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972章 餓壞了

第972章 餓壞了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12-25 12:57  字數:2326

「比你優秀的人很多,如果不是賢士幫你打造名氣,以你的智商情商,充其量不過就是一花瓶,讓男人多看幾眼而已。」周軒不屑,接著又說:「魅影一直在尋找長壽的方法,他們還沒掌握,如何能保證你不死,純屬胡說八道。」

「我聽不懂你說什麼!」劉君諭直搖頭,眼中卻露出恐慌。

「還不承認自己智商低,腳趾頭都能想明白,長生不死根本不存在。」周軒說道。

「科技在發展,一切皆有可能,我被抽了血,能用基因重組的。」劉君諭的意識混亂,終於說出了實情。

「呵呵,好一個基因重組,請問劉小姐,你知道基因是怎麼回事嗎,來,簡單說下它的概念。答不上來了?哼,開玩笑,當今最頂級的醫學也做不到這一點,如果魅影掌握了這項技術,還用得著四處作惡嗎?」周軒問。

「騙子!都是騙子!」

劉君諭將手指插進頭髮里,已經徹底崩潰了,她得到的保證不只是不死,還會青春永駐,永遠年輕貌美,令所有男人瘋狂著迷。越是有錢越害怕失去,越是漂亮越擔心衰老。魅影組織倒是會利用每個人的心裡弱點,然後發動猛烈攻擊。劉君諭說到底,就是一普通女孩子,哪裡抵得過輪番轟炸。

「劉君諭,還是坦白吧,想想家人,想想未來,你還年輕,沒必要為了一群騙子強盜,付出可貴的生命。」

「我已經完了,免不了坐牢,這輩子都會有污點。」劉君諭哭了,真傷心。

「起碼你還有重生的機會,想想甄宓喝下毒藥的那一刻,如果能繼續活下去,她可以放棄美貌,身份,甚至一切,不是嗎?」周軒誠懇道,看著劉君諭動搖了,又補充道:「我知道你口味,喜歡剛出爐的小甜品,筋道麻香的鴨舌,香噴噴的臘汁肉,還有口留殘香的蟹黃包,就是你面前這杯水,也是甘甜的」

噗,旁邊的警員憋笑要憋出內傷,連忙咳嗽幾聲掩飾過去。雙眼發直的劉君諭餓的腸胃抽筋,疼的小臉慘白,忙不迭把桌子上的水端起來喝了,「我說,我交代,我餓啊,要吃飯。」

「等你出去,我請你吃遍臨海美食。」周軒承諾道。

「可我現在就要吃飯,有沒有吃的啊,我要吃肉,吃肉啊!」

劉君諭的樣子讓周軒哭笑不得,這裡不會虐待任何人,又說:「只要你不放棄自己,沒有人會放棄你,改過自新,可以重頭再來。劉君諭,珍惜自己吧!」

「周軒,我還想跟你共舞!」劉君諭嘶喊道。

「也許可以,但不能再穿漢服。」

「請我吃好吃的!」

「呵呵,忘不了。」

重新回到張磊的辦公室,卻見張磊笑呵呵已經主動沏好了茶,他已經知道了會面的情況,劉君諭終於妥協了,當然是周軒的功勞。

「你是我的幸運星,每次出手必有收穫。不過你那招有點損啊,讓一個大美女披頭散髮要飯吃,嘿嘿。」張磊笑道。

「張組長,準備怎麼處理劉君諭?」周軒沒好氣的說道。

「要看她交代問題的情況,雖然她攻擊了你,但並沒有成功,如果之前沒有案底,涉及的罪行不重,應該不會被判多久。」張磊道。

「照這麼說,庄小艾是不是被判得太重了。」周軒問,他早就得知消息,庄小艾被判入獄十五年,出來之後,青春年華已經不在。

「一點都不重,她參與了太多事情,最後還劫持人質,差點造成傷亡。你也不要太憐香惜玉了,他們想要害你的時候沒半點慈悲心。」張磊提起此事,還是表現的很生氣。

「張組長,我想要去參加選美大賽最後的晚會。」周軒道。

「不行,回去等我電話。」張磊擺手,又說:「把劉乙真也帶走吧!」

「人是你喊來的?」

「我們哪有地方安置他,你又不差這點事兒,大廈里好幾個老頭老太太呢。」張磊耍賴,周軒也是沒撤,只好叫上劉乙真,一路回到創富大廈。

女兒能主動交代問題,劉乙真非常欣慰,就算是人人喊打的殺人犯,那也是自己的女兒啊,等著她改過自新從頭開始。

周軒聽到了大賽的最終結果,來自英國的凱瑟琳對主持提問對答如流,獲得了本次選美大賽的冠軍,來自南非的黑美人德曼芙獲得亞軍,季軍則是來自烏克蘭的選手卡列尼娜。

虞江舟代表賢士集團,為獲獎選手頒獎,並且如約遞上了獎金支票,很可惜,這三位選手竟然都沒有跟賢士娛樂簽約。

如果劉君諭沒有出事兒,她應該會在領獎台上,成為萬眾矚目的焦點,現在說這些都晚了,她將要面臨的是牢獄生活。

這時,先被安排去吃飯的劉乙真回來了,惦記著女兒,他不過只是吃了一點,神情非常沮喪。

「劉先生,我也很遺憾,憑藉她的實力,本該站在領獎台上的。」周軒指了指電腦屏幕上定格的畫面。

「唉,除了經營企業,我一直醉心於玄學,對小諭關注不夠,也是太過縱容。」劉乙真自責道。

「我已經聯繫了金源酒店,你可以去那裡住,多久都行,費用記在集團的賬目上。」周軒道。

劉乙真當然不差錢,但周軒的話讓他感動,分明已經把他當成了客人,不禁抱拳道:「周董,非常感謝,你是個有心胸的男人。」

「我曾經開過起名館,給人看相、看風水,也喜歡玄學之道,如果沒有這檔子事兒,我們是能夠成為朋友的。」

「錯都在小諭,但是為人父母,她再差也是孩子。」劉乙真感嘆道。

這時,張磊的電話來了,他告訴周軒,劉君諭全招了,麻醉針劑是她帶來的,在首陽的別墅里還有兩支。另外,選美活動中並沒有她的同夥,也就是說,周軒可以放心地去參加晚會。

劉君諭的上線就在霍洛威學院,是鮑德溫教授的一名助教,也是招募她加入魅影組織的人物,已經通知了倫敦警方進行抓捕。

「跟鮑德溫教授無關吧?」周軒問道,上次去參加國際易經大會,鮑德溫教授給他留下了不錯的印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