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811章 移山填海

第811章 移山填海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11-13 17:51  字數:2575

就在這裡建造賢士伯塔酒店!

臨高而望,此處視線非常遼闊,因為有九泉山的緣故,形成了一個小小的封閉內海。扒書網.org

「管清,拍幾張這裡的照片,回去後傳給哈依德。」周軒說道。

哦!

管清和劉浪都明白,周軒是想把新酒店的地址選在這裡。拍好照片,管清還是沒忍住,問道:「師父,這裡的風水有什麼特別之處嗎?」

「你看,這裡南北兩側呼應,而北側稍高,為水火既濟,山前巽位開放,山後方那邊矮山,呈現環抱之勢,又為風天小畜,此為四合局,財富無雙,可以說是風水一流。」周軒讚許道。

「可是……」

「有問題直接說!」

「師父,這裡有九泉山啊,將前後的風水阻隔了。」

管清換了種說法,他還是那個觀點,此處不太吉利,縱然酒店可以蓋的比九華山還高,但只露出半截,很煞風景。

「不是要填海嗎,那就,推倒九泉山!」

周軒說完,轉身下山,劉浪連忙跟著下去。管清卻愣住了,連忙站在懸崖邊前後左右觀看,猛地拍手,耶,師父無敵,如果此處沒有九泉山,那就毫無障礙,而且還會節省填海搬運的費用,一舉多得!

「白總嗎?」下山途中,周軒聯繫白雄起,白雄起客氣說道:「呵呵,難得你給我打電話,有什麼事兒嗎?」

「我想你轉讓九泉山,給個價格吧。」周軒直言道。

啊?白雄起愣住了,說起來,九泉山是他經商以來最大一處敗筆,荒禿禿的山崗,就一條瀑布看著還行,押了不少資金,卻什麼也幹不成。.org我會告訴你,小說的是扒書.網么?

大家對此頗有不滿,但礙於周軒那邊的壓力和實際價值,也沒有可開發之處,已經有兩位合伙人和白雄起吵起來,埋怨他經商無方。

「我現在外面……」

「馬上回來吧,一個小時後,我在辦公室等著你!」

「周軒……」

嘟嘟嘟,電話斷了,白雄起愣了好大一會兒,時移世易,周軒不再是曾經的懵懂少年,已經成長為一位大企業家。

白雄起連忙放下手頭的事情,開車趕往創富大廈,路上和大廈其他幾位經理溝通了下,大家都表示贊成。其實,不賣也不行,賢士集團如日中天,不賣那就是得罪周軒,何況一座荒山砸在手裡完全沒有價值。

「師父,江舟師娘不在公司,要不要給她打聲招呼?」管清問道。

「不用,如果她和董事會不同意,我用個人資金購買。」周軒堅定道。

「嘿嘿,師父霸氣,男人嘛,就該這樣。」

管清的話,讓周軒的怒氣消了不少,九泉山上不美好的回憶更多,也同樣壓在他的心頭。推倒九泉山是一個設想,他從白雄起手裡得到的是使用權,具體操作還要徵求有關部門的意見。

掐著時間,白雄起來到創富大廈,一路小跑來到電梯前,匆忙而上,敲開了周軒辦公室的房門。

由於走路用跑,白雄起還有點喘,「周軒,怎麼突然想起來九泉山這個項目了?」

「白總,我就問你一句話,轉不轉讓?」周軒問道。

「當然想啊,唉,大廈在這上面投了不少錢,童話樂園項目施展不起來,我也不是這方面的行家。」白雄起嘆息道,隔行如隔山,心裡早就後悔了。

周軒明白,白雄起當初這麼做是受到了蠱惑,針對的是他,因為有人泄露了他喜歡天堂瀑布。九泉山荒蕪,卻有一條瀑布,讓急著娶親的周軒有了建飛屋看瀑布的想法。

說起來,白雄起也受他連累,是魅影操作下的又一個無辜受害人。

「白總,說個價格吧。」周軒說道。

「原價就行,周軒,你要是買走,我可就少了一個大大的負擔,對大家也有所交代了。」白雄起誠實道。

「這樣吧,在原有的價格基礎上,我再多給你五千萬。」周軒說道。

「不用,不用,我怎麼能白賺你的錢呢!」

白雄起很激動,一則雞肋賣出去了,另外周軒做事地道,還把他看做是朋友。幾番推辭後,白雄起都堅持原價轉讓,最後達成一致支付些許利息即可,也能對大家有所交代。

「白總,國貿大廈現在效益怎樣?」周軒問道。

「總體來講是盈利的,但你也知道,這兩年全球經濟不景氣,人們的購買力也在下降,大有一年不如一年的感覺。」白雄起嘆息道。

「以後多加合作,總會好起來的。」周軒安慰道。

白雄起眼圈紅了,歉意道:「周軒,我最佩服你的一點就是心胸大,小芮以前那麼對你,也不記仇。」

「都過去的事兒了,而且在英國我還見過他,看起來非常成熟。」周軒說道。

「嗯,變化很大,我都快認不出來了。」白雄起欲言又止,還是說道:「周軒,我就這麼一個兒子,混蛋也好,壞人也罷,總歸是父母的心頭肉。小芮馬上要從英國回來了,他看不上國貿大廈,我也不想讓他經手,這孩子,唉,沒落下好名聲,現在大廈跟以前不一樣了,我說話也不算。」

「哦,白總有什麼打算嗎?」周軒問道。

「能不能,在賢士給他安排個工作?」

為了兒子,白雄起也豁出去一張老臉,向周軒提出了要求。原來,沒有吃虧的商人,白雄起原價轉讓背後,是為了兒子鋪路。

賢士集團方興未艾,而國貿大廈卻走向衰退,在哪裡發展更有前途,明眼人都看得出來。

白芮在自己老爸公司都混不下去,在賢士口碑也很差,周軒沉默,沒說行也沒說不行。白雄起看著有點著急,解釋道:「周軒,現在小芮真的和以前不一樣,出國四年時間,那可是從大一重新念起,現在不光把本科補了回來,而且攻讀了碩士文憑,也知道刻苦了。」

「那還真不錯。」周軒點點頭,他親眼所見,白芮言談舉止確實和以前很不同。

「那,小芮的工作?」

「還是美術專業嗎?」周軒問。

有戲,白雄起連忙點頭說是,周軒想了想,說道:「專業嘛,在賢士服務和賢士投資都不太合適。」

白雄起不由失望了,就差說出,你還是歷史生呢,不還是搞企業?

「這樣吧,白芮接受過西方文化教育,如果願意的話,先去影業公司。負責人姜靚和白芮也是校友,能處好關係的話,那就留下。」周軒大有深意,把白芮安排到姜靚手底下,也是對他的考驗,姜靚脾氣差,能改了白芮的壞毛病。

≥↖扒≥↖書≥↖網