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778章 第三方阻撓

第778章 第三方阻撓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11-06 09:57  字數:2468

六個多月的早產兒,還能七個月會走路,聽起來天方夜譚,每一件在當今社會都極為罕見,何況還遇到了一起。

醉酒的周軒突然想到了什麼,心頭一動,難道是羅雨凝想要掩蓋什麼?

但是周軒轉念一想,將孩子的出生日期提前,便是在國內時便已有身孕,但卻與自己那次纏綿不符。而周軒可以證明,羅雨凝是個純潔女孩兒,沒有其他男朋友,更不可能是白芮。

「嘿嘿,姥姥,天下之大,無奇不有,俺小時候九個多月就會走路了呢,村裡人都知道,說俺娘生了個神童。」管清得意道。

「後來呢?」林美華饒有興緻問道。

「後來俺娘死了啊,他們又說俺是怪胎。」管清說道。

林美華心疼的摸摸頭,又嘆口氣,「璇璇可不是神童,雖然是超高超重,但智力還是和她的年齡相吻合。我就勸雨凝,去給孩子看看,別是什麼病。」

「操什麼閑心,人家連視頻都不情不願的,我就說當沒這個女兒!」羅吉野置氣道。

「那你別半夜到雨凝房間坐著發獃啊?」林美華反駁道。

「我,我就一個女兒啊。寶似的疼著,現在沒了,沒了。」羅吉野又哭起來,真的喝多了。

林美華講,少有父母跟兒女記仇,羅吉野得知女兒在英國的情況,又惱又羞,說出些狠話,其實早就後悔了。

老兩口曾試探性提出去倫敦看望女兒和外孫女,但羅雨凝不同意,一會兒說是要和裴德曼出國度假,或者是舉辦書友會等等各種推辭借口,所以,探親之旅從未成行。

「姥姥,你別著急,可能羅阿姨有什麼苦衷呢。」管清眨巴著眼睛分析道。

「我也這麼想,但有什麼話不能跟父母說。我都有些懷疑,是不是那個叫裴德曼的老頭控制住了她。」想到這裡,林美華臉色都變了。

管清嘿嘿笑了,說道:「姥姥,想多了,裴德曼跟俺師父是好朋友,品行很好的。可能是羅阿姨想跟過去劃清界限吧。」

「結婚還有離婚的,可以理解她跟周軒的感情分合。但是媽媽呢,她連媽媽都不要了嗎?雨凝嬌生慣養,說是裴德曼有錢,我們從小到大也沒虧過她呀。」

林美華伏在丈夫身上也哭起來,老兩口相擁而泣,只怕這種場面是生活常態。

周軒有些後悔,在倫敦時應該和羅雨凝見上一面,不為自己,也為羅吉野夫婦。飯菜剩了一多半兒,只有管清吃得很開心,小肚子吃的溜圓,人生橫豎逃不過生離死別,哭也是一天,笑也是一天。

羅吉野有很多話要跟周軒說,但面對面時,又一味勸酒,把自己先灌醉了。

林美華和周軒一起把羅吉野扶到床上躺好,林美華紅著眼圈說道:「唉,你看你羅叔叔,兩邊頭髮都白了,在外面硬撐著,回家就喝酒,喝多了我也弄不動他。你說,他要有個三長兩短,我以後可指望誰去?」

「林阿姨,你和羅局長都是有福之人,福壽雙全,不要消極。」周軒勸說道。

「小軒哪,以後路過,就過來吃飯。就當是,當是親戚走動吧。」林美華抹起了眼淚。

「好,我記下了,阿姨要是悶了也常去我那裡坐坐,無論是辦公室還是家裡,都方便。」周軒誠懇道。

「呵呵,我正想著內退呢,到你那裡謀個閑職,你可別嫌棄。」

「不會,就怕屈才。」

「就這麼說好了啊。」林美華這才笑了。

回來的時候,林美華送到樓下,周軒一直朝她擺手,林美華卻不肯回去,直到看不到車。

雨凝啊,你要看到自己父母這個樣子,可會內疚難過?是什麼讓你變了那麼多,可以拋下過去的一切,只願意守著倫敦那個安樂窩。

坐在車裡的周軒有些壓抑,林美華也是精神不振,嘆口氣回到家中,又給羅吉野加蓋了一床被子。

「華。」羅吉野迷糊糊睜開眼。

「嗯?」

「你說世上,是不是真有報應?」

「那都報應到我身上吧。」

林美華像是哄孩子一樣輕輕拍打丈夫,很快便傳來羅吉野的鼾聲,對於女兒這件事,羅吉野總覺是自己一手釀成了悲劇,當初不該嫌棄排斥周軒,到頭來,苦果自嘗。

賢士公司飛速發展,市裡並沒有什麼舉動,周軒主動向投資辦的申傑打電話,對方卻去外地開會,等回來後再說。

政府對周軒信任有加,但虞江舟卻為一事發愁,因為過去了一個月之久,那家國際石油公司再沒有了迴音。

「豈有此理,敢戲弄咱們賢士?」虞江舟氣不打一處來,這等規模的公司十分看重信譽,不該出爾反爾,到現在一句解釋都沒有。

「賢士資金充沛,這家公司能投資最好,爽約的話,我們也不是輸不起。」周軒安慰道。

「但是,中間到底出了什麼差錯呢?如果覺得五十億投資過多,可以分期進行,可惡的是,沒有一個人出面解釋。我打過一次電話詢問,反倒像是要飯的,沒面子。」虞江舟氣哼哼道。

「呵呵,大小姐受委屈了。」周軒笑道。

「什麼大小姐,在商場滾打跌爬,我從來沒含糊過,也沒把自己當做是女人。但是,這樣的情況,還是第一次碰到。」

虞江舟還在氣頭上,周軒卻在考慮一個深層次的問題,那便是石油公司與賢士之間有第三方進行了阻撓。

這天,張磊親自來到公司,見面不由分說,拉起他就走,周軒掙脫開,皺眉道:「張組長,你這樣還以為我被警察帶走了呢!」

「快點,段辰想要見你!」張磊說道。

周軒愣住了,距離段辰被抓,已經過去了一年半的時間,周軒跟張磊打聽過他的情況,一言不發。段辰身體情況一般,但比較安靜,每天會看電視看報紙。

「到底怎麼回事兒?」周軒問道。

就在上一周,段辰突然提出交代問題,不求寬大處理,但希望能得到和周軒見面的機會。

「和庄小艾一樣,只是私底下見面?」周軒問道。

「不,在監控下!周軒,一定要有原則有立場,不要有任何隱瞞。」

張磊又拉起周軒,迫不及待的帶他去見段辰。段辰交代了不少罪行,但張磊認為那不是全部,還有更為隱蔽的。

扒、書』小『說『網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