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883章 太陽升起

第883章 太陽升起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12-03 13:29  字數:2440

兩名壯漢更加得意,鼻涕掛在嘴邊也沒察覺,獰笑著走進周軒,其中一個還拿著一條繩索。

「你們也不要太得意,只要是我的夥伴受到傷害,我就從懸崖跳下去,你們的發財夢也不會實現。」周軒提醒道。

「沒問題,你也不要搞其他小動作。」壯漢冷笑道。

「不要殺我們呀!」艾米擺著手從裡面出來,一名壯漢不耐煩道:「滾回去!再動真殺了你!」

「不動,不動,不動。」艾米的語調變了,雙手的揮動也很有節奏性,那名壯漢直勾勾看著她,腿一軟跪在雪地上,同夥踢了他一腳,「荷爾蒙又旺盛了?拿了獎金,多少妞都有!咦?」

那人發現跪在地上的同夥倒下了,砸吧下嘴巴,像是進入了夢鄉。這種團隊不會有太多感情,剩下的那名壯漢反而更覺興奮,這下子獎金全歸自己了!

「跟我走!快點!」壯漢用槍指點著。

「好,我在前面。」周軒從容道。

「嘿嘿,配合就好。」

周軒在前面慢慢走著,艾米非常著急,她只催眠了一個,另外一個眼裡只有周軒,都不看她一眼。

虞江舟和管清也從後面出來,管清想了想說道,「兩位阿姨在這裡等著,俺去找師父!」

「管清,我跟你去!」

「不,你去了,師父會怪俺的。」

不由分說,管清從後面追上來,一直保持不近不遠的距離。持槍的壯漢非常生氣,朝後開了一槍,打在管清前方,周軒立刻站住,惱道:「我再說一遍,傷了我的人,你什麼都得不到!」

「知道,走吧!」壯漢推了一把,而當周軒回頭時,卻看到管清匆忙向著一側跳去,有雪落下去,露出一道深深的溝壑,看延伸方向,就在自己腳下。.org

你不仁,我不義,周軒抬腳使勁一跺,地下傳來咔嚓嚓清晰而又恐怖的聲音,壯漢終於意識到不對,想要跳到一旁,卻被撲過來的周軒卡住了脖子。

「嗨,你瘋了!我們都會死的!」壯漢瞪大眼睛說道。

「不,要死的人是你!」

周軒用力向前一推,壯漢跌坐在雪地上,屁股已經嵌入縫隙中,大睜著雙眼惱道:「要死一起死!」

後面飛起一腳,手中的槍被踢飛,被周軒穩穩接住,壯漢回頭看,是管清來了,更添絕望,慫了,求饒道:「周軒,放過我吧,我就是個跑腿的。」

「說,誰派你來的?」周軒將腳踏在那人胸口,厲聲逼問。

「我真的不知道,但下達命令的是個美國人!我還聽說,如果再抓不到你,就從你身邊人下手,比如父母、孩子還有情人!」

壯漢知道的就這麼多,綳直身體看著踏在自己胸前的那隻腳,唯恐它再次發力。擔心是對的,周軒猛然用力,壯漢直接墜落到兩米下的縫隙中,大罵道:「周軒,你說話不算數!」

「我沒殺你,能不能活著,是你自己的事情。」

周軒冷笑,鬆開手裡的槍,就在壯漢耳邊掉落,一點回應都沒有聽到,天知道下面有多深。壯漢卻不敢再罵,輕微的挪動都會讓他身體繼續滑落,兩米不遠,對於他比登天還難。

再沒有追來,太陽又升起兩次,還有一次因為陰天沒有看到,食物再次吃完了,終於在高處看到了山腳的房屋和偏袒右肩的村民,周軒心頭鬆懈,一個倒栽蔥從山上滾了下去。

耳邊有焦急的呼喚,但眼皮卻有千斤重,無論如何也睜不開,朦朧間感到苗霖站在不遠處,笑嘻嘻的背著手歪頭看他,「軒,我認識你啊,你是來找我的對嗎?」

「苗苗,不要走。」喃喃吐出一句別人都沒聽懂的話,周軒再沒有任何知覺。

這一覺睡得很沉,等周軒醒來時,發現管清正趴在旁邊睡覺,哭紅眼睛的虞江舟正替自己擦手。

「江舟。」周軒輕喊了一句,虞江舟連忙湊過來,含淚道:「軒,你終於醒了,還有其他不舒服嗎?」

「沒有,就是四肢沒力氣。」

「你睡了兩天了,醫生說是過度勞累體力透支,但你不醒來,我就不放心。」虞江舟說道。

「辛苦你了,嘿嘿,素顏也是很好看的嘛。」周軒開玩笑道。

「那是,經得住考驗的。」虞江舟得意的甩了甩頭髮,周軒提醒道:「小心,別沾一手頭油。」

「哈哈,討厭啦!」虞江舟嘟起嘴巴,小聲道:「都怪你,我都好幾天沒洗澡了!」

「原滋原味兒嘛。」

管清也揉著眼睛醒來,呲牙笑,「師父,你可算是醒了。呀,尿袋終於滿了,太好了!這顏色,太純正了!」

周軒一臉窘迫,換尿袋還這麼開心,殊不知他體內水分幾乎耗盡,打了一天的營養液都沒有多少排泄,醫生千叮嚀萬囑咐,萬不可缺水。

周軒那天暈倒後,由管清背著,兩個女人在旁邊托著下山,後來管清實在是走不動了,就找來樹枝拖著走。三人手上都磨出泡來,筋疲力盡之時,遇到了上山的藏民,幫著他們把周軒送到了醫院。

「軒,等你情況穩定下來,咱們立刻轉到臨海中心醫院去。」虞江舟說道。

「這裡也挺好,大家都好好休息兩天,咱們就回去。對了,江舟,不要忘了謝謝幫助過咱們的藏民。」周軒提醒道。

「嗯,我都安排好了。他們家還養了藏獒,要不是怕嚇著家裡的溫迪,我還真想買一隻回去呢。」虞江舟笑道。

「溫迪是女孩子,膽子當然小。」

「在尼泊爾的遭遇我已經報警了,咱們在山上時尼泊爾警方已經知道了,還派了直升飛機搜尋。另外,我還把那七名登山愛好者遇難者遺體的位置告訴了警方,他們應該能夠安息了。」虞江舟說道。

嗯,周軒重重閉上眼睛,逝者已矣,他們是不在乎這幅臭皮囊被拋在哪裡,寬慰的是生者的心。從某種程度將,這些遇難者家屬是幸運的,他們還能找到親人,還有相當一部分人,會帶著巨大的遺憾離開人世。

比如,找不到苗霖的周軒。

那名壯漢的話讓周軒驚了心,他除了沒有孩子,卻有家人和朋友,魅影越發瘋狂,周軒在保護自身的前提,就是確保身邊人的絕對安全。

≥↖扒≥↖書≥↖網