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1001章 新牙上崗

第1001章 新牙上崗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8-01-01 12:55  字數:2324

看開歸看開,能晚走的誰也不願意早走,去往醫院的路上,步加琢臉色陰沉,看周軒就不順眼,都怪他,招來那個奇怪的葯。準是副作用體現了,上火,把假牙都給拱鬆了。

但是話又說回來,人家又沒逼著自己吃,步加琢理虧,只能生悶氣。

不過,檢查結果卻令所有人大吃一驚!拍的片子顯示,步老還有第三套牙,並且處於生長狀態,假牙是被新牙拱出來的!

有第三套牙,倒是稀罕,雖然有過這方面的報道,終歸是極少數。這極少數中的大多數都不會生長,更不要說一下子冒好幾顆了。

牙還在疼,但步加琢心情卻好極了,一直哈哈笑,跟隨一旁的保健醫生需要繼續給他擦口水,近距離看,激動地說道:「周董,步老後面的髮根,呈現黑色!」

周軒連忙查看,還真是,數量還不少。

「哈哈,長牙換髮,仙丹就是厲害,看樣子,我要返老還童了。」

步加琢哈哈大笑,又引發了牙疼,呲牙咧嘴地捂住臉,止疼消炎必不可少,這個過程也至少持續一周。

「步老,別嚷嚷。」

周軒皺眉提醒,老人長新牙髮根變黑,也不是說從來沒有的現象,究竟跟服用的保健葯是否有關係,還無法確定。

掏出手機,先是打給李道亨,確定他在醫院,接著又打給大師哥袁宏,這才親自帶著步老,趕往紅十字醫院,再做一次更全面細緻的檢查。

各種醫療檢查設備都用上了,兩個小時後,李道亨拿著一沓檢驗報告,回到了辦公室。

「周董、袁董,步老的身體指標一切正常,至於為何長牙,頭髮變黑,目前還不清楚是什麼原因造成的。但這畢竟是好事,兩位不用太擔心,我倒是很希望聽步老講講養生之道。」李道亨笑道。

彪吃彪喝,說急就急,這就是步加琢,哪有什麼養生之道。周軒坦言道:「李醫生,實不相瞞,幾天前,步老嘗試了一種藥物,我就怕他出事兒。」

「什麼藥物?」李道亨敏感地問。

「是一種生物分泌的特殊元素。」袁宏接話道。

「這很冒險。」李道亨說著,又低頭詳細看那些檢驗數據,半晌之後才點點頭,「是正常的,只是腦電圖有些不一樣,顯得有些活躍,沒什麼妨礙。」

「需要留院觀察嗎?」周軒問。

「步老情緒不太好,還是算了吧,止疼的藥物我可以開一些,從目前牙齒的生長速度看,最多三天,疼痛就會明顯減輕,一周可消失。不過,葯是必須服用的,這種疼痛會讓老年人情緒低落,抵抗力也會變差,還要注意衛生,以防感染,這些保健醫生都可以做到的。」

李道亨這麼說,是覺得步加琢很煩,做個檢查就跟慷慨就義一樣,很不配合,還是回去養著。

師兄弟這才放心,周軒將大致情況跟李道亨說了下,卻沒說是遠古的源生蟲,人體試驗只有步老一個樣本是不夠的,詢問紅十字醫院能否提供一些幫助。

這種事情,李道亨作為一名醫生,說的也不算,卻給二人提供了一個思路,再對步加琢觀察半個月,如果不出現異常,那就證明藥物對身體無害,到時候可以招募志願者。

同時,李道亨也說明為何醫院不想承擔風險的原因,需要有葯監部門的初步審批報告,而袁宏恰恰拿不出來。

這不能怪袁宏,用遠古菌種分泌的元素去製造藥物,聽起來匪夷所思,也非常冒險,葯監部門輕易是不會審批的。

步加琢的檢查報告,被袁宏收了起來,留著回去跟科研人員進一步的分析,兩天後,步加琢又做了小手術,將種植的鬆動假牙拔掉,又過了幾天,牙痛基本消失,新牙光榮上崗。

步加琢樂顛了,看見沒,機會總給那些懂得把握的人。雲傲風和柳婉君很羨慕,不過時間倒流,他們也不敢這麼做,還有對彼此的牽掛。

嘗到了甜頭,步加琢沒事兒就來磨嘰,還想再吃源生丹,讓頭髮徹底變黑,舊牙全部換上新牙。

當然不能再冒險,周軒拒絕,一再強調,二者是否有直接聯繫,需要理論數據,或許是巧合也難說。而袁宏那邊也傳來消息,他正在努力,一定要把源生丹的人體試驗合法化。

管清雖然天天上班,最近卻不怎麼參與集團的事物,認為那些都是小兒科,他正在研究股市的規律,還樂此不疲。

管清以三千元作為本錢,使用虞江舟的名字,快進快出,短短半個月,就已經變成了一萬元,失手只有兩次。

管清的個頭已經差不多一米七五了,聲音也漸趨成熟,長相嘛,好像比原來更丑了,不忍直視。

飛飛身體發育更嚇人,已經長到了一米六,這讓虞江舟大大鬆了口氣,還以為她之前超不過一米五。

這天,白芮來到了周軒的辦公室,神情中帶著些憤怒,並不是針對周軒和公司,而是他的父親。

「周董,我要跟我爸斷絕父子關係,他實在太過分了。」白芮道。

「坐下來慢慢說,到底怎麼了?」周軒問。

「他竟然聯合那些股東,把國貿大廈給賣了。」

「白總有這個權力,他不止一次的提起,國貿大廈的經營出現了困境,脫手也是一件好事兒。」周軒安慰道。

「關鍵是,他把國貿賣給了富通投資。」白芮咬牙道。

「什麼時候發生的事情?」周軒急忙問道,沉寂已久的富通投資終於出手了。

「就在今天上午,正式簽訂了協議,他也太能隱瞞了,中午我回家才知道,他這不是混蛋嗎?富通不懷好意,專門跟咱賢士集團對著干,以前總覺得我爸挺正義的,還不是見錢眼開,太讓我失望了!賣的錢還不算很多,夠他們養老的了,這個年紀就不想奮鬥了,讓人鄙視!」白芮氣哼哼的說道。

周軒沉默了片刻,又問:「賣了多少錢?」

「二十億!」

「還真不多,富通投資很會算賬。」周軒道,「白芮,犯不著這樣,還是那句話,白總有權力這麼做,你也沒必要跟父親因此爭吵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