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819章 帶走布萊克

第819章 帶走布萊克 (1/2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11-17 01:10  字數:2402

接下來兩天,周軒堅持為布萊克針灸,他的母親想學,但這可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輕易下針的。

當天,周軒接到了虞江舟的報喜電話,賢士伯塔酒店項目已經批下來了,專家已經提供了非常有利的地質勘測證明,但是有一樣,政府一再強調,九泉山挖掘工作不得使用爆破技術。

對此,周軒早有心理準備,「這個結果已經讓我非常滿意了,就這麼辦吧,保護環境為重。」

「嗯,好的。軒,你什麼時候回來,咱們和伯塔的合同得趕快落實,夜長夢多啊。」虞江舟有些著急。

「再過幾天吧,布萊克情況好像有些好轉,今天不知是巧合還是怎麼,手指動了下。」周軒說道。

「但這距離康復也是個漫長的過程,軒,你不可能一直待在夏威夷的。如果聯繫了哈依德,他們的進度會很快,必須有你出面才行。」虞江舟又說道。

「那我,再考慮下,爭取今明兩天就回去。」

虞江舟說得對,布萊克的病情不是一兩天就可以好的,可以等時間空閑時再來看他。

既然做出決定,那麼今天晚上就離開,周軒和南宮新月說明了下情況,她也要飛回紐約,約好以後常聯繫。

去醫院告別,得知周軒要走,布萊克母親有些遺憾,試探問道:「周軒先生,不能再等幾天嗎?我有種直覺,布萊克一定會醒過來的。」

「夫人,真的很抱歉,國內有急事等著我,得趕快回去。」周軒安慰道:「不過,我還會再來看望布萊克的。」

「那,好吧,再次感謝你能來看望布萊克,還把溫迪帶來。」老婦人眼神閃躲道。

什麼?

管清不樂意了,他一下子就明白對方是什麼意思,要把溫迪留下,陪著一個半死不活的人。老婦人的心思都在兒子身上,誰來給溫迪洗澡,誰給它弄好吃的,誰陪它遛彎?

「不行,俺不同意,溫迪必須帶走!」管清拉下小臉,將溫迪喚在身邊。

「我知道你們對溫迪的感情,但是它對於布萊克就是活命的希望。求求你們,留下溫迪吧,我發誓,一定會好好照顧它的。」老婦人苦苦哀求。

「俺可以常常給你發錄音視頻,就等於溫迪在布萊克身邊。」管清決不放棄。

「那又怎能一樣呢,有溫迪在身邊,布萊克呼吸非常平穩,我想他一定非常開心。」老婦人說道。

「你光顧自己開心,怎麼不管俺們怎麼想的?溫迪,走,跟俺走,回家啦!」管清拉住項圈不鬆手,說什麼也得帶走溫迪。

雙方僵持不下,裴勝男也責怪老婦人自私自利,老婦人只是一味哭泣,不停說著對不起,但也表現得非常固執。

溫迪平時跟管清最多,知道他要帶自己出門,但是布萊克還病著,溫迪非常猶豫,回頭看看前主人,又看看管清,委屈的眼淚一直往下淌,看得人都心疼。

周軒完全可以將溫迪強行帶走,但只怕傷了一個母親的心,就在這時,醫生進來了,做常規檢查,笑著豎起大拇指,「夫人,布萊克非常堅強,這些天非常穩定,我想完全可以擺脫呼吸機了。」

「是這樣嗎,醫生?」老婦人高興道。

「當然!還要維持現在的狀況,爭取讓他早點蘇醒過來。」醫生說道。

「這都是周軒先生的功勞,他給我的兒子施展了神奇的醫術。」老婦人近乎恭維的抬舉周軒,為的還是留下溫迪。

「或許是一方面,但我想,還是布萊克的基因好,可以從高處墜落還能活著,也可以堅持到現在。」醫生道。

西方醫生對於東方針灸,持有懷疑態度,他當然知道這件事,但對此並不太認可,所以還是認為,這是布萊克自身的強大意志和強健體能起到了關鍵作用。

周軒不在乎這些,但他卻捕捉到一個現象,那就是提到了基因這個詞,布萊克的心跳突然加速了。

周軒靠近病床,密不可聞的低聲問,「布萊克,我是周軒,那份基因鑒定就是我的,對不對?」

滴滴滴,心跳再次加速,這一次連醫生也關注到了這個現象,非常高興,說是布萊克聽到了母親的聲音。

老婦人喜極而泣,撲到兒子身邊大聲呼喚他的名字,雖然再沒有特殊的波動。

周軒心潮澎湃,布萊克一定知道什麼秘密,而且對此非常敏感,哪怕是這種深度昏迷的狀態下。

一個想法從周軒腦中蹦出,他將醫生拉到一旁,認真問道:「醫生,請問布萊克現在的情況,還需要特殊醫治嗎?」

醫生搖搖頭,「其實,接下來的康復,大部分要靠他自身的求生意志。布萊克的身體基礎還是非常好的,否則也不會在南極停留那麼久。」

「我的意思是,如果把他接到我的國家去治療,沒有問題吧?」周軒又問。

「當然沒有!你們國家的醫療水平完全可以穩定他現在的狀態。周軒先生,原來你還是個慈善家。我可是聽說了,布萊克所在的公司都不管他呢。」醫生敬佩道。

「我所做這一切,只是為了回報,布拉克也因為他的善舉,拯救了很多人。」

把布萊克接到臨海治療,大家沒什麼意見,關鍵是看布萊克母親的態度,周軒誠懇道:「夫人,我很快要回國去了,針灸就要從此中斷,而溫迪也必須帶走,我的徒弟離不開它。」

「周軒先生,求你了,你是個好人,我知道。」老婦人雙手抓住周軒的胳膊,可憐兮兮的說道。

「你別著急,我有個想法,帶著布萊克回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