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968章 潛伏在身邊

第968章 潛伏在身邊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12-24 10:39  字數:2402

飛飛大致聽得懂,指了指還在台上翩翩起舞的劉君諭,又指指周軒,她看得很清楚,就是那個漂亮大姐姐送的。

這根本不是禮物,而是飛飛這個單純的原始部落女孩兒所不能理解的邪惡。周軒臉色沉了下來,這根針管無疑是從劉君諭的裙子中射出來的,目標正是自己伸出的那隻點贊的手。

對劉君諭有過猜疑,也得知她即將要離開臨海的消息,如果不是飛飛出手相助,只怕周軒這會已經中了她的奸計。

飛飛之前一直在野外生活,對風吹草動感知的格外靈敏,覺得好玩,劈手把這個可怕的攻擊武器給奪了下來。

曲子時間很長,劉君諭依然舞動不停,動作很到位,展示出不凡的體力,以至於評委們都為她鼓掌。這標誌她即便進決賽沒有把握,也會憑藉此舞吸引媒體眼球,成為此次大賽的耀眼明星之一。

沉思間,張磊回來了,皺眉道:「咦,這小丫頭怎麼坐這裡了?」

飛飛仰頭看張磊,顯得有些害怕,張磊彎腰問道:「小妹妹,你叫什麼名字,來自哪裡呀?」

不等回答,管清喊道:「飛飛,快回來,別再跳了。」

嚕嚕嚕,飛飛吐舌頭沖張磊做個鬼臉,從周軒身前走過去,重新坐在座位上,還在饒有興緻的看著台上,甚至還晃動著胳膊,在模仿劉君諭的舞姿。

「怎麼了,拉著個長臉,不就問問飛飛的情況嘛!」

張磊坐下來,笑著調侃,周軒搖搖頭,嘆著氣將針管交給了他,又指了指台上的劉君諭。張磊異常敏感,立刻明白髮生了什麼,憤怒的說道:「太放肆了,她當我不存在嗎?」

「對啊,剛才你就是不存在的。也許,她認為你走了。」周軒道。

「不能放過她,怎麼辦?」張磊問。

「當然要抓,張組長,請盡量不要給賽事造成太大影響。」周軒面色凝重道,「劉君諭在外面一定有接應,不能讓他們跑了。」

「必須一網打盡!」

張磊立刻拿起手機,打給外面的同事,事情並非這麼簡單,賢士集團當家人突然在賽場暈倒,一定會引起騷動,想必劉君諭已經提前布置好了一切。

音樂聲終於停止了,面色有些蒼白的劉君諭彎腰謝幕,看見周軒冷冷地坐在下面,神情非常複雜。

張磊冷冷朝著她招招手,拇指和食指捏在一起,劉君諭似乎顫抖了一下,並沒有直接去往後台,而是跳下了舞台。

周軒起身擋在她跟前,低聲道:「坐我的車走吧!」

嗯!劉君諭點頭,卻在躲避著周軒的目光,管清和飛飛雖然沒看夠,但見周軒走了,也跟著起身,一行人離開了會場。

評委們的打分差距很大,最高最低都在這組中產生,在已經出場的選手中,劉君諭的平均分數中上,奪冠無望。

只不過,她的目標不是大賽冠軍,而是周軒。

劉浪的車子就停在會場門前,劉君諭平靜的坐了進去,張磊才不會跟她客氣,抽出腰間的手銬,咔嚓兩聲,就把她給拷在了后座上。

劉浪和管清都被嚇了一跳,接著就反應過來,臉上怒火中燒,管清更是大吼道:「你這個壞女人,多虧俺師父對你那麼好!」

「披著人皮的妖精,老子恨不得打碎你這張臉!」劉浪更是惱羞,離開周軒的這麼一會兒功夫,竟然就發生了險情。

飛飛不知道手銬是何物,倒是過去碰了碰,劉君諭一直不說話,就這樣低著頭,一縷頭髮散亂下來,她仰頭想甩到一旁,那縷頭髮不聽使喚,也就放棄了。

「二哥,交給警方處理。」

周軒攔著劉浪,張磊連忙把大家拉開,自己也坐進了車裡。接著,張磊拿起的電話,詢問同事那邊的情況,得到的消息是,控制了一輛假牌子的救護車,還搜出了槍支,會場還有可疑人,現在沒有動手,需得等散場,但是一個都跑不了。

「都帶回警局,太氣人了!」張磊大吼道,接著又看向了身邊的劉君諭,咬牙道:「不說話是吧,他娘的,我一定會撬開你這張毒蠍小嘴!」

劉君諭哼笑,很無奈,帶著失敗者的沮喪,劉浪發動了車子,大家一路無語,一直開到了警局。

張磊毫無憐香惜玉之情,一把將劉君諭從車上扯下來,劉君諭惱羞,掙扎兩下,被他直接按住了脖子,再亂動試試,襲警罪加一等!張磊又對周軒道:「今後的比賽別去看了,來的人太雜,誰知道會不會還有她的同黨。」

看著劉君諭被押進警局,周軒不禁搖頭,感嘆魅影組織的邪惡和無情,這樣一名如花似玉的美女,也被蠱惑著加入追殺自己的行列中。

不用張磊說,周軒也猜到了這次攻擊的套路,一旦中了毒針,可能就會出現眩暈的狀況。接著,就會有人走過來裝作詢問情況,最後自己就會被抬上那輛救護車,從此遠離臨海,去往哪裡還不清楚。

這次攻擊行動計劃的非常周密,正是因為人多,大家才會放鬆警惕,如果今天飛飛沒有跟來,周軒還不敢想像,一旦倒下,到底會發生什麼。

回到辦公室里,周軒難免悶悶不樂,他對劉君諭寄予了很大希望,到頭來,這居然是一名殺手,而且還潛伏在身邊那麼久。

與魅影組織的對抗,刨除僥倖因素,還是對方技高一籌,防不勝防啊!

片刻後,周軒拿起電話,打給谷幽蘭,讓她通知評委們,劉君諭已經退出比賽,返回了首陽。

谷幽蘭沒有特別遺憾,劉君諭代表賢士參加大賽,本來是對於她寄予厚望奪冠,但標新立異不按常規出牌,評委多有微詞,奪冠希望渺茫,已經讓谷幽蘭十分不滿。現在更是中途棄賽,也不會很大影響,反而便宜了邊緣線上的其他選手。

但劉君諭突然退出比賽,會引發各種猜測,尤其是媒體的追問。儘管如此,谷幽蘭還是沒有多問,自從她嫁給劉志之後,也清楚圍繞在周軒身邊的事情,絕非表面上看起來那麼簡單。

虞江舟從外面回來,看到周軒精神有些不振,關切的問道:「軒,你這是怎麼了?」

「劉君諭是魅影組織派來的,我還是看走了眼。」周軒道。

虞江舟大感吃驚,提出一串問題:「你怎麼知道的?是不是起了衝突?受傷了嗎?她被抓起了來嗎?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