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762章 不能再失去

第762章 不能再失去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11-06 09:57  字數:2619

「軒,不要這樣,你還有我啊。」裴勝男抱住周軒哭起來,周軒卻看著萊茜。

「我,只是,萊茜不接觸外人。」布蘭登聳聳肩膀,表示非常為難,愛莫能助。

「軒!」萊茜又喊了一聲,還笑嘻嘻的跑了過來,在這一刻,周軒眼中看到的是苗霖,而不是一個馬來西亞女孩兒,放聲高喊,苗苗!

來自兩個世界的兩個人相擁在一起,周軒痛哭失聲,將萊茜摟得緊緊的。萊茜還在笑,輕輕撫摸周軒後背,柔情安慰。

「受不了了,我先回車上。」昆洋紅著眼圈鑽到車裡,使勁瞪大眼睛,大爺們,不能哭!

戀戀不捨的,周軒先鬆了手,感激道:「萊茜,好姑娘,謝謝你。」

萊茜還在笑,用手擦去周軒的淚痕,管清跑過來,商量道:「萊茜,俺可以抱你一下嗎?」

萊茜張開雙臂,管清悲從中來,撲到她的懷裡,「師娘啊,俺師父可想死你了,俺也想死你了!」

那不是苗苗,是別人的妻子,周軒狠心轉身也上了車,等警車啟動,還是忍不住看向後面,萊茜正擺著手,那笑容是安慰,也是回報。

模糊的視線中,又是苗霖的影像,直到布蘭登將妻子摟住,周軒才從混亂的思維中回過神來。

找不到了!再也找不到了!

什麼叫生無可戀,此時的周軒體會深刻。

拉普爾區,這是倫敦著名的富人區,富裕是基本條件,住在這裡的人有地位有社會影響力,名副其實的上流社會。

一名東方女孩兒對著窗口默默流淚,她的丈夫正抱著女兒看網上的視頻。

「日ng,看,這是誰?」

裴德曼疼愛的將女兒抱在膝蓋上,指著筆記本屏幕問道。上面是他和周軒在宴會上的合影,這也是裴德曼為數不多的異國好朋友之一。

「baba!」這個叫做日ng的女孩張口就來。

裴德曼哈哈笑起來,親了親她可愛的小鼻子,羅雨凝轉過身,嗔道,「日ng,不要纏著爸爸,到媽媽這裡來。」

抱起女兒,羅雨凝還是愁眉不展的樣子,裴德曼柔聲說道:「甜心,上次已經錯過和周軒的見面,這次不要錯過了。」

「不……」

「不要為難自己,我很了解你。」

「我,已經失去了他,不能再失去了。」羅雨凝淚眼婆娑的摟著女兒。

「該屬於誰的,就是誰的。甜心,去吧,要不我陪你一起?」

裴德曼的勸說讓羅雨凝動了心,猶豫了很久,終於拿起了電話,撥通那個爛熟於心的電話號碼。

「喂?」

一個熟悉但沙啞疲憊的聲音,羅雨凝突然緊張起來,深吸一口氣,才說道:「軒,我是雨凝。祝賀你……」

「有事兒嗎?」

「嗯,能和你見一面嗎?」

「對不起,我就要準備回國了。」

「軒……」

嘟嘟嘟,電話掛斷了,羅雨凝愣了好半天,任憑淚水沖刷清秀的臉龐。小女兒瞪著烏黑的大眼睛看著媽媽,扭頭又看到裴德曼和周軒的合影,baba!

「瞎叫什麼,你的爸爸是裴德曼,是英國最偉大的詩人!」羅雨凝嗔道,揚手在小屁股上打了一巴掌,日ng立馬哭了,哭聲讓羅雨凝更覺心煩,將女兒從腿上推下。

裴德曼彎腰抱起哭泣的女兒,手按在羅雨凝肩頭,「甜心,這種結果也是很好的,不是嗎?」

「我不知道,真的不知道。親愛的,我好累。」羅雨凝將頭靠在裴德曼身上,閉上眼睛流淚道:「我辜負了爸媽,背叛了軒,我只有你了。」

「我會一輩子保護你,我的甜心。」裴德曼微笑道。

在丈夫的安慰下,羅雨凝安靜下來,只是看了女兒一眼,她就立刻張開小手求抱抱,心頭一軟,還是將孩子接過來。

「日ng,媽媽所做一切都是為了你,所有指責也都是為了你。永遠,永遠,不要離開媽媽好嗎?」羅雨凝低頭問道。

「baba!」

「對,也不能離開爸爸,我們就這麼生活下去,一家人,永遠不分離。」

「甜心……」裴德曼輕聲呼喚,羅雨凝搖搖頭,「親愛的,不要再勸我了,軒的心裡有了別人,我擁有的也不能鬆手,就當什麼都沒有發生過。」

「我尊重你所有選擇,甜心,我愛你,也愛你,我的女兒!」

一家三口深情相擁,日ng卻還在偷偷瞅著筆記本上的合影,嘻嘻笑了。

回到領事館後,周軒說道:「勝男,收拾下東西吧,咱們這就走。」

「去哪裡?」裴勝男小心問道。

「臨海!」

耶!裴勝男歡呼跳躍,漂泊在外,要說不想家那是假的,在這點上,裴勝男比很多女孩兒都要堅強,沒有表露出來。

怕被周軒送上岸,給她買機票趕回去是一方面,另外閆平川也能照顧母親。

「那,那,你們都要走啊?」戴維依依不捨,他是本國人,自然要留下,也沒有理由追著周軒去中國。

「是的,戴維,我們還可以常聯繫。你自己,有什麼打算嗎?」周軒說道。

「我還想航海,去北極!」戴維說道。

昆洋眼睛放光,羨慕不已,但他該回去了,被周軒從荒島救走,他還從未回家,起碼要先回去看看親人。

「北極!希望一切順利,早日到達!」周軒笑著鼓勵。

「一定會的。」戴維用力點頭,又遲疑道:「周軒,能不能將溫迪留給我啊,你們也不能帶著它上飛機,如果空運的話,悶死了可不賠償的。」

這個問題周軒倒是沒想到,溫迪年紀不大,卻飽受苦難,直到現在還沒有主人認領,讓人心疼。但是,同行這麼久,大家都跟溫迪有了感情,管清第一個就不會答應。

「俺不同意!你只是每天開船,啥時候管過溫迪,都是俺照顧它。」管清直搖頭。

「去北極我會帶著它的,就像是對待自己兒子!」戴維打包票。

「對待親爹也不行,溫迪不能再受苦了!」管清鼓著腮幫子,戴維皺眉道:「這話太難聽了,真沒有禮貌!」

有過航海經歷的人都知道,海上最難熬的是孤獨,戴維也想有個動物陪在身邊。管清不同意,裴勝男也不答應,其實看到他們在收拾行李,溫迪就靠在周軒身邊,只怕溫迪都留不下它。

「嘿嘿,溫迪不跟你走!」昆洋幸災樂禍。

「昆洋,你跟我走!」戴維一把拉住昆洋。

「等等,你這話有歧義,你說我是狗,是不是!」昆洋手指戴維,質問道。

本站重要通知: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,無廣告、破防盜版、更新快,會員同步書架,請關注微信公眾號扒書網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