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815章 挖牆角挖上癮

第815章 挖牆角挖上癮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11-15 12:09  字數:2400

裴勝男扭捏一陣,還是下來了,悶悶說:「軒,我是認真的,不會再去航海,也不讓你去,除非、上山!」

「傻樣,上天還差不多。」

周軒將布萊克的事情說了一遍,裴勝男非常受觸動,難怪溫迪的主人都不來找它,原來是受了很嚴重的傷。

「要去美國嗎?」

「嗯,很快就動身,想來問問你去不去?」周軒說道。

「我啊,那得想想,實驗室那邊挺忙的,來了好幾個國外參觀團,我每天負責翻譯還得寫書,閆老頭要求我必須……」

「給你一晚上考慮時間,等你消息啊。」

周軒笑著轉頭就走,氣的裴勝男直跺腳,變了,太狂傲了,都不聽本小姐說完!怎麼會不去呢,就不知道給女孩子面子!

布萊克母親說是想圓了兒子最後一個願望,其實還是母親一顆不甘放棄的心,寄希望於溫迪能喚醒沉睡中的兒子,再次醒來,叫她一聲媽媽。

感動於母親的一片心,周軒帶著管清、裴勝男以及劉浪,和溫迪一道,包機再次飛往美國。

溫迪似乎察覺到了什麼,登機前非常排斥,倒退著不肯上去,最後還是劉浪強行把它抱上去,卻是嗚嗚低叫,顯得頗有幾分焦躁。

「這小傢伙,很通人性啊。」裴勝男蹲下身,將臉貼在溫迪頭上,安慰道:「溫迪,別怕,我們都在啊。」

溫迪掙脫開,一圈圈毫無目的的轉,一會兒又趴下來,腦袋卻是左右搖擺,不*定。

「師父,溫迪肯定明白我們要把它送回給布萊克,所以很糾結。」管清分析道。

「有可能,溫迪這麼聰明,它聽到了布萊克的名字,想起了主人,又跟著我們上了飛機,卻又捨不得我們。」

周軒苦笑,這樣的選擇題,對於人類都很困難,何況是一條狗。跟著一個,就會見不到另外一個,這是要把一顆心分成兩半,剛剛成年的溫迪無法承受。

經過十幾個小時的飛行,飛機降落在美國夏威夷,此時正為當地夏季,氣候比較悶熱,剛下飛機,便出了一身汗,衣服黏著皮膚,非常不舒服。

「三弟,咱們好好乾,以後也買個專機,把咱們的商旅車也帶著!」劉浪一邊擦汗一邊說道。

「說起來,有架專機還真能提供方便。」周軒拖著行李箱還要牽著溫迪,也覺得非常不便。

剛出機場,有人從旁邊跑過來,突然拍了周軒肩頭一下。劉浪反應敏捷,劈手就去抓那隻手,然而手剛伸到空中就被一雙鐵鉗夾住,動彈不得。

周軒回過頭,拍他肩膀的是南宮新月,咯咯笑著摘掉了眼鏡,「弟弟,特意來給我補新婚禮物的對嗎?」

「新月姐,你怎麼在這?」周軒又意外又驚喜。

「嘻嘻,你是我的大客戶嘛,姐當然要關注你的一舉一動。」南宮新月不見外挽著周軒的肩膀,在一隊保鏢的護送下上了車。

裴勝男和管清上了後面的車,劉浪的手還被一個彪形大漢鉗著,不悅道:「我都看出來是場誤會了,你帶著墨鏡就眼瞎了?」

保鏢沒動,直到南宮新月的車輛啟動,朝他擺擺手,這才鬆開劉浪。

載著周軒等人的兩輛車都開走了,劉浪無趣的跟剛才的保鏢並排坐在一起,左右斜眼看看,沒一個搭理他的,眼睛都看著前方的車輛,時刻警惕,隨時保護南宮新月的安全。

「弟,這些天就住我這裡。」南宮新月發出邀請。

「那太打擾了,不知道新月姐的家在夏威夷,還以為是紐約呢。」周軒說道。

「在哪裡有區別嗎,我在美國每個州都有房產啊。」南宮新月說道。

忘了這茬,南宮新月的身價是可以做到處處為家了。因為此行就是來看望布萊克,周軒擔心他病情惡化,所以提出先去醫院。

南宮新月一口答應下來,路上還在給周軒講她公司的發展,已經有上千名員工了。南宮新月有強大資金基礎,另外人脈極廣,無論她做什麼,起跑線都在別人前頭。

「公司的照相機、無線電通訊、隱形裝置等等全都是世界最先進的,美國最好的偵探幾乎被我挖過來一半兒。業務嘛,也從調查情婦,開始擴展到搜集犯罪證據,可以獲得法律認可的證據。」

南宮新月興奮講述,這些為她的公司帶來更多收益,更重要的是,她聰明的大腦可以充分發揮作用,喜歡那種苦苦思索突然眼前一亮帶來的成就感,太爽了。

周軒耐心傾聽,等到南宮新月嗓子幹了喝營養水的時候,建議道:「新月姐,你這些業務都是進攻型的,可以換個角度來考慮,提供反偵探服務。」

南宮新月微微皺眉,繼而大笑起來,「哈哈哈,想起咱們國家一個故事,用你最厲害的矛攻擊最厲害的盾,究竟哪個厲害?」

「你這可不是自相矛盾,可以保護被偵探的客戶利益。」周軒說道。

「這個主意好,弟,別幹什麼賢士了,跟我在美國打拚吧。姐保證,一年時間,讓你的資產超過賢士!」南宮新月信心爆棚,開出個天價。

「挖牆角挖上癮了吧?」周軒打趣。

南宮新月又是開懷大笑,發自內心的愉悅。不在菲勒的博彩公司上班也是正確決定,與其為了工作和老公爭個面紅耳赤,不如各做各的,還能保持新鮮感。

這是一家社區醫院,五層的醫院大樓,樓前稀疏的停著一些車輛。

「病得那麼重,卻住在這樣的醫院,看來布萊克病情不樂觀,而且家裡也沒錢了。」南宮新月分析道,不是出於同情,而是職業習慣。

周軒大步走進醫院,來到處於五樓的病房,正看到一位老婦人站在病房門口,一見到周軒走過來,眼睛立刻就亮了。

「周軒先生對嗎?」老婦人問道。

「老人家,您就是布萊克的母親吧?」周軒問道。

「是的,非常感謝您能來。」

老婦人感激說,看到溫迪更是開心,伸開雙臂就要抱它,溫迪對她不熟悉,扭頭躲開,老婦人有些失望的縮回手臂,神色又黯然下來。

本站重要通知: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,無廣告、破防盜版、更新快,會員同步書架,請關注微信公眾號我會告訴你,小說的是扒書.網么?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