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910章 上輩子姐弟

第910章 上輩子姐弟 (1/2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12-09 20:49  字數:2514

嗖嗖!

兩隻臭皮鞋分別砸在領頭男人的腦袋和手上,他惱羞回頭,看到管清呲牙沖自己笑,剛要發作,餘光掃到一個女人揮舞絲巾,恍惚間似乎想到什麼,只是已經晚了,半睜著眼睛被催眠了。

「師父!」管清跳下車,撲到周軒懷裡,孩子似的黏著不鬆手,周軒也眼中閃動淚光將徒弟摟緊。等陶醉師徒情的管清睜開眼睛,面前一張放大的臉,頓時做出噁心狀,「你就是那流動人口吧,這麼看著我幹嘛,怪膈應人的!」

「膈應人?」劉棟雙手整理下頭髮,傲氣道:「你一定是妒忌我的英俊相貌。」

「嘿嘿,俺已經從你的眼神里看出來崇拜之色。」管清不接招,更加得意。

「牛啊,高人,我真的很崇拜你,你那車怎麼開的啊,跟誰學的?」

「你爸!」

啊?劉棟愣住了,周軒也咳嗽兩聲,回答太過突然,一別十餘年,這孩子對父親的感情一定是複雜的。麗莎露出痛苦神色,眼淚撲簌簌掉。

劉棟瞪著大眼睛,愣在當場不吭聲,周軒於心不忍剛要勸兩句,這小子忽然嘿嘿笑了,「我爸也太偉大了,醜徒弟都教成高人,像我這麼帥的,得把車開到天上去?」

「一邊去,俺才不是你爸的徒弟,俺就是看他開自己學的,俺只有一個師父!」管清強調道。

「那就是我三叔唄!」

「俺發覺你挺不要臉的啊!」

「哥們兒。」劉棟不見外的攬住管清肩頭,一邊朝外走一邊傳授經驗,「這年頭,臉皮厚吃個夠,哥跟你說啊……」

「你是誰哥啊?」

「好,你是大哥,有什麼大不了的嘛。大哥,我跟你說啊……」

這時,南宮新月的保鏢也都到了,頭頂還有直升機的聲音,警方也將陸續趕來,在場幾人全部被綁住。一開始被催眠的那兩人悠悠醒來,還以為是在做夢,連忙閉上眼睛,卻發現美夢早就破碎了。

醫護人員趕到,將管清撞暈的那兩人抬到擔架上。至此,魅影組織在美國的整個窩點被全部清除掉,大快人心。

一行人少不了被帶到警局問話,管清的問題更為嚴重些,被撞的兩個人骨折是在所難免的。對此,南宮新月願意為管清做擔保,並表示積極賠償醫護費用。

邁克爾也出面作證,這是一群亡命之徒,綁架人質要挾周軒,在當時那個情況下,都是為了保命。

經過一系列調查,周軒等人終於可以回國,南宮新月鬆口氣,「總算是搞定了,要是死了人,也不好交代。」

「南宮阿姨,俺心裡有數的,他們死不了。」管清鼻孔朝天,背著手得意道。

「小人精,以後記得不要叫阿姨了,要叫姑姑!」南宮新月糾正道。

「好的,姑姑!」管清點頭。

「姑姑!」

又一個大侄子甜甜喊了一聲,南宮新月轉頭,直皺眉,是麗莎的兒子劉棟。要不是因為周軒,南宮新月跟這個孩子八竿子打不著的關係,勉強應了一聲,也算是承認了。

「新月姐,來時的任務全部完成,我也該回去了。這裡的事,麻煩你給處理下。」周軒說道。

「沒關係,這些都是小事兒。」

「新月姐,大恩不言謝,認識你是我的幸運。」

「呵呵,也真是奇怪,看見你就喜歡,三天不打個電話還想呢。上輩子啊,咱們可能真的是姐弟。」南宮新月還有些不舍。

人的緣分非常奇妙,但周軒確定上輩子兩人不是姐弟關係,因為他根本沒有姐姐。

麗莎的車報廢了,事情又是因周軒而起,歉意道:「二嫂,我給你留下五百萬,不夠再跟我說,這是名片,上面有聯繫方式。」

「這怎麼好意思!」

麗莎嘴裡拒絕,但是生活的壓力讓她不得不接過來,哽咽道:「周軒,真的謝謝你了,實在是困難,都快吃不上飯了。逸馳這邊給的薪酬高,等劉棟再大點,再還你。」

「媽,我三叔的錢不用還的!」劉棟笑嘻嘻道。

「劉棟說得對,這筆錢應該出。二嫂,我這就要走了,有什麼要對二哥說的嗎?」周軒試探問。

麗莎咬住嘴唇低下頭,半晌哼道:「沒什麼好說的,我早就當他死了!」

「媽,嘴硬沒用,我爸跟著三叔混,差不了。說不定啊,人家還早就當你死了呢。對了,三叔,我爸沒再找小媽吧?」劉棟問道。

「沒有!」

「呼,嚇死我了,還以為我爸的錢都要留給別人呢。三叔,替我捎句話,我很想我爸爸,非常非常想念。」劉棟一本正經道。

周軒呵呵一笑,這話他反正不信,如果要問劉浪生日,劉棟肯定不知道。

「二嫂,以後還有什麼打算嗎?」周軒問。

「在逸馳簽了個五年的長期合同,總得幹完吧。那個時候,劉棟也大了,我就回國去,干點小本買賣,糊弄著過吧。」麗莎嘆氣道。

「二嫂還打算要回國?」周軒問。

「是啊,這裡跟誰都不熟,生活壓力也大。」麗莎還沒說完,劉棟又插嘴,「尤其是晚上,特別孤獨。」

「亂說話。」麗莎尷尬地瞪了兒子一眼。

「嘿嘿,我早就懂事兒了,什麼不知道啊!」劉棟壞笑。

「二嫂,既然是這樣,不如一起回國吧。二哥到現在還是單身,說明心裡也沒放下你。」周軒勸說道。

麗莎直擺手,說她跟劉浪是絕對不可能了。劉浪毀掉了她的青春,她的前程,這是無法被原諒的。而劉棟卻動了心,嚷嚷跟管清是好朋友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