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850章 跟智心解約

第850章 跟智心解約 (1/2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11-24 15:03  字數:2508

兩個大型機器人重新被拆卸後,運回到臨興科研基地,每個人的心情都很複雜,張磊也只是拍拍周軒的肩膀先走了。

周軒回到創富大廈的辦公室,心情也久久不能平靜,一概不見客,把自己關在屋裡整整兩個小時。

從管清的口中,虞江舟等人知道了今天發生的事情,都很焦急,卻又不敢打擾。

周軒正在考慮下一步的對策,保羅的行動,可謂是處心積慮,魅影組織的無恥手段正在不斷升級。

保羅雖然被抓,並不能證明智心公司參與了此事,他們可以耍賴,表示完全不知情,把一切罪惡都推到保羅身上。但是,這次合作的基礎已經破裂,已經沒有必要再進行下去。

走出辦公室,虞江舟等人立刻圍攏過來,周軒微微一笑,「我沒事情的,召集大家開會,有重要的事情要商議。對了,讓鄭向北也參加。」

「師父,看起來你又要有大行動了。」管清笑道。

「沒錯,咱們也要學會耍賴。」周軒說著,帶頭向著會議室走去。

什麼意思?大家一愣,管清卻笑了,問他到底怎麼回事兒,他卻推說到會上就知道了!

很快,人員就到齊了,大家都看著周軒,等待宣布重要事情,艾米還拿著小本子,看似很認真的準備記錄。

「諸位,今天我經歷了一場巨人之戰,說起來,還真是夠刺激的。」周軒道。

「保羅太可惡了,手段竟然如此卑劣。」歐強憤怒道。

「保羅卑劣至極,但他卻向一個未成年的孩子下毒手,也讓我心有餘悸。.org管清,師父對不起你。」周軒說道。

「嘿嘿,師父,那個笨保羅才殺不了我呢!」管清嘿嘿笑。

「沒白養這個好徒弟,會為師父拚命。」

劉浪讚許,當時的情形他最清楚,看到周軒有危險,管清完全是不顧自身死活,讓人感動。

「周董,我覺得,眼下最緊迫的問題,就是處理好機器人研究基地。」虞江舟冷靜的說道。

「把大家叫來,就是商量這件事兒,賢士投資不準備跟智心合作了,我們可以自己搞機器人。」周軒道。

「可我們跟智心是有投資協議的。」虞江舟提醒道。

「鄭主任,發生了今天這種情況,你從法律的角度講,我們有沒有理由跟智心解約?」周軒問。

「這裡只有一個違約問題,智心的問題很明顯,說簡單點,不幹正事兒,沒有履行之前的約定。」鄭向北道。

「這麼說,那就可以解約了?」歐強有些急不可耐。

「可以,但如果對方較真,官司難免,畢竟當初的協議上,並沒有約定必須多長時間出成果。」鄭向北道。

「可保羅試圖謀害董事長,已經被抓了。」歐強道。

「那也是個人行為,智心公司完全可以推脫根本不知情。」鄭向北道。

「總不能由著他們胡作非為吧!」歐強急了。

「鄭主任,一定要想辦法,將智心徹底擺脫出去,不用他們,我也照樣可以搞機器人開發。」周軒語氣堅定。

「沒問題,這種官司不好打的,智心未必能拿出那麼大的精力來,無論是人力還是財力,我們都有優勢。」鄭向北點頭道。

「而如果他們堅持到底,反而證明身後有財務支持,更說明有問題。我估計,丟車保帥的可能性還是很大的。」虞江舟說道。

「好吧,散會,通知基地的孟子傑過來一趟。」周軒道。

回到辦公室,艾米跟了進來,先是給周軒泡了杯茶端過來,然後說道:「周董,不用這麼煩惱,你們有句古話,車到山前必有路。」

「艾米,非常感謝你,當初要不是你的提醒,我怕是真要被保羅設計弄走了。」周軒道。

「沒什麼,我是真心來找工作的。」艾米道。

「關於智心的事情,你怎麼看?」周軒問。

「我也是剛知道,浣熊公司又成立了智心,我覺得這樣的科技公司,出售的只有技術,通常是很單純的,這件事兒一定另有原因。」艾米道。

「你這麼說話,讓我覺得你在維護老東家。」周軒道。

「呵呵,我要說浣熊不好,你又會覺得,我來的目的很不純粹。」艾米笑道。

「艾米,別跟我用心理戰術,對我而言,你無疑是個很危險的人物。」周軒直言道。

「周董,據我所知,上次機器人大賽,浣熊公司之所以選擇在臨海,確實收了一筆贊助費,但具體誰贊助的,就不知道了。」艾米並沒有生氣,岔開了這個話題。

「智心過來跟我合作,也一定有人背後安排。」周軒道。

「可能吧,這種科技公司在研發的過程中,離不開大集團的背後支持。」艾米點頭道。

「你的催眠術又進步不小吧?」周軒問。

「周董,不要因為一次錯誤就揪住不放,之前催眠術對你有效果,持續的時間也很短,現在一定徹底失效了。」艾米露出不悅的神情。

「怎麼說?」

「一個經歷過驚濤駭浪的男人,意志該是多麼堅定,周董,你要是還懷疑我,那就多考驗一段時間吧!」

艾米說完,也有些不開心了,起身走了出去。

周軒一直在辦公室里等到晚上九點,管清都在沙發上睡著了,孟子傑才姍姍來遲,他差點就登上了返回中陽的飛機,被虞江舟給勸住了,劉浪親自去接的。

「周董,讓你久等了。」孟子傑道。

「不辭而別啊!」周軒道。

「我只是覺得留下來沒有太大意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