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920章 郎才女貌

第920章 郎才女貌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12-12 13:34  字數:2433

甄宓的美貌不用懷疑,否則,在封建的三國時代,一名二婚女子又怎麼會如此受寵,不但嫁給了帝王,又生了個帝王。

傳說對甄宓動心的,不只是多情才子曹植,還有很多人將其視為夢中情人。

「周董,這麼說,我入選了。」劉君諭很開心的笑了,更是艷光四射。

「大家都認為可以,出演費,能接受吧?」周軒問。

「當然可以,我也不缺錢,剛在首陽買了一套別墅,還擁有了戶籍。」劉君諭道。

還真是不差錢,姜靚撇嘴。周軒又說道:「我們出演費不按你個人財產出的,說那些沒用。這樣吧,在原有一百萬的基礎上,再加一百萬,給漢服代言,如果戲拍得好,還有獎金。」

「謝謝周董!作為新人演員,這個價錢已經很高了。」劉君諭表示知足。

「名氣的價值更高,這是無形資產。」姜靚刻意強調,也不想這個演員跑了。

「會跳舞吧?」周軒又問。

「我會跳古代的舞蹈,特意培訓過。」劉君諭點頭。

「呵呵,管清,到裡屋把琴拿出來。」周軒笑著吩咐,管清連忙進屋,取出了一把古琴,放在辦公桌上。

「我彈琴,你跳一段舞蹈吧!」

「我願意。」劉君諭連忙點頭,頭上的發簪發出清脆的碰撞聲。

周軒親自彈奏,絕色佳人翩翩起舞,難得一遇,大家都屏住了呼吸,退到一旁。周軒撥動琴弦,一手樂曲立刻激蕩而出,卻不是那首長相憶。

這首曲子中帶著哀愁,卻不乏激情,彷彿能聽到浪濤拍岸的聲音。

劉君諭側耳傾聽,隨後擺動腰肢,隨著旋律翩翩起舞,輕柔婉轉,跟樂曲配合的天衣無縫。

恍惚間,周軒好像又回到了古代,多少次參加王公貴族的宴請,賞心悅目的歌舞,都會是必備的節目,只不過,當時的舞女身份都比較低微,甚至是取悅別人的玩物。

樂曲終於結束,劉君諭收了舞姿,款款朝著四周施禮,博得了一片掌聲。

「周董,這首曲子叫什麼名字?」劉君諭問。

「說實話,我也不能肯定,據說是周郎的長河吟。」周軒道。

「周公瑾是被諸葛亮氣死的嗎?」劉君諭又問。

「當然不是,他們的接觸不多,周郎只是患上了重病,天妒英才。」

接著,周軒又根據自己的記憶,糾正了劉君諭的一些舞姿,劉君諭聽得格外認為,又配合曲子練習了幾次。劉君諭腰肢柔軟,腳步輕盈,這些都是特長,但卻在現代培訓中少了些古韻。

一些關鍵動作,周軒親自上前指導,有時也會跟著她一起起舞,劉君諭含羞帶怯,卻更添神采,耀眼奪目。

姜靚簡直看傻了,郎才女貌就是說的這一對吧,倒是替虞江舟暗自捏了一把汗。

就在辦公室里,忙碌到快下班,周軒才讓姜靚把劉君諭帶走,前往影視基地,今後要聽奧威導演的指揮。

周軒叮囑姜靚,化妝師要在劉君諭身上多下一些功夫,據說,甄宓每天都會換一種新髮型,甚至引導了當時的潮流,不要求這麼苛刻,但甄宓在電視劇里的每次出場,髮型上都要新穎別緻。

姜靚連連點頭,她已經看到了大三國的成功,影業公司即將跨入盈利的時代。

在臨出門的時候,劉君諭朝著周軒回眸一笑百媚生,似乎帶著些戀戀不捨,這一幕,當然逃不過艾米的眼睛。

「周董,這女孩不簡單。」艾米也說出了跟管清同樣的話。

「哪裡不簡單了?」

「她會製造表情,非常逼真,似乎經過特殊的培訓。」

「都別想那麼多了,她就是個演員而已,這部戲拍完之後,去留隨她。」周軒淡淡道,雖然劉君諭的美貌,遠遠勝過苗霖和虞江舟,但卻不能相提並論。

下班之前,周軒又給姜靚打了個電話,叮囑她別讓丁衛靠近劉君諭,這小子雖然看似改邪歸正,卻還是不能不防。

姜靚則在電話里嚷嚷,如果丁衛敢不老實,直接打斷腿,沒有二話。

虞江舟去企業考察,回家晚了些,管清已經做好了飯菜,她聽到了一些風言風語,周軒跟一位美女在辦公室里又彈琴還摟抱,折騰了一下午,邊吃飯邊酸溜溜點撥道:「聽說大廈里來了一位絕世大美女。」

「俺師父覺得漂亮,其實,太好看了就沒什麼特色,現在俺就忘了她長啥樣了。」管清笑道。

「你的審美僅限小飛鳥!」虞江舟沒好氣,又問:「軒,你覺得她怎麼樣?」

「確實漂亮,氣質也脫俗,正適合擔任甄宓的角色。」周軒贊道。

「你喜歡她?」虞江舟笑道。

「江舟,喜歡和愛是不一樣的,這是為了工作。」周軒放下了碗筷。

「好了,算我多嘴,這脾氣也就是我能忍。」

虞江舟將筷子又塞到周軒手裡,臉上的酸氣還沒下去,心裡的危機感也在增加,吃飯也是摔摔打打,周軒不吭聲,隨她鬧。

「江舟師娘,不是俺說你,你年齡大,就該多包容。」管清道。

「說誰老啊,臭小子!」

「嘿嘿,俺吃飽了,走人!」管清起身就跑,躲過了虞江舟扎過來的筷子,可是,沒跑幾步,還是被扯住衣服給拉了回來。

「江舟師娘,饒命啊!」管清故作可憐,心裡也清楚,虞江舟不會忍心真打他。

「說點好聽的。」虞江舟不依不饒。

「嘿嘿,這還不簡單,江舟師娘國色天香,閉月羞花,沉魚落雁,傾國傾城。」管清嘿嘿直樂。

「比那個甄宓呢?」

「嘿,江舟師娘,說實話,她的相貌是出類拔萃的,整個臨海也沒有比得過的。但是嘛,你不要再妒忌別人了,你才是被妒忌最多的女人。」

管清的話終於把虞江舟逗笑了,又收斂笑容,命令道:「這還差不多,回來坐下。」

「江舟,這是幹什麼啊!」周軒護犢子。

「你別攔著,這事兒跟你沒關係,我有話對管清說。」虞江舟嚴肅道。

管清有些沒底了,試探問道:「江舟師娘,你是覺得俺大了,要讓俺出去住?」

≥↖扒≥↖書≥↖網