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967章 奪走禮物

第967章 奪走禮物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12-24 00:17  字數:2297

一名來自南非的黑美人登場了,皮膚緊緻極具彈性,讓艾倫興奮的在座位上直磨屁股。.org黑美人還穿著緊身衣,勾勒出火爆的線條,裡面的內衣就是三塊小小的布片,輪廓明顯。

飛飛不諳世事,在她生活的部落,大家都是不穿上衣的,她想不通這裡的人為什麼都給擋起來。所以,飛飛也沒去堵住管清的眼睛,倒是張磊想要起身離開,卻被周軒拉住,這是比賽,沒什麼好避諱的。而且,這種打扮也一定是經過了評委的首肯,否則,絕對不敢穿出來。

黑美人照例先穿著高跟鞋進行走秀,伴隨著樂曲聲,不斷傲氣的挺胸抬頭,自信滿滿,很有氣場,像是後面跟著一支助威的軍隊。

一陣掌聲過後,黑美人開始表演才藝,放的是一曲輕緩的音樂,只見黑美人單腳立在地上,彎腰捧起另外一隻腳,不斷上抬,直到跟身體成為一字型。

接著,她的腳尖一轉,竟然勾在脖子前方,竟然是柔術表演。

無法想像,一個人的身體竟然能柔軟到這種程度,令周軒也是大開眼界,接著,黑美人保持姿勢下腰,直到臉孔快要貼地,才用雙手撐住地面,另一條腿也抬了起來,雙腿以不可思議的角度,纏在了背後。

好!周軒忍不住鼓掌叫好,管清和飛飛都是看熱鬧的,也跟著鼓掌,很快,掌聲就響徹全場。

黑美人成為全場的亮點,她能夠做到這一點,實屬不易,應該是從小就開始進行不間斷的刻苦訓練。.org

「別說,這節目還真是挺有意思的。」張磊難得贊了一句。

「歡迎張組長常來看看。」周軒道。

「我可不是閑人,今天只是湊巧了。」張磊擺手,又說:「根據我們得到的消息,魅影組織至少有三個月沒有任何動靜了。」

「他們一定不是怕了。」

「當然,這夥人只是在憋大招,具體想要幹什麼,目前還不清楚。」張磊三句話不離本行,對於一名優秀的警員,只有不斷的破案,才能找到存在的價值。

黑美人退場之後,劉君諭上場了,她身穿白色繡花的漢服,領口和袖口都是紅色的,在燈光的映襯下,更是膚白勝雪,再配上絕美的臉孔,更是充滿了東方女性的嫵媚風韻。

周軒微微皺眉,劉君諭這種打扮很漂亮,卻並不適合參加選美大賽,捂得太嚴實,遮蓋了體型,會因此拉低分數的。

應該先穿一條相對暴露的衣服進行走秀,然後再換上漢服進行才藝表演,這一點上,劉君諭明顯考慮的不足。

一起當評委時間長了,菲爾塔麗倒是不那麼排斥艾倫,習慣了他的語言騷擾,只見他們二人竊竊私語,似乎也對劉君諭的打扮有些不滿。如此一來,給她打分就會變得很糾結,有些評委甚至會打出超低的分數來。

音樂聲響起,正是周軒喜歡的那首長相憶,劉君諭步伐款款,動作很慢,沿著舞台走了一圈,她看見了周軒,臉上帶著喜悅,與此同時,又不乏有皺眉的動作,似乎心事重重。

「劉君諭夠漂亮,周軒,你真有眼光啊!」張磊贊道。

「我不是看她的美貌,而是為了甄宓這個角色。」周軒道。

「這是廢話,甄宓是三國第一美人,你不看中美貌看什麼?」

「那也是為了拍攝,為了工作嘛!」

「嘿嘿,我勉強信了你是君子。」張磊嘿嘿一笑,突然起身就往外走,周軒不解的問:「張組長,怎麼不看了。」

「馬上回來,人有三急。」張磊低聲道。

劉君諭擺出各種嫵媚的姿勢,緩緩走了四五圈,無不顯示古典之美,但與今天的主題格格不入,以至於評委們都有些不耐煩,比賽有時間限制,這是違規的。

菲爾塔麗一直鎖著眉頭,低聲惱道:「我也恨不得上去扒了她的衣服!」

「嘿嘿,同感。」艾倫壞笑。

「咱倆的目的可不一樣!」

看在劉君諭是賢士集團推薦的參賽人選,評委們倒是沒說什麼,換做別的選手,只怕已經被攆下舞台,失去了參加決賽的機會。

走秀結束,曲目換了,是一首琵琶曲,節奏很快,正是古典名曲之一的《十面埋伏》。

劉君諭一改剛才穩重的姿態,突然開始快速起舞,動作的幅度很大,不時伴隨著旋轉,場上的氣氛頓時變得熱烈起來,掌聲此起彼伏的響起。

評委們聳肩搖頭,已經快到了表演結束時間,不會有太高的評分,看在賢士的面子上,劉君諭今天的表現也不會走到決賽的舞台上。

當做舞曲來欣賞,可以說是精彩絕倫,周軒也看得入神。真像是一個舞動的精靈,劉君諭對古典舞的掌握,比之前看到的還要好,只見她擺出幾個開弓射箭的動作之後,突然化作了一團光影,沿著舞台邊緣,高速旋轉而來。

「好!」周軒伸出手,豎起大拇指給她點贊。

劉君諭提了下裙擺,落落大方,不忘沖周軒甜美一笑,接著就轉走了。就在這剎那,管清身邊的飛飛卻是一躍而起,用手撐著舞台邊緣,輕巧的落在周軒右邊張磊的座位上。

速度很快,幾乎沒擋住周軒觀看比賽的視線。因此,也沒人注意到這個跳來跳去的小姑娘。管清惱了,訓斥道:「飛飛,不要胡鬧,要不以後再也不帶你出門了!」

「好玩!」飛飛晃晃虛握的小拳頭,管清斜眼兒問,「又捉到了什麼小蟲子嗎?」

飛飛呲牙笑,露出雪白的牙齒,將手裡的一樣東西,放在了周軒的手上,並且問道:「她,送給你的,是什麼?」

周軒低頭查看,飛飛放在他手裡的正是一個針管,非常小,直徑只有一毫米,長度也不過一厘米,可見裡面有透明的不明液體。

台下的燈光較暗,不仔細看,也許都發現不了,而這件東西,明顯是特製的,如果撞擊在某個地方,其中的液體就會流出。

比賽現場怎麼會有這種東西,周軒立刻敏感起來,問道:「飛飛,從哪裡得到的?誰要送給我?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