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935章 春江花月夜

第935章 春江花月夜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12-16 13:28  字數:2442

酒會的氣氛立刻進入*,大家紛紛看向了台上,都知道周軒是當代的大才子,卻沒想到,竟然可以用這種方式寫書法。

兩名身著漢服的美女抬著一塊長方形的木板登上舞台,上面已經鋪好了一張大大的宣紙,接著又上來兩名美女,拿著毛筆和硯台。

周軒回身朝著大家抱抱拳,這才登上舞台,比量好距離之後,接過虞江舟遞過來的黑布,將眼睛蒙了起來。

得益於經常練武,周軒對距離感掌控的不錯,拿起毛筆,確切地蘸上墨汁,開始在宣紙上書寫起來。

春江潮水連海平,海上明月共潮生,灧灧隨波千萬里,何處春江無月明。

周軒書寫的正是《春江花月夜》,墨汁在宣紙上舞動,如行雲流水,一氣呵成,不是純粹的漢隸,融入了行草,這讓書寫的速度更快,而且充滿了動感。

下方一片寂靜,大家都怕驚擾到周軒的發揮,有人端著酒杯,手都在顫抖,卻不敢放下,唯恐發出聲音。

終於,周軒落款寫下了自己的名字,扯下來蒙在眼睛上的黑布,下方立刻傳來一陣如潮般的掌聲。

周軒鞠躬致謝,這才說道:「這是我的一次大膽嘗試,書法寫的不算好,還望大家包涵。」

這還不好,完全是大書法家的水平,到達了難以企及的高度,利鋒笑道:「周軒,不介意將這幅書法送給市政府吧?」

「當然,這是我的光榮。」周軒點頭。

取出印章蓋上,周軒將書法捲起,交給了利鋒市長。閆平川揉著濕潤的眼眶,頗有些感動,在這幅書法上,只有這兩個印章顯得不夠和諧,恰恰是他刻的,沒想到直到今日,周軒依然還在使用著。

市領導總是來得晚,走得早,等領導們走了之後,酒會才正式宣布結束,已經是晚上七點多。

酒會舉辦的非常成功,充分展示了賢士的文化,諾斯非常感慨,在這裡,他感受了不一樣的氣氛,那就是濃濃的人情味。

張磊如釋重負,帶著疲憊之色跟周軒告別,周軒笑道:「別啊,張組長,我們這裡還有十幾個人需要保護呢。」

「又不能收你的加班費,安全問題還是自己解決吧。」張磊伸伸懶腰。

「見了領導點頭哈腰的,領導一走,你們也要撤。張組長,你這是沒把人民群眾放眼裡。」周軒提醒道。

「嘿嘿,說這些沒用,周董,我們要回去睡覺了!」

張磊有壓力,周軒擔子也不輕,幾百人歡聚一堂,方方面面都要考慮到。之後,安排秘書艾米,將諾斯送到金源酒店入駐,這才回到家裡。

虞江舟卻有些不開心,周軒攬過她的肩頭問:「江舟,是不是今天太累了?」

「不是,我討厭諾斯。」虞江舟道。

「呵呵,他又怎麼招惹你了?人可是你請來的。」周軒笑道。

「他跟我說,你這樣的人,不應該只屬於一個女人,裴勝男從邊上聽見,樂得嘴都歪了。我敢保證,我看到了她的智齒!」虞江舟豎起手指頭髮狠道。

「呵呵,諾斯不過隨口一說,他不懂我國的文化,更不明白執子之手與子偕老是一份怎樣的美好。」

「我才不信,哪個男人不希望三妻四妾的?」

「那是女人的偏見,養活一大家人要辛苦工作,何況,晚上也應付不過來。」

虞江舟被逗笑了,拉緊了周軒的手,不想放開,直到管清和飛飛從樓上跑下來,這才起身去洗臉補妝。

「子曰,學而時習之,不亦說乎。」飛飛筆直的站著,開口背誦道。

「哈哈,進步很大,管清,這都是你教的?」周軒笑道。

「當然,她是我徒弟,以後就是小跟班。」管清傲氣衝天。

「小跟班?」飛飛學話,不明白什麼意思。

管清又用部落語言跟她解釋,飛飛好像是懂了,將管清推倒在沙發上,開始捶背,逗得管清一陣得意的笑。

周軒樂見飛飛的成長,這樣才能儘快融入到這個社會,虞江舟走出來,看到了沙發上一幕,有些哭笑不得。

管清爬起來,讓虞江舟趴下來,飛飛又開始給虞江舟捶背,從她的表情看,很舒服,飛飛的手法相當不錯,不用說,也是管清教的。

「江舟師娘,這雙爬樹的小手,是不是很有力氣?」管清問。

「別說,還真不錯。」虞江舟感覺比按摩院的技師還好。

「管清,你不會想讓飛飛成為按摩技師吧?」周軒問。

「嘿嘿,我想讓她成為一名醫生,將來頭疼腦熱也不求人。」管清自作主張,給飛飛規劃好了未來。

「沒發現,你很自私啊!」虞江舟笑著調侃。

「君為臣綱,夫為妻綱,她應該聽我的。」管清說完,就見虞江舟扯過抱枕要打他,連忙笑著跑遠了。

自從飛飛來到之後,管清不再寂寞,笑聲多了,這是虞江舟的功勞。這時,虞江舟的手機響了,她起身接起來,正是虞榮打來的。

「軒,明天中午爸媽他們過來。」虞江舟道。

「我上午要帶著諾斯去臨海大學,你去接吧!直接來家裡。」周軒道。

「閆老頭有你這樣的學生,賺大了。」虞江舟嘟囔道。

「別總這麼稱呼閆校長。」周軒有些不滿。

「呵呵,他女兒都這麼說,我跟著學沒錯。裴勝男可不是什麼省油的燈,看我的眼神很嚇人。她呀……」

虞江舟的話還沒說完,就在這時,周軒的手機響了,看了眼號碼,撇撇嘴坐到一旁,正是裴勝男打來的。

電話里,裴勝男焦急的說道:「軒,你快過來啊,布萊克出現了嚴重的狀況。」

「怎麼了?」周軒心裡一驚。

「你看看就知道了。」電話里似乎能聽到布萊克母親的哭聲,周軒掛斷電話,披上衣服就往外走。

「軒,怎了啊?」虞江舟問。

「布萊克出現了問題,我必須過去看看。」

「這麼晚了,讓劉浪來接你!」

「不用了,我一個人就行,小心點就是了。」

說話間,周軒已經發動了車子,轉眼間離開了別墅,直奔紅十字醫院。

來到布萊克的特殊病房,周軒看見李道亨和兩名護士都在,裴勝男連忙迎了過來,卻噗嗤笑了。

先定個小目標,比如1秒記住:手機版閱讀網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