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765章 不願放開

第765章 不願放開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11-06 09:57  字數:2510

臨海已經是深秋,空氣中透著清冷的味道,天空繁星點點,這個時間,機場也是空蕩蕩的。

沒有盛大的歡迎人群,沒有鮮花掌聲閃光燈,這也是周軒刻意安排的,準備回來一事,除了二哥劉浪,他跟隨也沒說。

裴勝男忍住沒發豪華客機上的照片,甚至關了手機,可此刻的她,已經是淚流滿面,世界很大很美,海上激情萬丈,可怎麼也比不上臨海這片土地帶給她的安全感。

昆洋沒什麼反應,他離開這裡太久了,甚至都覺得一切很陌生,像是又到了另外一個國度。

「是周軒,周軒回來了!」

在機場的出站口,周軒等人還是被機場的工作人員認了出來,女孩子們尖叫的圍過來,顧不得打扮,有人甚至激動的落淚,紛紛圍過來合影留念。

周軒沒有拒絕,跟她們分別合影簽名,足足過了二十多分鐘,劉浪忍不住趕了過來,才算是結束。

「三弟,可想死我了。」劉浪過來緊緊的擁抱周軒,堅強的漢子,竟然控制不住眼中的淚水,哭得像個孩子一樣。

「讓二哥費心了。」周軒笑道。

「哎呦,我這心啊,整天提溜著,你瘦了,我也沒胖啊!」劉浪嗚嗚道。

「不明白哭個啥,俺師父好著呢。」管清道。

「管清,長高了不少,臭小子,在外面出盡了風頭,卻從來不提你二伯!」劉浪拍拍管清的小腦袋,一把淚水抹在了上面。

「二哥,這次是真的回來了。」周軒道。

「回來就好,你都不知道,大家多惦記你,我沒告訴他們你回來,一定會落下埋怨。」劉浪擦乾了眼淚。

「我失敗了!」周軒黯然道。

劉浪明白周軒指的是什麼,重重的拍著他的肩膀道:「好兄弟,你從來不會失敗,你讓哥哥明白,什麼樣的愛,才叫做感天動地,生死不離。」

「軒,我好冷。」裴勝男道。

「勝男,你也是好樣的。」劉浪連忙過去打開了車門,還是那輛不算起眼的商務車。

接著,劉浪又去跟昆洋打招呼,雖然之前不認識,但脾氣秉性還是有幾分相似,沒說幾句,就笑著各自打了對方一拳,算是成了朋友。

劉浪開著車,行駛在有些空曠的街道上,車上的五人,心思最複雜的莫過於裴勝男,跟周軒朝夕相處了這麼久,如今回來了,反而是一種新的別離。

不至於不見面,但應該會屈指可數,而且,她曾經的對手之一,也是最具實力的對手虞江舟,又將成為周軒最親密的身邊人。

時光不能倒流,如果可以,裴勝男寧願放棄具有天分的英語專業,改行去學習企業管理,就不信干不過苗霖和虞江舟。

「二哥,把我和管清送回家,然後將勝男也送回家,昆洋兄弟你給安排個地方吧!」周軒道。

「昆洋好說,先跟我一起住,正好我一個人也挺悶的。」劉浪滿口答應。

「怎麼不把我先送回去?」裴勝男有點不樂意了。

「裴阿姨不想見我,卻一定很想見你。」周軒道。

熟悉的路,熟悉的草坪,還有那熟悉的別墅,隱隱能夠看見,客廳里還有變幻的光芒,可能是虞江舟忘記了關電視。

周軒和管清下了車,就在車子發動的剎那,裴勝男趴在車窗上,再一次淚如雨下,有些人你可以走進他的生活,卻永遠也難以走進他的心裡。裴勝男內心也是極為敏感的,小小的帆船上,周軒和她始終有距離。

「別出聲!」周軒做出了噓聲的手勢,輕輕打開了屋內,不想驚擾了虞江舟的夢。

然而,客廳里的一切,卻讓周軒一時間呆住了,心中充滿了難言的情緒。

電視果然開著,是新聞頻道,音量調的很低,支持人的聲音猶如夢囈,虞江舟正蜷縮在沙發上睡覺,手裡的遙控器滑落在地上,那張俏臉之上,依稀可見淺淺的淚痕。

在外人眼裡,虞江舟向來都是女強人的形象,如今更是執掌著百億企業,可是在這寂寞清冷的別墅里,她卻展露出了身為女人脆弱的一面,缺少愛的關懷。

周軒抬抬手,管清壞笑著輕手輕腳的上樓去了,回頭看了一眼沙發上的虞江舟,又搖搖頭,女人太複雜,他還不能理解,為什麼有舒服的大床不睡。

周軒緩步來到沙發跟前,探身將虞江舟抱了起來,朝著卧室走了過去。

正在睡夢中的虞江舟,好像漂浮在海上,卻嗅到了熟悉的氣息,她驟然清醒,看到了那張熟悉英俊的面龐。

「軒,我是不是在做夢?」

「不是,我回來了!」

虞江舟在自己胳膊上掐了一下,疼痛傳來,證明不是在夢中,而是在周軒的懷裡。

數不清的粉拳,一下下捶打在周軒結實的胸膛上,接著,就是虞江舟大哭的聲音,傳遍了整個別墅。

管清剛拉開卧房的門,連忙衝進去,關了個結結實實,又把耳朵堵上了,嘟囔道:「女人真麻煩,俺師父什麼都好,就是這點想不開!」

「軒,你知道嗎,我天天都在擔心,怕你永遠也不會回來了。」虞江舟大聲道。

「江舟,一切都過去了,我還是我,並沒有什麼改變。」周軒將虞江舟輕輕放在了大床上。

「誰說的,你變黑了,變瘦了,變成熟了。」虞江舟還勾著周軒的脖子,直到他躺在了身邊。

「那都是表面,心,還在這裡。」周軒捂了捂胸口。

「告訴我,還走嗎?」後面三個字,虞江舟說的有氣無力。

「不走了,帆船留給了戴維,今後也不會再去航海了。」周軒取出一方手帕,輕輕替虞江舟擦去臉上淚水。

虞江舟長舒了一口氣,卻陷入了長久的沉默,她知道,身邊的這個男人,心裡有著難以癒合的傷痕,她依然要付出長久的等待。虞江舟曾經問過,如果沒有苗霖,周軒是否會愛上自己,當時他回答的毫不猶豫,此時虞江舟卻沒有勇氣再去證實一遍。

「江舟,睡吧!」

「可以枕著你的胳膊睡嗎?我剛才夢見自己也漂泊在海上,孤獨、無助,不遠處,一艘帆船傾倒在海面上,上面沒有一個人。」虞江舟道。

「夢是假的,而我是真的,別怕,安靜的睡吧!」

虞江舟頭枕著周軒堅實的臂膀,再次沉沉的睡去,一隻手還緊緊抓著周軒胸前的衣服,生怕一鬆開就失去了。

≥↖扒≥↖書≥↖網