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873章 第五面陣旗

第873章 第五面陣旗 (1/2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11-30 16:18  字數:2424

鎏金錢幣、沉香原料、足錫器皿還有出自華人的收藏,玉石瑪瑙等等,品種很雜,至少二百種,可見這麼多年來,周德寬從未放棄過攢錢離開目前的妻子。

「大侄子,看哪件最值錢啊?」周德寬眼巴巴跟在周軒後面,每停一次,都會撞到身上,周軒忍不住說道:「二叔,這些大部分都是假的,也有些真的,但價值和購買價格差不了多少,沒什麼收藏意義的。」

「大侄子,好好看看,再好好看看。」周德寬不甘心推著周軒,又小聲道:「買這些錢,我是算過的,會帶來大財運!」

「再看也是這樣,二叔,你要不放心,就送到鑒定機構去。」

周軒將胳膊從周德寬手裡抽出來,古玩市場也有淘到寶貝的,但是概率極低,而且還都發生在真正的行家身上。周德寬是撿漏的僥倖心理,當然也不會得到真正的寶貝。

唉,周德寬直撓頭,管清卻嘿嘿笑了,「二爺爺,其實依俺看,這裡的東西都能給你換來財富。」

「去哪裡騙啊?」周德寬有氣無力問。

「不是騙,是交代。拿給你媳婦去看!」

「她還不得揍死我?不去!」

「殺人償命,她色心不死,還沒活夠呢。」管清脫口而出,看到周軒瞪他,嘿嘿一笑,又說道:「主動坦白,其實這些年給的錢都買了這堆破爛,沒有出去辦壞事!」

「我傻啊我,拿錢買這些東西……咦,是啊,我可以說是為了這個家,為了她!說不定晉芬會被感動的。」

周德寬理解的意思和管清所想要表述的不同,但他那張嘴騙死人不償命,回去願意怎麼說隨他便,總之有了周軒撐腰,還主動坦白問題,或可得到諒解。

購買假古董換來了大財運,周德寬沒有算錯,但是這筆錢卻是出自媳婦腰包,是誰賺誰賠,算不清楚了。

周軒這趟沒白來,周德寬有了底氣,也就看不上這些破爛,想要帶大家出去,卻發現周軒還在屋裡找著什麼。

「小軒,相中什麼儘管拿,給我留兩件交差就行!」周德寬大方道。

周軒不說話,又回到進門時的位置,仔細回憶感受到那抹光的地方,最後將目光鎖定在牆上,那裡掛著一幅畫,很普通的印刷品。

「嘿嘿,不愧是我侄子,長了一雙火眼金睛!」

周德寬嘿嘿一笑,過去將畫扯掉,後面露出個暗格,裡面有個匣子打開後,有些黃金首飾之類,這是他穩定增值的東西。

「江舟,小米,這些送給你們吧!」

周德寬將匣子遞過來,故作大方,心裡其實很不捨得。虞江舟和艾米看也沒看,這年代,年輕女孩子誰還戴金鎦子,而且這些款式超級土,周德寬選的都是工藝簡單的,附加成本就減少了,黃金總價值提高。

周軒卻將盒子接過來,扒拉著裡面的東西,最下面還有些證件單據之類,還有符籙等物,觸碰一物時,周軒心頭一動,將它慢慢取出來。

是一面陣旗!和周軒已經搜集到的四面一樣,上面同樣有個字,已經是模糊不清,但根據之前對應八卦象形含義的規律和大致輪廓,可以看出,上面是個火字!

「哦,這是面令旗吧,應該有些年頭,但太破舊,不值錢的,是買別的東西送的。」周德寬解釋道。

這當然不是令旗,而是陣旗,周軒隨手放在自己兜里,周德寬也不在意,還以為侄子當做垃圾收起來了。

八面陣旗已經找到了五面,周軒莫名激動。這些陣旗都是偶然得到,並沒有刻意找尋,似乎是跟著他穿越了時光,等待重聚。

陣旗集齊之時,究竟會發生什麼,它們的作用到底是什麼,周軒頗有幾分期待。

「江舟,艾米,到了馬來西亞還沒玩呢,今明兩天盡情狂歡!」周軒提議。

「耶!」

虞江舟和艾米興奮的擁抱在一起,隨即又分開,沒忘是上下級關係。

不夜城唐人街就不去了,周軒容易被認出來,艾米建議道:「咱們去石油塔去看看吧,正好可以逛逛裡面的購物中心。」

「有什麼好買的,我們臨海大部分都有。就去吉隆坡塔吧,可以很好的看到石油塔的外觀!」

虞江舟做出決定,艾米有些遺憾,但也沒提出反對,她看得出來,虞江舟選擇地點非常謹慎,都是替周軒著想。

美食是難以抗拒的,遊玩累了,已經過了飯點,然而等趕到美食阿羅街時,那裡依然是人流穿梭如織,兩旁擺放簡易的塑料或者木頭座椅,類似國內的地攤。

可以想像,等到晚上,這裡定是座無虛席,香氣撲鼻。

薄煎餅、魚糕、炒麵,椰味糯米等每樣要一份,走到不到一半路程,四個人已經撐得吃不下任何東西。

「虞總,不好意思啊,把榴槤抹到你身上了。」回到起點,艾米打了個飽嗝,嘻嘻壞笑道。

虞江舟皺起眉頭,難怪路上人多的時候,有人看她的眼光怪怪的,還露出厭惡表情,虞江舟偷偷拿著鏡子照了好幾次,原來是榴槤的味道!

「什麼時候的事,我怎麼不知道?」虞江舟問道。

「就在那個烤海鮮串那裡,你和周董走得快,我沒喊住,後來忘了。」艾米聳聳肩無辜道。

「還有你能忘掉的事兒?」虞江舟有點生氣,認準艾米是在撒謊,轉念卻笑了,「算了,出來玩就是要開心,小事兒嘛。」

「虞總,你真大度!」艾米豎起大拇指讚歎。

「也不是太大度,知道魚湯粉我為什麼沒吃嗎?」虞江舟問道。<