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977章 尚夜秀場

第977章 尚夜秀場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12-26 13:08  字數:2314

韋伯正式擔任機器人研發基地主任一職,這裡面還有孟子傑留下的一名女助理,企業管理方面的博士,是集團安排過去輔助工作的。

用人不疑,周軒安排將此人調回集團工作,韋伯卻不答應,想要留下來,幫助自己處理相關事宜,他也不怕集團的監督。

重用韋伯是個非常正確的選擇,正是因為周軒的大度,原智心的工作人員都放下了心理負擔,工作更加用心。天下人才也趨之若鶩,很多高級技術人才正在紛紛趕來,不但注入了新活力,也帶來了新技術。

這次國際選美大賽,讓白芮提議的時裝推廣步入正軌,二百名模特以及相關的設計師、美妝師都已經準備就緒,經過一段時間的培訓,就能正式開展活動。

白芮的又一項提議,被集團董事會通過,時裝推广部名字太俗氣,不利於品牌打造,從此改名為尚夜秀場。

顧名思義,尚夜秀場,就是時尚之夜時裝秀場,專在夜晚展示各類品牌時裝,地點就是選美大賽的會場。全數通過,谷幽蘭還對白芮提出了表揚,這個年輕又充滿活力的小夥子為娛樂公司增添了新動力。

至此,沒人再質疑白芮,他的副總經理職務也安定下來。

「軒,我們該出發了吧?」裴勝男打來了電話。

「好,明天晚上就走,我倒要親自領教一下,切卡萊麗能拿出怎樣強有力的證據,駁倒我們的那本書。」周軒答應道。

「看你這麼有信心,我就安心點了。」裴勝男寒著臉,還是沒有底氣。

「勝男,你在擔心什麼呢?說起來,也是我連累了你,切卡萊麗針對的主要是我附加的那部分內容。等她發起猛烈進攻的時候,這些交給我來處置吧。」周軒笑道。

「那當然!」裴勝男不地道壞笑,「其實我也沒勇氣跟她對峙。我崇拜的人不多,切卡萊麗算一個,她的傲氣也是才氣支撐,跟她比起來,我掌握的語言數量還是不夠的。」

「不,原始部落語言這塊,你是全球屈指可數的語言專家。勝男,自信起來,我相信你一定會在全世界媒體前大放異彩!」

嗯!裴勝男激動點頭,已經有點飄飄然,恨不得馬上就走,然後叉腰跟切卡萊麗對著吹牛皮。

約定的時間終於到了,周軒將要帶著管清和裴勝男前去法國巴黎,參加世界語言大會。相關的請柬早就到了,但這不重要,因為切卡萊麗對此迫不及待,已經提前在上散播了消息。

管清負責看家做飯照顧飛飛,煩的心裡長了毛,管他什麼大會,能出門就很開心。一再叮囑飛飛呆在家裡聽話,等他回來,不能破壞傢具,不能吃飯用手等等,還列了一張清單。

管清嚴肅的樣子,把周軒和虞江舟都給逗笑了,儼然把自己當成了飛飛的男人。飛飛卻不覺得好笑,認真聽管清的話,全部記在心裡,還戀戀不捨,也想跟著去。

「江舟,工作還有飛飛都交給你了,我們很快就回來。」周軒柔聲道。

「我倒沒什麼,早就習慣了。可憐飛飛,還不能帶她出去長見識,否則當場就能說一段部落語言讓那些專家大跌眼球。」虞江舟說道。

「呵呵,當然不能這麼做,而且,只有一個飛飛,他們也不會信服,還會帶來無謂的煩惱。」

說完,周軒將飛飛叫到跟前,也交代一番,在家好好學習,以後出門的機會會很多。飛飛表現很乖,一邊聽一邊點頭,虞江舟笑道:「飛飛,快謝謝爸爸!」

爸爸?周軒一愣,覺得全身雞皮疙瘩都起來了,連忙擺手,這太奇怪了,而且他的年齡也不足以當飛飛的爸爸,擔不起這個神聖又偉大且帶點老氣的稱呼。

「不,不是爸爸,是師父。」飛飛歪頭道。

「準是管清教的!」

虞江舟咬牙,她認了飛飛當乾女兒,自然希望飛飛喊周軒爸爸的,現在卻順著管清的稱呼叫,真是不知好賴的傻丫頭。

提到法國,人們總會將幾個辭彙和它綁定起來,潮流、浪漫、美食等等,作為西歐面積最大的國家,其發達的工商業以及繁榮的旅遊業等等,讓這個國家最為醒目的標籤是經濟發達國家。

飛機上,裴勝男還激動的走來走去,讓周軒看她的新衣服是不是夠時尚,空姐不得不提醒她坐下,並系好安全帶。

「勝男師娘,你又不是沒見過世面,幹嘛這麼激動?」管清嘲諷道。

「還不是因為你師父,只要跟他混,一個個不是有名就是有錢,但付出的代價也很大,比如這次,我就是主角。」裴勝男嘆息道。

管清呲牙笑,才不是這樣,這本書正因為寫了師父的名字才會受到那麼多人關注。裴勝男不滿道:「你笑什麼,就不怕被人揪住小辮子?」

「俺還是未成年,他們又不能把俺怎樣。」管清戴上耳機,不再說話了。

「未成年真讓人羨慕啊。」裴勝男抽動鼻子,誇張道:「哇,我似乎已經聞到了滿大街的香水味道,真好聞。」

「呵呵,這次去一定讓你們好好玩個夠。其他的事情,都交給我。」周軒承諾道。

耶!

裴勝男又歡呼,看到空姐皺眉頭,連忙把臉別到一旁,不是我叫的。

周軒第一次去法國,是自駕帆船,在港口城市馬賽登岸,被人稱作是蜻蜓點水式停留,讓法國媒體十分撲空,非常遺憾。

法國承載了尋找苗霖的重要寄託,然而等到了那裡又追到了英國,周軒心中的幻想徹底熄滅。所以,裴勝男跟管清也談不上遊玩,根本沒有那份心思,希望借這次機會,也能彌補上一次的遺憾。

「這次我無比盼望沒人來接。」蓋著毯子準備睡覺的裴勝男還在幻想,去領略法國的美好風光。

「還是做夢更靠譜。」管清小聲嘟囔。

「不就是有媒體嘛,他們還能追在後面?」裴勝男不以為然,突然欠起身,「咦,你不是戴著耳機嗎?」

管清沒搭腔,想必是耳機時好時壞。周軒呵呵笑,自從默認了和虞江舟的關係,他們二人的唇槍舌戰就更多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