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823章 素顏示人

第823章 素顏示人 (1/2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11-17 01:10  字數:2443

「周軒,我代表臨海部分市民,向你表示衷心的шщЩ..1a」申傑鄭重與周軒握手。

「申主任,這是我們企業人應該做的。」周軒氣道。

這一次,申傑將周軒親自送上車,還一直揮手告別。等周軒的車不見了,這才又回到辦公室,仔細研究那幾張圖,怎麼看都滿意。

而上面工整的四個字,也深深吸引了他,聚賢廣場!

匯聚賢德之士,這是周軒暫時給休閑廣場起的名字,申傑這裡已經通過了,想必其他領導也不會有異議。申傑無比開心,他看到了新一代年輕人正在茁壯成長,逐漸成為社會的中流砥柱。

交了差,周軒也可以放鬆,疲憊感隨之而來,在車上就睡著了。回到創富大廈,劉浪也沒有忍心叫醒他,停在車庫讓他好好睡了一覺。

等周軒睜開眼睛,已經是快要下班時間,活動下筋骨,「二哥,怎麼沒叫醒我啊?」

「怕你累死!三弟,依我說,錢夠用就行唄,幹嘛那麼拚命,你才多大歲數,沒幾年就會成為小老頭!」劉浪又是心疼又是埋怨。

「錢還不夠啊!」

周軒搖搖頭,他的目標是搞垮富通天下以及它背後的魅影組織。面對擁有幾十條輸油管道以及全世界產業的敵人,他的壓力很大,前方的路還很長。

「三弟,直接回家休息吧。」劉浪建議。

「還有點時間,去公司看看。」

周軒說著下了車,劉浪微微搖頭,這個賢士算是把三弟給拴住了,都不能盡情享受外面的花花世界。

推開自己辦公室屋門,周軒嚇一跳,沙發上睡著一個美女,修長的大腿垂在地上,紅艷艷的小嘴微微張著,睡得正香。

助理連忙將菲爾塔麗叫醒,她只是眼睛睜開一條縫,打著哈欠問道:「周軒,這麼快就回來了啊?」

「你怎麼,還沒走?」周軒詫異問,事兒太多,然把她給忘了。

「嗨,不要這麼不負責任好不好?你為了把我挖來,編出什麼貴人的鬼話,現在我已經提前和原來的公司解約,還賠付了幾百萬美金的違約金,你怎麼還要趕我走?」菲爾塔麗惱了,起身和周軒大聲辯解。

「不要激動好不好?我真不是你想的那個意思,只是從你面相上看出來的。而且,我當時也說過,你從不素顏示人,也會有偏差的。」周軒皺眉解釋。

「你們都出去!」菲爾塔麗陰沉下臉來,助理和門外兩個保鏢立刻躲得遠遠的。

嘭!

大長腿一勾,將屋門給關上了,有兩米長的既視感。

哼!菲爾塔麗進裡屋,然後傳來嘩啦啦的水聲,過了十幾分鐘,她甩著手上的水珠走出來,就在周軒對面,距離不足十公分。

「素顏,看吧!」菲爾塔麗又是生氣又是委屈,還有幾分惱羞,畢竟習慣了濃妝艷抹,素顏反而覺得很不適應。

沒有了濃重油彩,還有連接到眼角的粗眉線,菲爾塔麗的皮膚吹彈可破。細膩的皮膚上幾個淺淺的雀斑,鼻樑不似化妝時那麼立體挺直,但卻有個柔和的彎度,讓秀挺的鼻尖多了幾分可愛。

眼睛依然是大大的,因為情緒激動,皺成四方形,使得密長睫毛更加濃稠。

「素顏,和化妝時的面相嘛,一致。」周軒認真做出結論。

菲爾塔麗快要瘋了,又衝進裡間,重新化了妝出來,「所以啊,咱們簽訂合同吧。」

「菲爾塔麗,你聽我說好嗎。你,絕對是炙手可熱的超模,我想很多國際公司也都向你發出了真誠的邀請。我也希望公司能把你留下,但目前影業公司剛剛起步,你在這裡純屬大材小用,而且時間不等人,等影業公司發展起來,也錯過了你個人的黃金時期。其實,我是為你好。」周軒耐心勸說。

菲爾塔麗根本沒聽進去,晃了晃修長的手指,「你這是借口,給我暗示,又高調宣布拍電視劇,分明就是想讓我主動聯繫你。好吧,如你所願,我可以降低些收入要求。」

呼,周軒扶額長嘆,怎麼就說不明白理了呢!

「這樣好不好,我聯繫其他朋友,給你安排更好的去處?」周軒讓步道。

「嘿!還有比我原來的公司更有實力的嗎?你這樣做,只會降低我的身價!」菲爾塔麗又開始著急了,不悅道:「反正我不走,如果你堅持這樣做的話,我就製造緋聞。要知道,咱們現在就單獨相處。」

咔嚓,將金鏈腰帶解開讓到了沙發上,踢掉高跟鞋,又使勁抓了下頭髮,一手往下拉了拉一字肩衣領,一手搭在周軒胸前,菲爾塔麗壞笑道:「借著你的名氣炒作下,或許我可以自己開一家娛樂公司呢。」

周軒將搭在胸前的小手抓住,低聲道:「難道我還怕緋聞嗎?」

「嘻嘻,咱倆都不怕,那才好呢!」

菲爾塔麗滿不在乎,一條腿利索的勾在周軒腰上,周軒冷笑,小伎倆,這樣的場景就算拍下來,又能說明什麼問題呢?

菲爾塔麗能留下,周軒固然心動,但還是老問題,廟太小,會耽誤她。

正在思考如何安置,知道周軒回來的虞江舟推門而入,恰好看到這一幕,石化在當場。

「軒!」虞江舟大喊。

「江舟,聽我解釋。」周軒這才有些慌了。

虞江舟怒氣滿面轉身離開,菲爾塔麗卻更得意了,雙手勾住周軒脖子,「嘻嘻,這回知道緋聞的力量了吧?」

不怕外界評論,但不能寒了虞江舟的心。周軒將掛在身上的菲爾塔麗摘掉,來到虞江舟辦公室。

屋門沒內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