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855章 雙胞胎

第855章 雙胞胎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11-25 19:20  字數:2572

「你不會要審訊我吧?」艾米.網

「保羅交代的有問題。」張磊擺擺手,他根本不相信,艾米會主動過來自投羅網。

「張組長,我是一名心理學家,在我看來,保羅交代的沒問題,那一刻他依然在被催眠狀態。只是,我也不明白,他為什麼最後指向了我。」艾米道。

「艾米,不要出境。」張磊發出了警告。

「我當然不走,以後都要給周軒當秘書。」艾米似乎並不在意。

跟保羅的一次談話,竟然讓艾米暴露了,可是,周軒隱隱覺得,事情並非表面上看起來那麼簡單。

艾米如果真跟保羅是同黨,她絕不會愚蠢到讓保羅點破自己。可是,如果保羅之前招供的都是真的,那麼,點破艾米的做法又無法解釋。

「艾米,說實話,最後時刻,是不是對保羅催眠的時間過了?」車上,周軒平靜的問道。

「難得周董開始袒護我了。」艾米開心的笑了,繼而認真的說道:「我對張組長說的話真實有效。以我的經驗,催眠的時間沒過。」

周軒在艾米的目光中,沉默了好半天,點頭道:「艾米,不管怎麼說,我相信你。」

「周董,你讓我很有安全感,不說了,以後看我的表現吧!」艾米道。

晚上回到家裡,虞江舟問起了今天的事情,簡單描述了一遍,她當真被嚇了一跳。

「軒,必須要辭退艾米,她太危險了。」

「不,她不像是撒謊,也沒必要往自己身上潑髒水。」周軒擺手道。

「她也許想用這種方法,故意來洗白自己。」

「有這種可能,但僅憑保羅的一句話,就把艾米攆走,會顯得我很不仗義,畢竟艾米之前救過我,今天又讓保羅無法脫身。」周軒道。

「同樣作為女人,艾米太厲害了,這智商太高了。」虞江舟也服了。

「她說自己iq二百。」管清插口道。

「你呢?」

「二百五!」

虞江舟被逗得大笑,看看鐘愛的男人,點了點頭,她相信經歷過大風大浪的周軒,能夠處理好艾米的事情。

周軒低頭吃著飯,又想起了苗霖,如果有苗霖在身邊,一定能看破艾米的真實意圖。

看看時間差不多了,他拿起電話,打給了南宮新月,「姐,起床了嗎?」

「上班呢!」

「你再幫我調查一個人,之前浣熊公司的艾米。」

「我記得這個女人,長得挺漂亮,四處替馴龍下棋。」南宮新月道。

「她主動過來給我當秘書。」

「弟,你這膽子也沒誰了,小心點,我這就派人幫你查她。」

對於艾米,周軒當然不會一點疑心也沒有,畢竟這女人掩飾的本領是一流的,而且還絕頂聰明,難說她不是用了一招丟車保帥。

晚上,虞江舟並沒有跟周軒同住,她早就理解了,不宣布戀愛關係,正是一種對彼此的保護。

直到半夜,南宮新月才打來電話,她動用了大量關係,對艾米進行了極為細緻的調查。

艾米,二十五歲,自幼父母雙雙死於車禍,她是從福利院長大的,憑藉聰明的頭腦,十五歲就考入斯坦福大學,是心理學、醫學雙博士,曾經開設過一年的心理診所,後加入浣熊公司,成為執棋手。

機器人馴龍臨海失利,艾米回國後就辭職了,一直失業在家,期間曾多次投注參與博彩,目前資產一個億左右。

「弟,實話說,沒查出來艾米有什麼問題,她在博彩過程中,也是有輸有贏,總體說來,贏的多,所以才有了一點點積蓄。」南宮新月道。

一點點積蓄?

這話傳出去,還以為南宮新月多麼輕狂,一億美元的積蓄,在她看來,當然不算什麼。可是,如果沒有邪惡勢力的支持,艾米僅憑頭腦就能賺這麼多錢,這已經很了不起了。

「新月姐,有沒有忽略到某個細節?」周軒問。

「別說,還真有一個,艾米是雙胞胎,只不過,醫院的檔案顯示,她那個早十分鐘出生的姐姐,因為缺氧死亡了。」南宮新月道。

周軒不禁眼前一亮,問道:「先出生的反而缺氧?」

「呵呵,是不是又想到了什麼?」

「嗯,新月姐,再好好查一查,會不會那個沒死,被人給抱走了。」

「二十多年的事情,難度有些大,不能著急。」南宮新月道。

「嗯,辛苦姐姐了。」

「哈哈,不辛苦,我現在充滿了活力,有一種擁有權力的感覺,跟新聞記者一樣,無冕之王。」南宮新月大笑。

這話說的不假,確實有許多人害怕今天的南宮新月,她的手裡掌握了太多見不得光的秘密。

接下來的兩天里,艾米平靜如常,不見絲毫情緒波動,而張磊那邊,已經正式對保羅和船長下達拘捕令,展開立案調查。

「周董,有人鬧事兒,非要見您。」樓下門衛打來電話。

「是誰?」周軒問。

「一個外國人,卻說叫潘益斌。」

「讓他上來吧!」

很快,潘益斌就出現在周軒的辦公室里,臉色通紅,額角鼓起青筋,看起來非常的憤怒。

「周董,你的辦公室屋門什麼時候這麼難進了?」潘益斌惱羞問道。

「坐下,有話好好說。」周軒面沉似水,聲音中透出不容侵犯的霸氣。

「周董,到底什麼意思,為什麼不讓我進入研發基地?」潘益斌拉過一把椅子,氣哼哼的問道。

「你不是基地人員,當然不能進。」

「我這次特意趕來,就是希望你能對毀約一事做出說明!你必須得說出原因,否則我會告到底!」

由於氣氛,潘益斌都坐不住,站起身好幾次,對著座椅墊發狠,真想搬起來把這個辦公室砸個稀巴爛。

周軒沒說話,讓他先冷靜冷靜,可這種態度讓潘益斌更怒不可遏,吵嚷賢士欺負外資企業,周軒傲慢無禮!

管清快煩死了,從裡間屋走出來,坐到潘益斌對面,鄙夷道:「俺師父差點被保羅害死,你還想證明個屁啊!」

「小孩子別插嘴。」潘益斌惱道。

「俺看你這張臉才來氣,凈向著外國人說話。」管清鼻子中哼出一股冷氣。

「記住,我只有四分之一是這裡的血統,我就是你眼中的外國人!而且,我拿著智心的薪水,當然不能向著你們說話。」潘益斌不悅道。

「潘經理,我先告訴你一個消息吧,保羅招了。」周軒道。

≥↖扒≥↖書≥↖網