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887章 風雨夜

第887章 風雨夜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12-04 20:53  字數:2496

這個中間人的角色不好當,裴德曼和羅雨凝是真心相愛,而羅吉野夫婦也絕不會鬆口。.org我會告訴你,小說的是扒書.網么?

周軒重新坐在裴德曼的對面,擺手道:「裴德曼先生,可能是習俗不同吧,阿姨不想要你這筆錢。」

裴德曼聳聳肩,表示很遺憾,將卡放進了包里,其實,他也能感受到這個家對他的排斥,一直保持著紳士風度,心情也不太好。

「先去我那邊坐坐吧!」周軒發出了邀請。

「還沒有見到雨凝的父親。」裴德曼道。

「別急啊,我盡量幫你溝通吧!」

裴德曼只好起身,又想跟林美華擁抱,林美華卻躲得遠遠的,簡直都被嚇著了。裴德曼很尷尬,其實在他的生活習慣中,是不喜歡和人近距離接觸的,除非是親人和最好的朋友。

直到從窗口看著周軒帶著裴德曼坐上了車,林美華這才鬆了口氣,彷彿送走了瘟神,接著又給羅吉野打電話一通發火。

裴德曼理應受到尊重,只是因為跟羅家的這層特殊關係,才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冷遇。坐在車上,裴德曼才收起林美華口中描述的傻笑,神色非常凝重,任務沒完成好。

周軒不禁微微搖頭,羅雨凝啊羅雨凝,芳華褪色,泯然眾人,連這麼簡單的問題都沒有考慮周全。自己的父母性格,她應該最清楚,還連累丈夫到這裡受氣。

風度翩翩的裴德曼一進入創富大廈,立刻引起了許多人的關注,有人覺得眼熟,知道是個大名人,但一下子叫不出名字來。周軒並不想招來新聞記者,還是吩咐下去,任何人不許對外透露此事。

進入辦公室,艾米一眼就看出是裴德曼,非常驚喜,連忙殷勤的給他倒茶,裴德曼喝完一口就再填上熱水,半蹲在跟前仰臉看著。

管清看不下去了,太給賢士集團丟人,將活攬了過來,艾米還不忘順道合影留念,離開的時候動了女孩的壞心思,對裴德曼眨眨眼睛,但裴德曼心事重重的樣子,沒有看到。

「周軒,你變了很多。」裴德曼道。

「上次與先生相遇之時,我身上大海的顏色還沒有褪去,現在倒是胖了不少。」周軒笑道。

「呵呵,我是說,沒想到你跟羅雨凝的父母相處得這麼好。」裴德曼笑道。

「早就放下了,羅局長對我的幫助也非常大。」周軒道,接著又問:「雨凝怎麼沒跟來?」

提到這裡,裴德曼眼中有了神采,開心道:「雨凝又懷孕了,是個男孩,另外,還要照顧日ng,來不了的。」

又給裴德曼孕育孩子,這無疑是真愛,在周軒聽起來,還是有點酸氣,不好過多評價,說道:「恭喜先生了。」

「對了,羅雨凝給你捎來一件禮物。」裴德曼說著,從包里取出一本包裝精美的詩集,遞到周軒的面前。

書籍封面是一幅畫,小女孩的背影纖瘦孤單,佇立在夕陽之下,身後是拉長的影子,與其相伴的只有一棵樹。

中文版的詩集,名字只有兩個字,《追逝》,作者,羅雨凝。

「不錯,雨凝沒有放棄寫詩。」周軒贊了一句,隨意翻開,只是看了一眼,就不禁愣住了。

「雨息風平殘花落,雲卷燕飛天涯遙。小樓又現玉人窗,撫簫輕吟強顏笑。」

正是周軒跟羅雨凝初次邂逅時對的那首詩,沒想到時間這麼久了,她竟然還記得,還印在了詩集的扉頁上。

繼續翻開,是另一首周軒熟悉的詩歌《長相憶》,正是他在英國勇士勳章頒獎晚會上即興唱的,而註明的詩歌作者,正是周軒。

「山外夕陽雲外天,繾綣柔風動珠釵,伊人憑窗輕吁嘆,多情公子今何在。相思難解長相憶,春夢乍醒容妝殘,紅顏易老君莫待,暮靄深處有牽念。」

「周軒,借用你一首詩,不會介意吧?」裴德曼笑問。

「沒什麼,雨凝喜歡就好。」周軒內心起了波瀾,並非因為羅雨凝借用了他的詩歌,而是,羅雨凝這麼做,到底要表達什麼意思?

又翻開一頁,卻是一首現代詩,名字叫《風雨夜》。

「你沉默與我相擁,在這喧囂的風雨夜,在這小小的旅館房間里。時間靜止愛戀,纏綿化作永恆,那一刻,我是你的女人,深深地幸福著。後來,我住進了藤蔓上的小屋,沒有風雨,寬大的樹葉呵護著我,卻懷念那晚的風雨夜,在高高的樹上,我望不見歸途,萬里迢迢。」

往事被掀開,興隆賓館501室,周軒和羅雨凝度過了永生難忘的半個夜晚,曾幾何時,周軒認為找到了幸福,結果正應了他當時說的話,相見無期。

已嫁作他人婦,第二個孩子就要出生了,這些事就不該再提起,沒有哪個男人能無限制的包容下去,裴德曼也是正常男人。

沒有繼續翻開下去,周軒合攏了詩集,遞給了裴德曼,「先生,這個禮物我不能收。」

「周軒,沒什麼可避諱的,時光流逝,有些愛並不會被抹去,我覺得非常偉大,也很感動。」裴德曼道。

「就像你說的,我變了,過去的應該告別,追逝應該放在心底,祝福雨凝吧!」周軒道。

裴德曼微微嘆了口氣,又問:「周軒,你就不想把詩集讀完嗎?」

「不!」

裴德曼接過詩集,重新放回包里,大有深意的說道:「其實,這部詩集只印刷了兩冊。」

「呵呵,毀掉這一本,雨凝的那本就是孤品了。」周軒有些不自在的開了句玩笑。

「看來,我這次來臨海,什麼事情也沒辦成。」裴德曼遺憾道。

「先生,我們是好朋友,不提過去,你想怎麼玩,我都可以陪著你。」周軒道。

「先請我吃頓飯吧!」裴德曼笑道。

還真就忘了這個茬,裴德曼可能還沒吃飯,周軒立刻打電話通知凱旋大酒店,準備最豐盛的菜肴,隨後帶著裴德曼下了樓,前去用餐。

「周軒,雨凝她……」

「先生,不要說了,我並非放不下過去,而是公開談論的你的妻子,是對你的不尊重。」周軒打斷了裴德曼的話。

「我想說的不是這些,有些事,我擔在肩上也非常沉重。那也是,我的愛。」

「裴德曼先生,我不會爭奪你的愛。咱們,聊點別的,好嗎?」

「那就這樣吧!」裴德曼看著車窗外,稜角分明的臉上,掛著一絲無奈。

天才1秒記住www.8shuw.com,的免費小說閱讀網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