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858章 地風升

第858章 地風升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11-26 18:54  字數:2587

回去後沒多久,南宮新月又打來了電話,虞江舟將手機塞給周軒,小聲道:「新月姐聯繫你可能比她老公都多!」

「瞎吃醋!」周軒接通電話,首先是南宮新月的笑聲,然後一個打啵聲,一聽就有了好消息。

「賭徒傑夫已經被我幹掉了!」

南宮新月上來就是這句話,把周軒嚇一跳,連忙問道:「新月姐,咱們開的可是偵探公司,不能隨便殺人啊!」

「嘻嘻,當然不會殺人了。經過我不懈努力,賭徒傑夫已經被我查到了吸毒的證據,不僅如此,他還參與了海上運毒。」

「這些罪名夠判的了。」周軒也感到非常開心。

「我已經舉報他了!」

「幹得漂亮!新月姐,舊話重提,傑夫只是個小嘍囉,但背後卻是魅影組織,一定要注意人身安全。」周軒提醒道。

「哼,這些人如果控制了全球經濟,那便是所有人的災難,我們早晚會遭到毒手,還不如現在聯合起來,將他們斬草除根!」南宮新月傲氣道。

「好姐姐!」

「親弟弟!」

啵一個!

看著周軒跟別的女人膩歪,虞江舟實在是受不了了,蹭蹭上樓,耳不聽心不煩。

「新月姐,有件事還得麻煩你。」

「別說麻煩,咱們是商業合作關係,你有難題,我也賺錢嘛!」

周軒笑了,這些錢可能連南宮新月一件高檔禮服都買不了。將那張記錄著數字的紙條拍攝後給南宮新月發過去,只是過了幾分鐘,她便回了過來。

「老弟,這像是個電話號碼啊!」

布萊克母親也是這麼說的,或許真的是他們本地的號碼,所以直覺上更為熟悉些。「新月姐,這是什麼號碼呢?」

「有夏威夷區號,如果猜對的話,就是那裡的吧!」電話那頭中斷片刻,南宮新月又說道,「1630我也比較熟悉,這是旗幟銀行夏威夷分行的,還是專門為貴賓客戶開通的服務電話,我也經常打的。」

「銀行號碼?究竟什麼樣的貴賓客戶才能享受這樣的服務?」周軒又問。

「存款數額至少在一億美元以上吧,或者存儲在銀行的貴重物品總價值在這個數額以上。」南宮新月說道。

一億美元!至少!

周軒又有些遲疑,布萊克是個生物學家,年薪不過是幾十萬美元,而且看他母親的生活境況非常普通,百萬美金的看病費用都拿不出來。

「別著急,這些對於姐都不是事兒!讓你看看什麼是效率!」

南宮新月得意洋洋,一邊跟周軒聊天解悶,一邊吩咐手下去查,而最後的結果讓南宮新月也吃驚不小。

布拉克在這家銀行居然有十億美元的存款!

「這個布萊克不幹凈啊!」南宮新月說道。

「有存款不代表什麼吧。新月姐,關於布萊克,還得繼續查。尤其是他得病前的最後時光,還有那家租給他飛機的公司。」周軒說道。

「那當然,我對這個人產生了濃厚興趣。」

布萊克未婚,又是名純粹的研究人員,憑藉個人收入是絕沒有十億美元的存款的,多半是不可告人的非法收入。

然而,新的疑點是,擁有這麼多財富,為何營救溫迪前,布萊克更希望用科考基金來做這件事,直到被否決後才拿出自己的錢?

從表面看,布萊克是個守財奴,但周軒相信,這裡面的故事一定比想像的更為曲折。

之後的日子,南宮新月沒了消息,可想而知,調查的過程並不是一帆風順。周軒拿出了足夠的耐心,而在丁衛的多方努力下,終於跑完了所有手續,累得躺在周軒辦公室的沙發上,哭了!

周軒笑著遞過去紙巾,捶了他一拳,「衛哥,迷眼睛了還是怎麼的?」

「真傷心!」丁衛哽咽道。

「靚妹還是不肯接納你?」

「那倒不是,反正我努力了。我就是心疼我老爹,求爺爺告奶奶四處陪笑臉,賺點錢容易么?」

想到以前對父親的不體諒,丁衛還哭出了聲,閉著眼睛,嘴咧成了多邊形,讓人看了哭笑不得。

「你能有這個覺悟,丁老爺子一定很開心。其實已經很不錯了,手續還沒辦完,已經可以小範圍施工了。」周軒提醒道。

「是啊,這是市裡應允的項目。可問題是,市長都同意了,手續也不好辦啊,還是卡這卡那的。」丁衛睜開眼睛,握著周軒的手感慨道:「周軒,你說我以前是不是特不是東西?」

「是吧!」

「你怎麼往人家心口撒鹽呢。今天也不知道怎麼了,特心疼我爹,他老人家真是太不容易,哎喲,我的心口啊,不行不行,是不是犯了心臟病,快送我去醫院。」

「得了吧,你壯的跟牛似的!」

「抱抱!」

丁衛摟住周軒,找到了依靠,埋頭大哭起來。

此時,虞江舟進來,看到這幕,進退兩難,還是站門口敲了兩下,周軒無奈回頭,「江舟,進來就行。」

「丁衛,幹嘛呢這是?」虞江舟路過時,不滿推了一把。

「跟你搶男人唄。」

「滾!」

嘿嘿,丁衛這才坐直身體,虞江舟白了他一眼,看丁衛瘦了一大圈,也沒再多說別的。

「周軒,咱們正式動工前,最好再搞個儀式,圖個好兆頭嘛。」丁衛說道。

「這個應該有的,畢竟是這麼大的工程,受到很多附近居民的關注。」周軒點頭道。

「提前把聚賢廣場的設計圖掛上,以免居民提出抗議。」虞江舟補充道。

「那我給申主任打個電話,到時候請他過來一趟吧。」

丁衛有些不滿,擺手道:「周軒,你就是太謹慎了,這麼大工程,請市長來都不過分,沒什麼好迴避的。」

「儀式畢竟是小事兒,利市長已經幫了不少忙。咱們移山填海近期就要全面進行,前幾天和申主任通電話,還說利市長要出國考察,就不打擾他了吧。」周軒說道。

「師父,後天就是黃道吉日!」管清從裡間屋又露出小腦袋,長耳朵又聽到了大人們的對話。

周軒卻擺擺手,說道:「後天太倉促了,以此為周期的話,地支十二天循環一次,那也該是個好日子,這樣大家都有準備時間。」

「師父,天干可是十天循環一次,俺用你教俺的方法推算,後天非常特別,正符合地風升的卦象,上上卦,有名有利,生意興隆……」

周軒微微皺眉,擺手打斷了管清的背口訣,讓他拿來萬年曆,看了看,也有些吃驚。

≥↖扒≥↖書≥↖網