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868章 說得有點亂

第868章 說得有點亂 (1/2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11-29 19:04  字數:2482

父子仨再吵就要動手了,周軒站在中間,壓手道:「諸位,能不能一方說完另外一方再說?很多家庭矛盾,都是因為無效溝通造成的,只要是敞開心扉,坐下來靜心談一談,如果還是解決不了,那就再想別的辦法。」

管清插嘴道:「俺建議讓元會長閉嘴,先讓兩個大哥哥說。」

兩兄弟都愣了,怎麼也想不到,這位長相普通的少年,敢用這種口氣跟父親說話,而父親竟然沒生氣,不可思議。

元耀星哼了一聲,沒反對,元生微微嘆氣,朝著父親躬身施禮,「爸爸,對不起了,我知道辜負了您的厚望。」

「爸,我們兄弟不願意讓你傷心,只是,心中的話無處說。」元起也躬身道歉,眼中泛起了淚光。

「那就說吧!」元耀星的語氣也變得溫和不少。

「爸爸,你有你的志向,我們也有自己的追求,深感世間萬般皆苦,難以解脫。」元生道。

「喂,你苦什麼,住著大房子,吃穿不愁,將來還有比你爸還多的媳婦,分明是自尋煩惱。」管清又開始發表意見,「俺打小就沒了爹娘,睡墳地,吃百家飯,一條褲子穿三年,露著一截腿,還不是照樣開開心心?」

「管清,這兩位哥哥跟你的情況不一樣,心中生苦,便覺得萬般皆苦,無處安放,便覺難以解脫。」周軒道。

兩兄弟不禁佩服的朝著周軒抱拳,早聽說周軒才華橫溢,這話說的就是有水平,對佛法解釋得透徹。

「那倒是,俺從來不覺得苦,但也沒什麼好苦的嘛!」管清是樂天派,難以理解這些多愁善感的群體。

「周軒,能否跟你交流一下?」元生問。

「當然可以,我也希望能跟你們多多學習。」周軒點頭道。

兩兄弟連忙搬著椅子坐在周軒的前方,打開了話匣子,像是遇到了故友一般,自我封閉的太久了,迫切需要敞開心扉。

看周軒和兩個兒子談得高興,元耀星悄悄離開,他深知這麼多年自己對家人過於嚴厲,守著他,有些話說不出來。

「周軒,有人說富貴見開悟,我們現在的生活便是富貴之鄉,吃喝玩樂也都經歷過。」元生微微皺眉,坦言道:「可是,我們這個家,你也看到了,三房之間勾心鬥角,我和二弟只能是道友,卻不能在商場共存,因為父親的繼承人只能有一個。」

「哼,這樣的生活真的很沒有意思。還有三弟,以前跟我們哥倆也很親,現在被教唆的,看到就躲。我們不爭不搶總行了吧?」元起也開始抱怨。

「很高興兩位能跟我說出心裡話,呵呵,你們研究佛法比我多,試問,說出這樣話的人,是否已經了卻塵俗?」周軒反問。

兩兄弟呵呵笑了,他們也知道,某種程度上,這是一種膽怯的逃避,不願意麵對現實。

「人生在世,不管是修行還是工作,都要做出應有的貢獻,而不是大門一關熬歲月,佛祖也是要出門傳播佛法的。佛菩薩不是用來叩拜,而是要學習模仿甚至是超越。那些奮不顧身的英雄難道不是救苦救難的佛菩薩嗎?用自己慘痛經歷為教訓來造福後人的,又與大慈悲什麼區別?路邊衣衫襤褸食不果腹的乞討者是我們的警示,富貴難得可貴。就像是害怕父親的元安,也讓你們看到了小時候的影子。禪宗化身無數億,他們確實是無比強大無所不在,就是你,就是我,也是他。」周軒說道。

元生愣住了,良久才說道:「原來入世是要尋找那些在身邊的榜樣。」

「嗯,關在屋裡越修越苦惱,常常心緒大亂,有時還會出現幻象,也苦於沒有高僧指點。」元起也點點頭。

「生在富貴家,你們還有這份超凡之心,讓我佩服。真正的修行者,行走坐卧皆是禪,還有一句話,要用出世之心去入世,你們在元家是有使命的,雙親漸老,弟弟年幼,正是該挑大樑的中流砥柱啊。」周軒說道。

「可是,我煩透了爾虞我詐!腳下地獄已空,人間群魔亂舞!」元起有些激動,像是個憤青。

「邪不壓正,浩然正氣必定能還一個朗朗乾坤!你說是群魔亂舞,不過是身邊一些人和事罷了,世界之大,身為熱血男兒,難道還未走出家門就已經怕了嗎?修行中的恐懼,正是被魔所入侵。」周軒提高聲音。

「不怕!」

「我們才不怕!」

管清又插話了,「就是說嘛,出家又不是去死,照樣活在這個世界上。按這個說法,在哪裡不是修行啊?」

「小兄弟高見!」元生不是客套,管清這個年紀能悟到這些道理,很不易。

「害怕魔,躲在哪裡也沒用,遲早要從心裡長出來。俺小時候在墳地也害怕呀,但是越怕晚上越做噩夢。」管清搬出自己的經驗。

元起有些好奇,追問道:「後來,又是怎麼戰勝的呢?」

「還能怎樣,俺就走出去,在外面嗚嗷一通亂罵,從那以後再也不夢到惡鬼了。」管清呲牙笑。

大家都跟著笑了,倆兄弟也都是豎起大拇指,魔由心生,是自己的缺點給它以滋生的土壤。

通過交談,周軒發現倆兄弟是因為被家庭束縛太多,從小除了不缺錢,其餘都是缺乏的,尤其是溫情。這個家讓他們感受不到溫暖,別人的孩子都怕上學,他們卻巴不得早一點離開家,心生厭倦。

「在你們眼裡,父親嚴厲不近人情,可是多少家庭因他受益擺脫了貧困。凡事都是相對的,總要學會發現美好的一面,活得也輕鬆些。」周軒說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