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801章 女偵探

第801章 女偵探 (1/2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11-09 18:31  字數:2497

名人影響力是巨大的,王冠博彩老總菲勒與華裔魅力女子南宮新月舉行了盛大的婚禮!從新聞上看,婚禮現場浪漫夢幻,到場嘉賓非富即貴。.org

很快,出入嘉賓佩帶的香包首飾以及豪車都成為熱搜辭彙,商家也不失時機的打廣告,某某同款之類。

菲勒從水中給南宮新月戴上戒指,二人又站在飛機牽引的花籃中向來賓拋灑花瓣,南宮新月每張圖片都是笑容滿面,一看就是個極其幸福的女人。

最為吸引人的,還是菲勒的新郎感言,暖化了很多人的心。他宣布,此生只愛南宮新月一人,並與其共同分享集團股份,屬於夫妻共同財產。

這就意味著南宮新月的身價已經是百億美元,全球炙手可熱的女人。

「太感人了,菲勒跟新月姐絕對是真愛。」虞江舟看著網上視頻,都要感動流淚。

周軒也替南宮新月感到高興,時來運轉,遇到了滿意的另外一半。虞江舟又問:「對了,你不給新月姐打個電話祝福下嗎?」

「今天是她的大日子,還是不要打擾了吧。」周軒說道。

「真讓人羨慕,不知道我結婚的時候會是怎樣的?」虞江舟試探問,周軒沒有接話茬,現在還做不了答覆。

中午時分,南宮新月的電話卻到了,此時應該是紐約的夜間,也就是洞房花燭夜。南宮新月聲音沙啞,且鼻音很重,周軒一開始還沒聽出來。

「新月姐,嗓子怎麼了,感冒了嗎?」周軒關切問道。

「沒有!」

「是不是生我氣了,沒給你準備份禮物。.org一定補上,而且還是最好的。」周軒承諾道。

「跟你沒關係!」

「不會是跟新郎官吵架了吧?」

電話沉默,周軒還以為對方掛斷了,足足過了一分鐘,哇,南宮新月哭出了聲,聽上去非常傷心,那種帶著絕望的嚎哭,讓人聽著很是心疼。

斷斷續續哭了半個小時左右,南宮新月嗓音更加嘶啞,抱怨道:「姐這麼難過,你也不勸勸。」

「新月姐,我還不知道怎麼回事兒呢!」

「這個該死的菲勒,居然還跟前情人藕斷絲連。婚禮結束後,我進入他的辦公室,破譯了他的密碼,覺得像是一個生日,後來調查一番,居然是那個小賤人的!」南宮新月咬牙切齒道。

「你怎麼就知道的?」

「我從網上找到了她的信息,有她的出生年月,後來又在一個網購鮮花的記錄上找到了送花的日期,百分百就是她。」

心細如絲!

周軒替菲勒汗了一個,只要讓女人盯上的事兒,她們都堪稱神探,沒有調查不到的事情。

「新月姐,你想多了。其實從男人的角度來講,過去的基本不會再回頭。而且,男人也相對懶惰,我的筆記本也有密碼,也是懶得更改。」周軒說道。

「那個小賤人參加了我們的婚禮,還和他貼面私聊,這不是打我的臉嗎?」南宮新月揪住不放。

「呵呵,菲勒能把前任請來,也是想要證明他全新的生活,對你赤誠相對。」

勸說了又半個小時,南宮新月的情緒穩定下來,直言自己失敗過一次,遇事還是有些敏感,可能真的誤解菲勒了。

新婚當晚,周軒充當調解員,化解了新婚夫婦的一次矛盾衝突。

此時,南宮新月又收到了菲勒的道歉信息,表示一定會修改密碼,請求她的原諒,終於破涕為笑。

「新月姐,不是我說你,夫妻之間也要尊重隱私,你幹嘛跑去翻人家的電腦?」周軒埋怨道。

「還不是因為你!」南宮新月哼聲道:「你讓我去查澳達元礦業,我多方打聽,終於知道了這個人的名字,叫傑夫!」

周軒立刻敏感起來,追問道:「這人現在在哪裡?」

「美國啊!你聽我說嘛。」南宮新月換上笑嘻嘻的腔調,此事讓她非常有成就感,「美國人叫傑夫的多了,但是我還知道,這個傑夫是個職業的賭徒,經常流連與各大博彩網站。所以,我認定他會參與王冠博彩,但公司有保密制度,菲勒非常認真,這才偷偷翻他的辦公室電腦。居然用前任的生日做密碼,這個小賤人!」

又跑題了,周軒扶額長嘆,提醒道:「新月姐,接著說。」

「嗯,我找菲勒理論,他還說我……」

「澳達元礦業。」周軒不得不再次提醒。

「對,我果然查到了傑夫的信息,但是僅王冠資料庫里的信息就有十條。」南宮新月噗嗤笑了,「不過,這一點都難不倒本神探,其中一個傑夫備註信息里寫著在澳大利亞開過礦業公司,現在美國有一家剛成立不久的礦業交易公司,基本就是個空殼,絕對就是他!」

「新月姐,你分析很對,就是這個人!」

周軒激動起來,這次南宮新月幫上了大忙。南宮新月又說,這人非常了解賭博規律,賺的比賠得多,算是賭徒類的佼佼者。但查看他的消費記錄,又發現一件事情,十年前,這人比較拮据,每次只跟幾注或者一注的情況很多,但在一夜之間,他便是大手筆投注,因此也賺得更多。

「這又說明什麼問題?」周軒問道。

「很簡單啊,這人有過暴富經歷。」南宮新月說道,「我看了看日期,大概是十年前的三月份左右,那個時候博彩公司沒有什麼出奇表現,只有一次在你們那裡舉行的法拉利全國拉力賽,呼聲最高的賽車手出現重大失誤,我猜想傑夫就是從那一次發家的。」

周軒腦袋嗡的一聲響了,說的正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