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773章 無利不起早

第773章 無利不起早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11-06 09:57  字數:2477

回到臨海時,又到了夜晚,剛到家,劉浪便打電話,昨天和昆洋出去瘋玩喝多了,睡醒才知道周軒已經回老家,一直道歉。

跟魅影鬥了這麼久,周軒也摸索出一條規律來,魅影再強大,終究是上不了檯面,只能在背後下手,只要平時注意不要遠離人群,就基本沒有危險。

多年來,魅影將資金分布在各行各業,力求洗白,越是這樣,反而注意名聲,也不會輕易動手。

僵持不動,不是雙方的最終意願,魅影不會放棄周軒身上的奧妙,而周軒的目的則是擊垮魅影這個世界毒瘤!

第二天,周軒獨自一人去拜訪了閆平川,文靜和閆嘉佳並不在家,只有閆平川自己,看屋裡凌亂程度,已經是獨居很久了。

「老師,沒跟師母鬧彆扭吧?」周軒問道。

「哦,你說文靜啊?」閆平川一邊收拾沙發上的書一邊問,周軒腹誹,還能問哪個,閆平川接著說道:「沒有,今年冬天特別冷,文靜評了正高,嘉佳也考上了重點學校,為了表示慶祝,去南方旅遊過年了。」

「您沒跟著一起去?」周軒又問。

閆平川停下手裡的活,瞪了周軒一眼,手指點了點,惱道:「沒個眼力見,快幫我收拾!」

「是!」

閆平川在臨海市的家,周軒很熟悉,該放哪裡收哪裡都很清楚,閆平川坐在沙發喘著粗氣,直說年紀大了,體力跟不上。

「老師,你這是元氣沒恢復,每天工作時間超過十二個小時,沒有體育鍛煉。」周軒說道。

「哪裡比得上你們這些不負責任的年輕人,說走就走,你沒帶好頭,裴勝男也沒學好。」閆平川氣不打一處來。

周軒呵呵笑了,生氣歸生氣,但閆平川帶著驕傲神色,應該是父女相認的煽情大戲已經上演過了。

事實上,回家後沒多久,受不了裴亞茹碎碎念的裴勝男就找到了閆平川,問了好,喊了爸爸,一家三口還在一起吃了頓飯,蘿卜丸子蘿卜湯。

「老師,現在勝男又有名氣又有錢,你該替她高興才對。」周軒勸說道。

「當然高興,其實文靜也替茹兒感到高興,也想要個女兒,我這麼大歲數了,別想了。」閆平川擺擺手,又把周軒逗笑了,知識分子也是人,私底下也有小情-趣。

「確實是裴阿姨培養的好,而且名字也取得好,網友也都說,誰說女子不如男。」周軒豎起大拇指,卻被閆平川給按下來,「別誇了,這孩子,趁著我高興又提了個要求。」

「她真來要田黃石了?」周軒大吃一驚。

「什麼田黃石?」閆平川搖搖頭,惱道,「她曠課這麼久,居然讓我舍臉舍皮的跟院長說去,你說,氣不氣人。」

這樣啊,周軒憋住笑,這很像是裴勝男的性格,白認個爹覺得虧了,非得利用下權力不可,這叫無利不起早。

「老師,你給拒了啊?」

「正糾結呢,答應她,不講原則,將來都這樣,我這個校長還怎麼當?可是不答應,我是看出來了,別指望她以後再喊我爸爸!」

哈哈哈,周軒終於笑了出來,氣的閆平川推了他一把,「正發愁呢,你還看熱鬧。今天來我這裡,茶不能白喝,趕緊想個辦法。」

「啊,老師,不能這樣啊,跟我什麼關係,而且也是勝男自己追去的。」周軒連忙說道。

「我不管,反正你博士學位還沒發呢,想不想提前畢業了啊?」

像,本質太像了!這話裴勝男威脅過自己無數次,可是今天第一次聽閆平川這麼說,周軒一點都不覺意外,可以想像,閆平川年輕時候也是個上房揭瓦的。

「老師,其實這一點都不難。你看,我能提前畢業,那麼,勝男也可以。此次航海,勝男跟管清在世界部落語言方面的總結,已經達到相當水平,將來論文發表,將會是轟動性的。我想,即使你不去找學院院長說情,就憑她這個資歷,院長也絕對不會有異議。」周軒信誓旦旦道。

閆平川眉毛一挑,斜著身子問道:「你可別只是替她說好話,勝男能有這麼厲害了?」

「可以這麼說,臨海大學已經盛不下勝男了。老師,私底下和你說,還是我那徒弟厲害,管清有著極強的語言天賦,而且過目不忘,勝男有這樣的高人指點,論文百分百出彩。」周軒客觀道。

呵,哈哈哈,閆平川開心大笑起來,滿意地點頭,神情分明在說,我閆平川的女兒,那能差了嗎?

「對了,咱們就此問題的談話不要讓勝男知道。」閆平川大有深意提醒,他不會去求情,卻讓女兒惦記他的好,這父女倆也是無敵了。

周軒才不會去破壞好容易修復的感情,滿口答應下來。

此次,周軒還帶來了《全息風水學》以及《通用相學》的手稿複印件,閆平川立刻戴上老花鏡看了起來,盛讚古人的智慧。風水學翻開了新篇章,不在拘泥於北半球東部的土地,而相學上,不同種族膚色更多是細節的區分,周軒此行無疑對此進行了完善。

閆平川從不認可看相算命,但鼓勵周軒從中吸取精華,尤其是應用在天文地理上的知識,或許可以應用在暗物質實驗的推理上。

周軒對此贊同,他也是這麼想的,電子檔早就給了唐濤升一份,但他推說自己沒時間,其實就是他懶得分析這些玄而又玄的東西,想讓周軒從中提取,然後拿來加以利用。

「老師,距離開學還早,不回首陽的家了嗎?」周軒問道。

「哦,回去,後天要和上級領導見個面,多半是工作調動的事。」閆平川說道。

周軒一驚,「老師,你要調離臨海大學了?」

「你也知道,臨海大學來之前的樣子,就是個空架子,大廈將傾啊。這兩年我戰戰兢兢,絲毫不敢放鬆,當然也有你的功勞,總算是恢復了往昔的地位,排名保住了,還在上升。」閆平川欣慰道。

「可是……」

閆平川擺擺手,「我是個教書匠,願意在相關行業奉獻終生,假如哪個教育口需要我,義不容辭。如果是,到職能部門從政的話,我還不如留在臨海。」

「老師面相上沒有上升的官運,要應在後者。」

「該打!又給老師相面!」閆平川嗔道,師生二人開心笑了。

本站重要通知: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,無廣告、破防盜版、更新快,會員同步書架,請關注微信公眾號扒書網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