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792章 物質的快樂很短暫

第792章 物質的快樂很短暫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11-07 19:53  字數:2483

虞江舟哼了一聲,開車先回去了,周軒則追上裴勝男,劉浪和管清在車裡慢慢跟著。

「幹嘛?」裴勝男斜眼兒問。

「呵呵,瞧你那傻樣!」周軒笑了。

「你才傻呢,敢說我!」裴勝男揮起小拳頭就打,力氣很大,震得周軒快把晚上吃的飯給吐出來,到底忍著沒躲。

唉,劉浪嘆口氣,管清嘿嘿笑了,「二伯,又不是你挨揍,你嘆什麼氣?」

「可憐你師父啊,除了工作就是被動的失戀。」劉浪感嘆道。

「哪有那麼可憐,俺師父還忙著追女人,找女人哄女人。」管清呲牙笑。

劉浪大笑起來,騰出一隻手拍了下管清腦門,「小子,敢不敢這話說給你師父聽?」

「咋不敢?俺跟師父無話不談!」

「吹吧,肯定有你師父不願談的話題。」

前面,裴勝男還在一下接一下的打,直到累了,氣喘吁吁道:「賺錢都賺傻了,也不知道躲!」

周軒呵呵一笑,順勢抓住裴勝男的手,使勁掙脫,力氣足夠大,就當小手就要滑出大手掌時,卻突然沒了力氣,老老實實藏在裡面。

「勝男,很懷念咱們剛認識的日子。還記得那次,我騎著自行車去你家嗎?你總說就到了,就到了,可是騎啊騎啊,你還是這句話,結果我的腿差點累斷。」周軒說道。

裴勝男噗嗤笑了,「那時候都窮,坐個公交還不捨得倒車,寧肯繞遠。」

「都到了你家門口了,還在吹牛自己住的小區位置多麼多麼好,一進屋,我就很驚訝,真的,好,大啊!」

又一記粉拳打過來,裴勝男笑道:「那怎麼辦,我從小就生活在那樣的環境,要是不自己找點樂呵,還不得抑鬱自殺啊?」

「勝男,我覺得你就像是一株小野草,在岩石下頑強生長的小草,既讓人感覺到你的陽光樂觀,也能看到你的堅強努力。.org」周軒說道。

「是夸人嗎,怎麼不比個花,向日葵也行啊!」

兩人相視一笑,在一起總是開心勝過煩惱。兩人攜手前行,說著一些有趣的事情,還有帆船上的囧事。笑聲中,周軒還是聽到了裴勝男掩飾的哽咽聲,她一定在哭,周軒卻不忍心去看。

「不上去坐坐了?」裴勝男邀請道。

「這麼晚了,還是不打擾了吧。」周軒說道。

裴勝男眼睛紅紅的,臉上寫滿失望,但也沒有強求,擺擺小手告別,周軒一直注視著她的背影,即將消失時,裴勝男幽幽問道:「如果,沒有虞江舟,你會愛上我嗎?」

周軒頓了頓,回答道:「江舟問過我同樣的話,如果沒有苗苗,是否會愛上她。我的答案,都是肯定的。」

謝謝!裴勝男跑開,周軒也有些失落,但他的感情容納不了那麼多女孩,尤其是經歷了兩次失去,已經變得非常脆弱。

周軒在下面站著,看到裴勝男房間的燈亮了,靜靜的仰頭看著上方,直到亮光消失,這才靜靜的離開。

裴勝男並沒有睡著,倚在窗帘後面看著樓下那個男人坐上車,輕輕嘆口氣,喃喃道:「軒,我守候的時間還是比你長。」

「勝男,怎麼又哭了?」裴亞茹進屋看到女兒在流淚,心疼問道。

「高興的,今天得了一件珠寶飾品,送你了,大姐。」裴勝男將一個昂貴的手鏈從兜里隨意掏出來,在首飾盒之外。

裴亞茹一看標籤,嚇了一跳,太貴了,都能買一套現在所處的大居室房子,埋怨道:「這麼貴重的東西,怎麼不好好保管,丟了怎麼辦?」

「媽,你有沒有種感覺,其實物質帶給人的快樂是短暫的,而且越來越短暫?」裴勝男像是沒聽見媽媽的話,又問了個奇怪問題。

「得到了便不知道珍惜唄!」

「不是那樣。」

裴勝男搖搖頭,她並不懷念周軒所說的那段時光,她把周軒當做心儀男子,而周軒只是把她當做是輔導老師,兩人的感情付出是不同的。

最讓裴勝男難以忘懷的是海上的生活,雖然枯燥,但周軒完全屬於她,不擔心任何女人爭搶。還有在食人部落,高燒中的裴勝男極度恐懼和絕望,周軒出現的那一刻,她看到了,天神。

「勝男,你爸爸也讓我勸勸你,小軒給咱家的幫助不少了。你現在有了份體面工作,咱們還有這麼大的房子,這麼多的存款,這可是以前不敢想的。」

「我寧願還住在家屬院!」

「現在就空著呢,你去吧!」裴亞茹知道女兒的失落所在,生氣道:「哪裡像我的女兒,沒有半點志氣。小軒雖好,但他不屬於你,強扭的瓜不甜!對了,童桐送來一套健身器材,在書房擱著呢。我說這孩子也挺好,愛笑,還孝順,他跟我說,在賢士集團也有股份了,這就是上億的身家……」

「大姐,你再說我死去,求你了,讓我靜靜!」

裴勝男聽不下去,倒在床上拉過被子將頭蓋上,裴亞茹一把給拉開,「勝男,你別嫌媽煩,我這是經驗之談,女人趁著年輕找個喜歡自己的,家境也很重要,一輩子不受窮……」

「你就是頭號情感失敗專家,可別來勸我了!」裴亞茹又把被子裹上。

「這死孩子!」

裴亞茹伸手隔著被子打了兩下屁股,想想閆平川勸她的,不要參與兒女太多,年輕人的事情,讓他們自己去處理。

回到家,虞江舟已經替周軒放好了洗澡水,得空把管清叫過去,悄悄詢問晚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兒。

「哎呀,俺師娘在的時候……」

「我知道,苗苗是世界上最偉大最自信的女人,我比不上她。」虞江舟不耐煩打斷,又催促道:「快說,他們在一起怎麼來了?」

「沒怎麼啊,壓馬路!」

「就這?」

「打啊,抱啊,拉手什麼的。」

虞江舟臉色陡變,不高興的坐在沙發上,半晌不說話,管清挨著她坐下,嘿嘿笑道:「俺師父跟勝男師娘說了,如果沒有俺師娘,就會愛上你。」

如遭電擊,虞江舟的淚水決堤而下,一顆心也放到了肚子里,「謝謝你管清,讓我做個表面大度的人。」

「但是,俺勝男師娘很傷心。」

「好吧,給她個特權,打不還手,罵不還口。」

本站重要通知: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,無廣告、破防盜版、更新快,會員同步書架,請關注微信公眾號我會告訴你,小說的是扒書.網么?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