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870章 面子不夠大

第870章 面子不夠大 (1/2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11-29 19:04  字數:2508

周軒當然不會有問題,他在瀕死的體驗中去彌補對苗霖的歉疚,但也不足萬分之一。

池水融化了洶湧的淚水,感受到一具軀體在擁抱自己,閉著眼睛的周軒毫不猶豫抱緊了她,在水裡翻起巨大的浪花。

過後,虞江舟俏臉緋紅,久久不能平息,指尖戳著周軒的胸口抱怨道:「壞蛋,騙我下水,衣服都濕了。」

周軒擁得更緊,卻沒說話。

第二天,是賢士投資盛大的剪綵儀式,玉樹臨風的周軒又吸引了不少眼球。馬來西亞各媒體記者悉數到場,快門閃動聲連接成雨,從周軒一出現就沒有停止過。

元耀星還邀請了不少機關客人,還有明星大腕到現場助陣,場面非常轟動。

「師父,該把菲爾塔麗也一塊兒帶來!」管清剛說完,腰就被擰了一把,回頭看,是虞江舟那張酸溜溜的臉,撇撇嘴,小聲嘟囔:「俺是從商業角度考慮的。」

「你個小屁孩懂個屁商業!」虞江舟保持優雅姿態,牙縫裡還是擠出一句話。

「嗯,欠缺點兒。」

管清一語雙關,玫瑰有刺,牡丹不香,百花都有缺點,這個師娘就是太強勢了,偶爾溫柔那也不是本性。

「嘿嘿,那是我的大侄子!」

下方一名穿著正裝的男人得意炫耀,天氣炎熱,臉上一直冒著汗,都忘記了擦一把。

聽到這話的人立刻看向他,大部分失去興趣,又踮著腳尖看台上的周軒,只有擠不到前面的記者會把話筒放在他跟前。

「先生,周軒真的是您的侄子嗎?」

「那當然咯,親侄子,我大哥大嫂家的,嘿嘿!」

說話的男人是周德寬,因為周軒的關係,元耀星對他比較照顧,其他企業家也都高看一眼,又拉了幾筆生意賺了不少錢。

「請問,周軒小時候也是這麼優秀嗎?」記者問道。

「說實話,我打小就看出這孩子不一般,同樣站在牆頭撒尿,他尿得最遠!」周德寬挺著胯比劃,讓採訪的記者很為難,這種報道也沒什麼價值啊,反而會被抨擊詆毀名人形象。

「那麼,周軒從小就該表現出過人的天賦吧?」

「不聰明能考上臨海大學嗎,那可是直屬高校,當時把我高興的,做夢都笑醒!」

說這話時,周德寬表情不太自然,他是真的高興,但沒笑出聲,那時候不務正業,房租都交不起,侄子上大學也沒幫過什麼。再看看現在的好日子,心裡也挺後悔的。

「你們別說話了,周軒說的話,我一句都沒聽到!」旁邊一名年輕人不滿抗議,周德寬還不服氣,「不愛聽一邊兒去,有本事你也在台上亮相啊!」

「你肯定不是周軒的親叔叔!」

「臭小子,待會讓你瞧瞧!」

伴隨著掌聲,剪綵儀式宣布圓滿結束,在大家的簇擁下,周軒步入大廈,周德寬還傻愣愣等著大侄子過來給他行禮問安。

「周叔叔,面子不夠大啊?」身旁年輕人壞笑。

「他不知道我來,平時我也很低調的!」周德寬訕笑,但還是擠過人群,大聲喊道:「大侄子,等等我啊!」

周德寬被攔住,周軒也聽到了喊聲,回頭看了眼,沒說話。元耀星認識周德寬,還是做了個手勢,讓他進來吧,但現在不能靠近。

周德寬被放行,興奮的轉身面向圍觀的人,「嗨,我就說吧,我能進的!」

鄙夷聲一片,是親叔叔又怎樣,大家又不是奔著你來的,散了吧。

各種合影寒暄,周軒等一行人被圍在樓下的大廳里,周德寬還是擠不過去,也不敢硬擠,怕引起元耀星的反感。

好容易等到嘉賓都離開了,周德寬迫不及待去見大侄子,身上的手機鑰匙等金屬物品都被除掉後才允許進入周軒的房間。

「大侄子,見你一面可真難啊!我那條金項鏈被沒收了,以後還會還回來的吧?」周德寬擔心問道。

出於客氣,虞江舟還是給周德寬端來一杯飲料,埋怨道:「二叔,你還差那條金鏈子嗎,說出去給軒丟人!」

「嘿嘿,謝謝侄兒媳婦!」

周德寬接過來,斜眼兒打量,非常滿意,雖然不是上次那個,但誰跟著就叫誰侄兒媳婦,肯定錯不了。這不,虞江舟臉色陰轉多雲,開心得不得了,要不說,女人都是用來哄的。

「二叔,我聽元會長說了,對你生意很照顧,現在的收入不低吧?」周軒問道。

「嘿嘿,是不少,這段賺的比以前加起來都多。等我的收入超過你嬸子,我的零花也會多點。」

看周德寬這麼沒出息的樣子,周軒內心鄙夷,「二叔,還那麼怕媳婦呢?」

「說不過打不過,什麼都在她那裡扣著,湊合著過吧。」周德寬搖搖頭。

「這樣的生活有什麼幸福可言?」虞江舟問道。

「要不說呢,每天都很壓抑,出去做生意累個臭死,回家連個笑臉也看不到。」周德寬撇撇嘴,也終於說出他此行的目的,「大侄子,我是這麼想的,你看,都來了兩次了,還沒到家裡坐坐。上次跟大哥大嫂通電話,他們還把我給埋怨了,說是沒招待好你。」

「不用了,我們很快就要離開了。」周軒說道,父親對這個弟弟有感情,但母親可對他沒什麼好感,不會說出那樣的話來。

周德寬急了,站起身說道:「別啊,大侄子,打斷骨頭連著筋,咱們可都是周家的後人,怎麼,有錢有勢了,就瞧不起二叔了?」

「二叔,當然不是。」周軒皺眉擺擺手,說道:「你那個家又不是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