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940章 部落舞蹈

第940章 部落舞蹈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12-17 13:01  字數:2362

呀!

陳曉玲臉色都變了,女兒不會隨便開這種玩笑,多半就是真的。但這件事,顯然周軒也是同意的,不好當面發作,將女兒拉到一旁,沉聲問道:「舟兒,你現在越來越能耐了,又是從哪裡找來的?」

「媽,你聽我說嘛!」

虞江舟想拉著陳曉玲坐下,她不肯,急著要聽事情始末。什麼酋長女兒,什麼佩戴的一顆珠子就價值連城,這些陳曉玲都聽不下去,咬牙道:「胡鬧,想要孩子自己生,或者跟小軒一樣,認個徒弟什麼的,幹嘛非得整成自己的女兒?」

「媽,你不要先入為主,跟飛飛多接觸幾天,你會喜歡她的。」虞江舟賠笑。

「不行,別的事我都可以放縱你,認女兒,不行!」陳曉玲拉下臉來。

虞江舟也有些不高興了,埋怨道:「媽,我一直覺得你是個非常喜歡孩子的人,怎麼到了飛飛這裡就不行呢?飛飛還是管清的意中人,將來兩個孩子走到一起的可能很大,看管清面子你也得包容啊!」

「那能一樣嗎,只要不認女兒怎麼都好說。」看虞江舟也惱了,陳曉玲壓低聲音勸說道:「認的孩子到底不如自己的親,將來你有了自己的孩子,一出生就排老二,我反正心不甘。」

「這都什麼思想啊,飛飛來了,我就不會再送回去。什麼親的乾的,媽,你知道你奶奶叫什麼名字嗎?」虞江舟問道。

「知道啊,陳劉氏!」

「太奶奶呢?」

陳曉玲一怔,她哪裡知道自己太奶奶叫什麼,連什麼模樣都不知道,更不要說是名字,或許連名字都沒有。

「我將來的後代能有幾個記住我的,再說了,記住又有什麼意義,沒有任何感情!」

「這是小軒給你灌輸的思想。」

哼,虞江舟轉身就要走,被陳曉玲拉住,硬的不行來軟的,賠著笑寶貝兒乖女的叫,但虞江舟鐵定了心,就是不妥協。而且,看到飛飛縮到一旁可憐巴巴的樣子,也有些覺心疼。

陳曉玲喋喋不休,虞江舟聽得心煩,乾脆上樓,陳曉玲卻跟著上去,然後是母女倆嘁嘁喳喳的聲音。

周軒坐著沒說話,虞榮小口品著茶,呵呵笑道:「舟兒這孩子很感性,認個孩子也給你添麻煩。」

「我不覺得有什麼麻煩,何況飛飛已經接來了,還有了媽媽,會感覺更好的。」周軒淡淡道。

虞榮訕笑,沒反對,但也沒表態。飛飛發育晚,又長得黑黑瘦瘦,五官也很普通,幾乎可以斷定,將來就是個資質平庸的孩子,他也沒看上。

大家的態度管清看得很明白,卻滿不在意,他看上就行,夫為妻綱嘛,等成年後結了婚,就是他來養活,認不認乾媽沒關係,別人的看法更沒關係。

不過,這小子眼睛一直往門口方向瞥,周軒暗自偷笑,飛飛也不是孤立無援,還有強大的親友團。

得知親家來,提前出去買菜的周德仁和孔玉慧回來了,虞榮連忙起身迎了過去和周德仁握手。

知道虞榮的身份,周德仁越發覺得拘束,只是嘿嘿笑,不知道該說什麼,還不如孔玉慧淡定些,「這就是虞董吧,比照片還年輕呢!」

「嫂子,一家人不能見外,就叫我虞榮吧。」虞榮笑道。

「那哪行啊,我們都是小老百姓,該咋稱呼就咋稱呼嘛。」孔玉慧笑了。

虞江舟樓上聽到動靜,將陳曉玲推出來,陳曉玲保養好,看起來比孔玉慧年輕不少,讓她又沒了自信。

「曉玲,周大哥和嫂子回來了,你幫著拿下菜。」虞榮吩咐道。

「親家!咱們一塊去買就行了,提那麼多,累不累啊?」

陳曉玲笑著下樓,為了幾袋菜兩位媽媽撕扯好半天,最後手握手一起去了廚房。周德仁臉上的皺褶都舒展開了,一聲親家叫的他差點落淚,兒女的婚姻是天大的事兒,何況還找了這麼好的人家。

兩個媽媽從廚房走出來,孔玉慧疼孩子,還給管清和飛飛買來了糖葫蘆。管清吃什麼都行,飛飛是什麼都能吃,歡天喜地接過去,還說了句謝謝奶奶。

「飛飛這孩子體格好,胃口好,很討人喜歡,這一聲聲的奶奶叫的我啊,心都快化了。」孔玉慧眼角帶笑,寵溺的摘掉飛飛嘴邊的糖紙,不見外的放自己嘴裡吃了。

陳曉玲乾笑幾聲,親家母都認可飛飛,還當做孫女疼,心胸比她大多了,只能勉強接受這個干外孫女。

虞江舟在樓上探出頭,一臉壞笑,陳曉玲很無奈,只能暗中瞪她一眼。

家裡變得非常熱鬧,長長的餐桌頭一次坐滿了,每個人都是笑聲不斷。陳曉玲還是給飛飛封了大紅包,努力想從她身上找到自己喜歡的優點,可惜都沒發現,人也變得有些不精神。

「媽,飛飛是酋長女兒,也受過嚴格的教育的,就是跟咱們不相同而已。飛飛,來,給姥姥跳一段部落舞蹈。」虞江舟說道。

「哦,還會跳舞呢,這個技能好,以後在藝校培訓。」陳曉玲無意中,已經開始規劃外孫女的未來發展之路了。

管清負責打節拍,飛飛踢掉鞋子順帶把睡衣也給脫了,只留小背心和褲衩,驚得陳曉玲直瞪眼,但看其他人沒什麼反應,把想說的話給憋了回去。

小小的個子,跳舞的氣場可不小,吼吼哈哈喊著口號,樓下的地盤不夠用,又跳到樓上,中途虞江舟還給她穿上褲子,小褲衩太小了。

一舞完畢,周軒帶頭鼓掌,其餘人稀稀拉拉附和,虞榮咳嗽兩聲,說道:「挺好的,大開大合,很有原始味道。」

「我怎麼看著像相撲啊?」陳曉玲問道。

「相撲是什麼?」孔玉慧問道。

「兩位媽媽,從專業角度講,飛飛跳得非常好,有些難度是國家級的舞蹈演員也難以企及的。」虞江舟皺眉道。

虞榮給妻子使眼色,陳曉玲呵呵笑道:「是挺好的,能跳那麼高就是本事。舟兒眼光一直很高,看中的孩子,一定錯不了。」

虞江舟這才得意笑了,又對虞榮說道:「爸,可不能光說不練,飛飛有件事還得麻煩你。」

「什麼?」

先定個小目標,比如1秒記住:手機版閱讀網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