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971章 可憐無知

第971章 可憐無知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12-25 02:52  字數:2359

在接下來的閑談中,周軒了解到,張磊已經通知了倫敦警方,密切關注曾經跟劉君諭密切接觸的人員,只等著她招供後,立刻進行抓捕。

半個小時後,劉乙真回來了,臉色比來的時候還差,一看就是沒取得實質性的突破。

見父親來了,劉君諭倒是開口講話了,說的卻是女兒不孝,讓父親忘了她,就當做從來不曾生養。看著女兒額頭自殺撞擊留下的淤青,劉乙真心疼不已,恨不得代女兒受過。

然而,對於其它事情,任憑劉乙真磨破嘴皮子,就是不提一個字,劉君諭還有點煩,讓他不要再管了,是死是活就這樣,她早就活夠了,氣得劉乙真差點過去打她。

「唉,我怎麼生了這樣的女兒,咎由自取,隨她去吧!」劉乙真嘴上這麼說,淚水還是忍不住,顯得很可憐。

「頭,劉君諭提出要見周董。」一名跟隨的警員道。

周軒起身就走,卻被張磊一把拉住,「周軒,你可不能臨陣退縮,去見見吧!」

「張組長,不能什麼事情都指望我吧!」

周軒不想見劉君諭,怕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,自從劉君諭加入賢士之後,上上下下都對她不錯,結果卻養了個近身殺手。

「嘿嘿,每幹掉一名魅影成員,你的安全就更有保障嘛!這個道理不用我說。報告我隨後打,反正對於你都是特事特辦。」張磊壞笑道。

「需要把艾米找來嗎?」周軒還是答應了。

「用不著,劉君諭也是學心理學的,催眠那一套不見的管用,她清醒著哪。」張磊擺擺手。

「好吧,我去看看,她到底想說什麼。」

周軒說著,跟著警員離開,很快來到拘留所,在接待室里見到了劉君諭。換上普通衣服的劉君諭,整個人瘦了一大圈,臉色蒼白,顴骨突出,嘴唇乾裂,頭髮凌亂,額頭有淤青,臉上還有自己撓的劃痕,很難再看出昔日的絕色容貌。

由此可見,她已經生無可戀,這種狀態,不等問出什麼來,她都得把自己折騰散架。

周軒讓警員給她倒一杯清水,劉君諭舔著嘴唇,卻不肯喝下去,似乎已經打定主意,想要餓死在這裡。

「我根本不想來見你。」周軒開口道。

「你恨我,確實有理由恨我。」劉君諭低聲道。

「不是恨,是失望,也有些傷心。本來你有大好的前程,卻選擇了身陷囹圄,現在卻搞自殘報效一個邪惡的組織,又蠢又笨。」

周軒的嘲諷沒有激怒劉君諭,她愣愣出神,又問:「周軒,你還沒告訴我,那首詞寫得怎麼樣?」

「哪首?哦,想起來了,實話說,寫得很一般,你沒有這方面的天賦。聽說你在學校是個劣等生,就不要附庸風雅吟詩作詞了。」周軒鄙夷道。

「唉,我沒什麼說的了。」劉君諭嘆了口氣。

「你找我過來,就是問這件事兒?」周軒臉色沉了下來。

「是啊,我不會跟你道歉的,人各有志,我也是在完成自己的使命。」

「你就不心疼外面快要老去的父親?」

「心疼又能怎麼樣,人早晚要死的,塵歸塵,土歸土,消逝無痕。」劉君諭嘆息道。

周軒一直關注著劉君諭的神情,經常跟艾米在一起,他也學會了一些捕捉微表情,劉君諭在說這句話的時候,嘴角微微上揚,她在偷笑。

劉君諭為什麼笑?當然不是洒脫,一定另有原因,也許,周軒突然有了個大膽的猜測,她或許認為,自己根本就不會死。

「劉君諭,你知道甄宓是怎麼死的嗎?」周軒問。

「我看過劇本,喝了毒酒。」

「她不光是喝了毒酒,下葬之時,嘴裡還塞上了茅草,額頭貼了符文,這是很惡毒的做法,讓她到了陰曹地府也不能伸冤,而且永不得解脫。但是這種事實太過血腥,不宜播出。」

「哦,她很可憐。紅顏薄命,美貌的人總會遭人忌恨,至於地獄一說,子虛烏有,死了就是死了!」

「或許你說的是對的,但是誰也想不到一千八百年前有個甄宓,現在又有個劉君諭在模仿她。」周軒說道:「你正在走她那條路,比她還要慘,骨瘦如柴,輕如鴻毛,容顏枯萎,令人厭惡和恐懼,只有你的親人會為你哭泣。」

「那只是表象,我,跟她不一樣。甄宓就是個古代男人的附屬品,沒有自我,被賜死也不敢抱怨。」劉君諭笑了,眼睛彎彎的,很是得意。

「別做夢了,你不會重生的,對於魅影組織而言,你不過是一枚沒用的棄子,做不成事的失敗者。」周軒猛拍了一下桌子。

一旁陪同的警員看到這一幕,向前走了幾步,但還是有退了回去,他很清楚,也許只有周軒才能讓這名女子交代出實情。

「不,不會的,組織不會放棄我。」劉君諭被驚到了,猛然站起來,使勁的搖頭,一頭黑髮亂舞。

「我見過比你級別高的人物,他死了之後,賬戶上的錢都被轉走了,並不管他家人的死活。在魅影組織眼裡,你們都不過是被利用的工具,騙你沒商量。哦,他們也會憤怒,是因為你們辦事不利,造成線索中斷,還得重新培養成員,浪費精力。」周軒繼續說道。

「這不可能,我是很優秀的,那些蠢笨的組織成員怎麼能和我比?」劉君諭近乎咆哮,心裡築起的圍牆,正隨著周軒的話漸漸崩塌。

「哦,你哪裡不同了?長得美嗎?」

「是啊,我從小就是男生瘋狂追求的對象,我有百億家產可以繼承,我加入組織不為錢,只為實現人生價值,他們算什麼!」

啪!啪!啪!

周軒換換鼓掌,劉君諭翻了個白眼,「本來就是!如果不是射偏了,我此時已經被提拔,將來成為呼風喚雨的頭目都有可能!」

呵呵,射偏了,到現在劉君諭都不知道周軒如何躲過一劫,還在這裡自吹自擂,認真道:「不,我鼓掌是覺得你將無知發揮得淋漓盡致。在大三國里,你長得最美,但是觀眾全都喜歡你嗎?百億資產也不少,對於魅影,算幾根牛毛?」

「你,你想說什麼?」

,請訪問請收藏本站閱讀最新小說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