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888章 算你欠我的

第888章 算你欠我的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12-04 20:53  字數:2409

在凱旋大酒店的包房裡,周軒還是拿起了電話,打給羅吉野。

「羅局長,消消氣,他怎麼說也是雨凝的愛人,不過來見見嗎?」

「他知道自己的身份嗎?為什麼不把雨凝帶回來?我和你阿姨的工資夠花,不用他來施捨憐憫,再說了,又不是賣女兒,要送錢也得雨凝來送,他算什麼東西?」羅吉野惱道。

「我剛才問了,雨凝懷孕了,回來不方便。聽說,還是個男孩兒。」

電話那頭的羅吉野怔了一下,聲音也變得哽咽了,國內的習慣,月子里要好好養著,獨生女兒能不能適應國外的環境,千萬別吹風吃冰淇淋,可這些話雨凝聽嗎?

心疼歸心疼,羅吉野還是固執的說道:「那都是借口,不見,讓他趕緊走吧,煩透了。」

商量不通,周軒也沒辦法,看著狼吞虎咽的裴德曼,倒是覺得他有點可憐。

吃的差不多了,裴德曼用餐巾擦擦嘴,這才倒了一杯紅酒,細細的品著,說道:「周軒,我給你投資吧!三億英鎊。」

「感謝先生的好意,真的不用,集團目前存余的資金還有五百多億。」周軒還是拒絕了。

「縱觀國際集團的規模,五百億,哦人民幣,可不算多。」裴德曼提醒道。

「這些錢已經夠我做很多事情,何況我們發展是靠著社會和團隊的力量。」周軒說道。

裴德曼皺了皺英眉,雙手拍了一下大腿,有些不滿,盯著周軒的眼睛問:「周軒,你真的把我當做朋友嗎?」

「當然是朋友,但是先生,你不用刻意做這些。還有,也不用再試圖去討好雨凝的父母,等時間消融一切吧。」周軒坦陳的說道。

「呵呵,你剛才是給雨凝的父親打電話吧?」

「是的。」

「看來我跟你來是對的,如果賴在他家裡,會不會叫來警察把我趕出去?」裴德曼苦笑,羅雨凝的父母寧肯和雨凝的前男友保持親密關係,卻不肯接納他這個外籍女婿,難道年齡真的是不可逾越的鴻溝嗎?相反,裴德曼還覺得自己很年輕,「不說這些了,我很快就要回國。周軒,你想對雨凝說些什麼呢?」

「沒什麼好說的。」

「哦,不,周軒,你們有著美好的過去,甚至還有,還有,彼此的,聯繫?」裴德曼攤開雙手,作為一名詩人,他居然找不到合適的辭彙來述說清楚這句話。

周軒呵呵笑了,開玩笑道:「彼此記住對方還是有可能的,畢竟相識一場,非要說些什麼的話,就讓她不要再這麼任性吧。我們這裡有個詞,相夫教子,各自有了所愛,該專註屬於自己的生活。另外,我也想對你說一句,先生,你太慣著媳婦了。」

「我們是很好的朋友啊,你可能沒有那麼在意我這個朋友,但在我心裡,你就像是親人一樣,是我的家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,我們註定會是一生的牽絆。」

裴德曼動情說道,很感人,說實話,周軒對他的情義還真沒上升到這麼高的層面。是不是外國人在這方面心胸都很寬廣,換位思考,周軒是很難和女友的前任開誠布公的講這麼多的,拱手道:「周軒誠惶誠恐,先生抬愛了。」

裴德曼搖搖頭,笑了,「這裡面的賬哪是那麼容易算清的,好吧,算你欠我的,周軒,給我彈奏一曲長相憶吧!」

如果管清在這裡,肯定替周軒翻臉了,裴德曼算哪盤菜,竟然敢指使師父,不知分寸。中英也有文化差異,對於欠這個字的含義詮釋不同,周軒痛快點頭答應了,「當然可以,過會兒我們去聽風茶樓。」

「我的人生很簡單,讀書,寫詩,聽音樂,偶爾出去旅遊,更多的則是呆在家裡沉思。不久的將來,還有一雙兒女,已經得到太多了。」裴德曼道。

「我很羨慕你,你的生活就是我追求的目標。」周軒笑道。

知道裴德曼來了,豐擇還是興沖沖的來到包房,先是敬了這位詩人一杯酒,又對裴德曼的翩翩風度大讚特贊,然後又合影留念,要掛在牆上。

周軒並不阻攔,很欣賞豐擇的這種商業敏感度,凱旋大酒店已經加入賢士集團的麾下,盈利情況比之前還好。

飯後,周軒親自開車,帶著裴德曼來到聽風茶樓,還是谷幽蘭的產業,老闆娘早就吩咐過,服務生預備好了高檔包廂和古琴。

已經是黃昏時分,夕陽從厚厚的雲層里探出頭來,照耀在包間之內,有種說不出的溫暖和舒適。窗上的風鈴輕輕搖晃著,發出清脆的鳴音,投下一串串淺淺的影子。

裴德曼更喜歡這裡,他開心的笑著,取出手機拍下了屋內的景色,詩人的單純很感染人。

喝了杯香茶,周軒坐在古琴邊,手指滑動,再次演奏出那首已經廣為流傳的《長相憶》,只是,曲子在周軒的手裡流淌出來,卻包含了不一樣的感情,更為打動人心。

裴德曼的眼睛潮濕了,等到琴聲停止,輕輕拍著巴掌道:「周軒,你真是個不一樣的男人,難怪那麼多女子為你痴情。」

「先生的魅力,只怕還在我之上。」周軒笑著擺擺手,這是實話,如果不是這樣,羅雨凝又怎麼會放棄自己,選擇了對面這個男人。

「我不過是個詩人,幫助人們發現世間的美,你不一樣,你註定是要改變世界的。」裴德曼認真的說道。

「呵呵,誠實的說,我真沒有那個野心,只想要一份安穩的生活。」周軒笑道。

裴德曼從包里取出一盒精緻的香煙,抽出一支細長的香煙點上,有好聞的雅緻清香飄出來,他直視著周軒問:「你知道宙斯吧?」

「我是學歷史的,包括世界史,宙斯是古希臘神話里的主神。」周軒道。

「宙斯是執掌雷電的。」

「裴德曼先生,你可以直言不諱的。」周軒聽的出來,裴德曼在暗示著什麼。

「周軒,我在英國有許多朋友,間接了解到你的煩惱,我想告訴你,任何一個組織,單單靠著財富和暴力,都無法真正的籠絡住人員,還能隱藏的如此深,他們一定有信仰體系。」裴德曼道。

「先生說的是魅影?」周軒驚訝道。

本站重要通知: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,無廣告、破防盜版、更新快,會員同步書架,請關注微信公眾號我會告訴你,小說的是扒書.網么?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