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817章 誤會很深

第817章 誤會很深 (1/2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11-15 12:09  字數:2417

一起回到了南宮新月在夏威夷的住所,這是一處鬧中取靜的區域,臨海而建,距離市中心只有十幾分鐘的車程。

南宮新月的豪宅正對著大海,院中幾株巨大的椰子樹,面積之大裝飾豪華不用多說,關鍵是花園草坪上還停著一架私人直升機,已經不是普通富人可以比擬的了。

進入清涼的室內,全身的暑氣也被釋放出來,非常舒服,南宮新月卻在抱怨,「這是前夫給我買下來的房子,瞧這裡的裝修風格,完全就是一個大酒店,品位低俗,每次進來我都不舒服!」

「我感覺很舒服啊!」裴勝男笑道。

「如果你喜歡,給你把鑰匙,以後來夏威夷直接住進來就好,反正我平時也不在這裡。」南宮新月大方道。

吃飯時,周軒提到了布萊克效力的生物公司,南宮新月也是滿臉不悅,「這樣的公司如果被曝光的話,會信譽掃地的。你給錢太早了,我有信心讓這家公司把醫療費交出來!」

「這件事透著蹊蹺,雖然重返南極是布萊克的私人行為,生物公司非但沒有人道主義資助,反而還有怨氣。」周軒思忖道。

「各地都這樣,布萊克如果死了,給一筆補償金就完。但是他現在這樣,醫療費是高昂的,這家生物公司一定是連年虧損,根本掏不起這筆錢。」南宮新月擦擦嘴巴,已經吃好了,「我這就聯繫這家公司,跟他們討個說法!」

風一樣的女子,說的就是南宮新月這種吧。

先是給手下打電話,調查這家公司的聯繫方式,幾分鐘後得到回饋,南宮新月卻愣住了,怎麼是這一家?

「新月姐,有什麼不對嗎?」周軒看她表情不自然,不由地問道。

「很不對啊!這家生物公司在全美國都是名列前茅的,主要研究人體基因和水下生物,已經上市,收益狀況良好。」南宮新月微微閉目思忖,「還有,他們也做過不少慈善,每次出手都是生物行業中最大方的。」

「布萊克卻除外?」周軒問道。

「或許,布萊克是個品行低劣的員工,他們不屑資助他。」南宮新月分析。

「不像是這樣,為了一條雪橇犬,布萊克可以傾自身之力,回南極救援。說明,布萊克是個非常有愛心的男人。」周軒說道。

「也是,我查過他的資料,在生物界貢獻還是很大的,而且工作專註狂熱,都沒有結婚。」南宮新月聳聳肩膀,想了想說道:「這樣吧,我以菲勒妻子的身份給他們打個電話,看對方怎麼說。」

南宮新月氣勢洶洶就撥打過去了電話,並報上自己的身份,對方不敢怠慢,將電話轉到了經理處。

然而,得知南宮新月是為布萊克抱不平,對方表現非常不耐煩,交流了不到一分鐘便掛了電話。南宮新月再次撥打過去,已經是無人接聽了。

「這是什麼破公司啊,敢掛我電話!」南宮新月氣不打一處來,七竅生煙。

「新月姐,對方怎麼說?」周軒問道。

「他們說正是看布萊克可憐,所以才沒有追究他的法律責任,否則一定會讓他把牢底坐穿!」南宮新月說道。

劇情來了大反轉,被同情的對象一下成了犯罪嫌疑人,究竟什麼情況?

「是不是布萊克和公司之間有什麼誤會?」周軒問。

南宮新月喝了杯冷飲壓了壓火氣,擺手道:「有可能是這樣,我就說這家公司做事不該這麼絕情,多半是布萊克有錯在先。」

布萊克怎樣的人,周軒不了解,但他的母親堅強自尊,教育出來的兒子不會太差,何況還曾為了溫迪遠赴南極,只有愛心是做不到這點的。

布萊克已經是這樣,如果再背上一個莫須有的罪名,他的母親會崩潰的。既然來了,周軒打算去這家公司看看,把事情搞清楚。

知道周軒的想法後,南宮新月不以為然,「弟,你已經給他們家錢了,仁至義盡,何必再蹚渾水?」

「布萊克有口難言,而這家公司也從來不給他的母親一個解釋,應該有第三方將這個結打開。」周軒說道。

「可是,以什麼借口去呢?」南宮新月閑著沒事兒,也來了點兒興趣。

「我一位師兄就是臨海搞生物醫藥,就打著他的名頭去,等找到合適的機會,再談談布萊克的事情。」周軒說道。

「對,說不定還能促成合作。」

南宮新月身邊都是專業保鏢,劉浪不必同行,讓他陪著裴勝男領略下夏威夷風光。等周軒離開,裴勝男嘆口氣,「唉,看人家小管清,走哪裡都能跟著他師父。」

「跟著有什麼用,他又不能嫁給我三弟。」劉浪哈哈笑道,裴勝男也笑了,怎麼還跟一個孩子吃醋。

再說了,管清聰明過人,善於察言觀色,也是周軒的幫襯。

源生公司在業界也非常有名氣,聽說是有人前來,這家生物公司的總經理親自出來迎接。一見南宮新月也跟著,立刻陰沉下臉來,猜到了他們的來意。

「南宮部長,項目經理不是在電話里已經答覆你了嗎?」總經理將他們請到辦公室,帶著幾分不悅的口吻說道。

「我已經不是逸馳的部長了,而且,你們經理的語氣讓我超級不爽。」南宮新月直言道,完全沒把對方看到眼裡。

「先生,來貴公司是我的主意,我叫周軒,來自臨海。」周軒客氣的做自我介紹。

周軒,對方思忖片刻,露出笑容,「原來是航海英雄,怎麼,又要航海了嗎?」

「這倒沒有,來這裡見一位朋友。」周軒說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