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787章 觀色論相

第787章 觀色論相 (1/2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11-06 09:57  字數:2421

「弟,給他看相吧。」南宮新月催促道。

周軒沒動,看相也有講究,非自願的情況下,主動看相便是有辱相師尊嚴,所謂不求不得,到什麼時候都是通用的。

「菲勒!」南宮新月不開心了。

「親愛的,我所能表示的誠意已經很多。如果你就是不肯相信我的真心,那麼,可以拖延婚期,我可以用不近女色來證明對你的愛。」菲勒攤牌了,總之,他對看相沒興趣,潛意識裡的優越感,也讓他對相師不屑一顧。

西方曾經一度流行骨相,後來則以星座進行預測,在他們的眼中,東方的相術既神秘莫測,也是難以理解的看相方式。

不就是一張臉嘛,長著五官,他們無法理解,這些細微的差別,竟然代表著一個人的命運。

被未婚夫當眾拒絕,最近一直生活在蜜罐里的南宮新月又羞又惱,咬牙將手上的鴿子蛋摘下來,扔在沙發上,哼聲道:「這是我的唯一條件,不答應的話,咱們也只能分手。」

「親愛的,非得是這樣嗎?」菲勒顯得有些著急,但高高在上的他已經站起身,如果南宮新月堅持如此,他也只能照做。

「菲勒先生,有話好好說,何必如此呢。」周軒淡淡道,內心也有些不高興,是他們不請自來,倒是顯得像是自己在求他們。

菲勒雙手插兜,抬眼看著南宮新月,深吸一口氣,認真道:「親愛的,我非常非常愛你,從你還是別*子的時候,就開始迷戀。我們的感情應該由我們做主,而不是交給他人來主宰。」

「周軒是我弟弟!」南宮新月瞪起眼睛。

有兩名保鏢冷冷將頭轉向這邊,習慣性的握緊了拳頭,發生衝突時,他們首要保護的是菲勒,其他人都不可靠近。

「好,好,他是你的親人。但是,親愛的,我需要一個妻子,而不是一個人來吵架,明白?」菲勒伸出一隻手,「走吧,跟我回去!結婚場地還有宴請賓客,全部由你做主,當然,我們也可以去世界各地旅遊,不進入教堂。」

這當然是最大的誠意,去教堂結婚,幾乎是西方婚禮的標配,要在上帝的面前,發下不離不棄的誓言。

「不看相,我絕對不走!」南宮新月半是惱羞,半是蠻橫,腳下生根一般就是不動。這是典型的女人家心思,用無理取鬧來看對方的態度,越不明朗鬧得越歡。

菲勒臉上肌肉抽動兩下,極力忍住火氣,轉身就往外走。看到菲勒走了,南宮新月也有些慌張,一時下不了台,但又放不下多年來形成的傲氣。

周軒也不想事情鬧成這樣,總不能強拉著他看相,那些保鏢一定隨身帶著防身裝備,真發生衝突,也不好收場。

「菲勒,不要以為有印度人的生活習慣就可以不得痔瘡。走好,不送!」管清倚著門口看熱鬧,突然冒出這麼一句。

菲勒轉過身來,南宮新月臉色微變,出於母性的本能擋在管清前面,周軒卻將她拉到一旁,不用擔心,以管清的聰明才智,自有應對方法。

「什麼意思?」菲勒停住了腳步,眉頭微微皺起。

「難道你不明白嗎?」管清滿不在乎的反問。

菲勒一愣,露出幾分尷尬之色,低聲解釋道:「我用的是自動沖洗設備,不會用手接觸的。」

「管你用什麼方式,反正得痔瘡了嘛!」管清說道。

「從哪裡看出來的?」菲勒大感詫異。

「面相啊!我師父說過,只要身體有疾病,必然浮現於氣色之上,你的地庫中有灰暗之色,就代表這個意思。嗯,還好,是外面的。」管清說道。

呃,菲勒表情僵硬,航海英雄新聞動靜很大,就是這個沒長大的孩子,一句話把著名的女主持人克拉拉驚得摔倒在地上,採訪結束後就保了一個月的胎。

不敢去想,這小子接下來還會說什麼,菲勒再看看周軒,還是覺得師父說話更有分寸,總之,不能再固執下去了。

看看未婚妻要哭的樣子,菲勒心情也有些難受,輕嘆了口氣,又坐回原處,「好吧,為了讓未婚妻開心,請周軒幫我看臉。」

大家忍俊不禁,看相遠比看臉要複雜的多,多少人窮極一生,也不過了解些皮毛。

菲勒沒有迴避眾人的意思,要當眾考驗周軒的本事,虞江舟卻暗自冷笑,這樣反而能共同見證周軒的水平。

「菲勒先生的面相很好,新月姐,說多了都是誇讚。」周軒看了一會兒,給出明確而又簡單的答覆。

這個說法,不只是南宮新月,菲勒也不滿意,太籠統,有敷衍之嫌。

「看看各個方面的持久性,比如財運啊,婚姻啊,還有,你懂得。」南宮新月眨眨眼睛提醒道。

「關於未來的占卜,我不想涉及,一言蔽之,未來的命運掌握在自己的手裡,還是說說現狀吧。」周軒道。

這一次,菲勒猜出南宮新月中文的意思,擺手否決,他也有自己的擔心,就怕周軒說出對婚姻不利的事情來。

周軒背著手,來到菲勒的跟前,仔細打量了片刻,看得菲勒不由向後退了一步,他覺得,周軒的眼神中,帶著深不可測。

「在我們國家古老的相術中,將面向分成了三十六宮,除此之外,還有九州八卦天干地支等劃分,用來體察過往,推斷吉凶,精緻到沒有毫釐之差。但因為種族不同,面相也有很大差別,因此,骨骼是第一位,氣色為第二,再就是紋理,相反,對於五官則不那麼苛求。」周軒侃侃而談,屋內立刻變得更加安靜。

「菲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