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979章 蹭吃蹭喝

第979章 蹭吃蹭喝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12-27 00:35  字數:2280

一位是長鬍須老者,身著古裝,正端坐在椅子上,表情嚴肅,雙眼有神,還設計了微微點頭和捋鬍鬚的動作。

旁邊是一位作揖的小童,畢恭畢敬,正在聆聽老者訓話。因為躬身太久,小童會忍不住有小動作,聳聳肩膀或者挪動下小腳丫,憨態可掬的模樣逗得圍觀者會心一笑。

「可是周軒先生?」有人認出來周軒,開口問道。

「正是,請問您是?」周軒問道。

「吉格爾,英國人。」

「新文化雜誌的主編?」周軒很是意外,也很驚喜,新文化每期都是精雕細琢的,以嚴肅嚴謹但又崇尚與時俱進,同類期刊中最受年輕人喜愛。

有人還因為挑出新文化為數不多的小錯誤而出名,由此可見其分量之重。

「呵呵,我還以為你只認識艾倫和諾斯。」吉格爾淡淡一笑,開了句不咸不淡的玩笑,又說道:「我對巴黎有特殊感情,文學博士學位就是從這裡獲得。哦,對了,還和貴國幾位語言學家是同學,經常聯繫。」

周軒呵呵一笑,吉格爾禮貌又客氣,但並不親近,說明並沒有聽到太多讚許周軒的聲音。

「我對貴國文化有一定了解,如果沒猜錯的話,這兩個叫做花燈,是貴國元宵節時一種傳統慶賀方式。所以,在西方人眼裡,更喜歡燈節這個稱呼。」

哇!裴勝男瞪大眼睛,並不是因為吉格爾了解得多,而是他竟然換了漢語溝通!還是會帶有西方的口音,但交流是沒有問題的。

驚訝還沒有結束,吉格爾又說道:「這兩個人物形象符合東方人特徵,從服裝和動作來分析,這一組花燈應該有個名字,叫做尊師重教。貴國為文化大國,崇尚傳統美德,古代這些舉動可以作為世界學習的楷模。」

周軒收斂了笑容,吉格爾話里有嘲諷的意思,時代變了,現代人不尊重知識,所有美德都敗壞完了。

「吉格爾主編,我認為這並不能叫做花燈,也沒有任何含義。」周軒說道。

「為什麼這麼講?」吉格爾也不惱,依舊保持著紳士風度。

「面容為東方人不假,但服飾和髮型卻不倫不類。看這裡,老者上身短衣下身闊褲,這在古代,是窮苦人家的穿著打扮,而這種鞋子鞋頭上翹,通常為絹布鞋面,看起來,不倫不類。」周軒說道。

「呵呵,這並不能說明什麼。有的人喜歡裝飾,布料便不在乎,有的人重視整潔,款式隨意。或許,這位老者就喜歡這樣樸素的打扮。」吉格爾呵呵笑道。

管清嘿嘿笑了,夜間有點涼,雙手插袖口裡,「你還不如說,鞋子是學生家裡送的呢!」

「也有可能啊!」吉格爾看了眼管清,因為是小航海英雄,沒有表現出不敬。

「古人衣著保守,身上穿夏裝,腳下踩棉鞋,就不太好解釋了。」周軒說道。

哦?吉格爾微微一怔,此時展現出大家風範,沒有惱羞,反而記錄下來,回去後查閱資料印證。

「還有這位小童,髮髻和老者服飾也不是一個年代,打扮為貴族子弟。原則上講,請來的老師也為望門大儒,要知道,古人也是很有衣品的。」

哈哈,吉格爾笑了兩聲,覺得周軒說話倒也風趣幽默,跟他也熟絡起來,相邀一起步入文化藝術中心。

酒會在三樓舉行,已經有半數人到來,看到周軒,紛紛舉杯打招呼,溫文儒雅卻又保持距離。和周軒猜測的一樣,這些人只是表面客氣,心裡都對他打著問號,或者是鄙夷。

沒有看到切卡萊麗的影子,也難怪,她是此次大會的發起人,重量級人物通常都是壓軸出場的。

「不是吧,這裡的紅酒是拉菲專供?天,我見朋友曬過這款,據說一瓶就要兩萬多呢!」裴勝男一邊說著,一邊給自己倒了一杯,品了兩口,「真不錯,一口就上頭了。」

「哈哈,勝男師娘,不是俺說你,就你這文采,那本書要沒俺給你把關,肯定是語句不通!」管清嘲笑道。

「還吹牛呢,等著明天批鬥大會吧!少廢話,該吃吃,該喝喝,管他明天死與活!」裴勝男仰脖將一大杯喝完,又倒了一杯,不喝白不喝。

「這句話很有水平,來,咱們三個干一杯!」周軒笑道。

三人碰杯,引來旁人側目,都這麼年輕,寫出那樣的書就是為了博眼球,試問,三個航海莽夫,還能有多少文化內涵。人無完人,不該太貪,上帝啊,原諒他們來蹭吃蹭喝吧。

餐飲十分風聲,每道菜都是藝術品,從擺放到顏色搭配,都是種視覺享受。裴勝男一邊吃一邊算賬,這口二百,這塊一千,哪個最貴,多吃多划算。

管清也吃得很開心,正是長身體的時候,飯量很大,每樣都要嘗嘗,各種紅白葡萄酒也都各倒一小杯。

這種吃法連裴勝男都看不下去了,悄悄拉住他,「別吃那麼多,丟死人了!」

「這裡都是免費提供給咱們吃的,為啥不吃啊。嗯,鵝肝做得真好,這麼吃還有點家常菜的味道,很接地氣。不過手段這麼殘忍,還是少吃。不過,這個香草焗蝸牛還不錯,要不要嘗一個?」

「吃不下了!」裴勝男直擺手,看著管清小肚皮也鼓溜溜的,只當他是沒出息。

管清的財產由裴勝男保管,都流通在賢士投資中,已經是兩千萬的小闊少了,不會是看到免費食品就挪不開步子。周軒了解他,這是鑽研法餐的烹飪手法,多吃點吧,回去後就有口福了,可以經常吃到徒弟做的大餐。

三人沒有表現出拘謹惶恐和不安,反而說說笑笑胃口超好,也都悄悄議論,他們怎麼還有這份心思。

吃飽喝足,正在納悶何時酒會才結束時,周軒看到不少人朝著入口走去,然後人群分散成兩列,一名瘦高女人踩著至少十公分的高跟鞋鏗鏘有力的走了進來,看起來身材更加消瘦。

金色頭髮,黑框方眼鏡,今天倒也是盛裝出行,穿了一襲黑色緊身低胸長裙,凸起的鎖骨一覽無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