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759章 事業轉型

第759章 事業轉型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10-27 23:39  字數:2502

管清才不管這些恩怨糾紛,師父人品這麼好,怎麼身邊的女人還會不放心。

這邊,周軒還費力的觀察菲爾塔麗臉部的骨骼起伏,也暗自驚嘆當前的化妝技術之高超。類似油畫的明暗對比,通過不同色澤的脂粉可以打出陰影和高光,讓寬大的部分變窄小,讓平坦的地方變高聳。

「菲爾塔麗,你能不能去洗洗臉?」周軒看得眼睛酸脹,皺眉商量道。

「那可不行,我從未以素顏示人。」菲爾塔麗堅決不同意。

「你總不能將來對面丈夫,也要這樣吧?」

「那當然咯!」

周軒無語,根據目光所能見,說道:「面相是一流的,五官比例協調,耳高過目,額頭寬闊,鼻樑挺直無痕,眼神澄凈,這都是出人頭地的標誌。但是,人中稍有變形,代表事業有所滯緩,但口型絕佳,會柳暗花明,遇到新的貴人,開啟更大的事業空間。」

「新的貴人?誰啊?世界上所有知名經紀公司,我都有聯繫方式,沒看出哪家能有這麼大實力。」菲爾塔麗微微蹙眉。

「這我可看不出來,但該來的總會來,你也會藉助這位貴人的力量,登上更大的舞台。從你的下巴看,名氣會延續至老年,一生富貴奪目。」周軒肯定道。

「哦。」菲爾塔麗點點頭,看來,轉型是必不可少的環節,但她還沒想好要去做什麼,並為此苦惱不堪。相師也給不出具體方案,還要自己慢慢尋找發展機遇。

「如果沒有其他事,我先回去了,還有人等著。」周軒說道。

「等等,你們相師都得有卦資,我沒帶錢,這枚戒指送給你吧。」

菲爾塔麗大大方方從修長的左手食指取下一枚群鑲彩寶戒指,造型新穎時尚,又絢爛多彩如她本人,很是相配。

現在的周軒,已經對戒指有了抵觸心理,曾將大部分積蓄購買一枚送給羅雨凝,她落地後便變了心。

又煞費苦心送給苗霖一個獨一無二的戒指,剛剛帶上還沒有焐熱,直到現在卻是生死未卜。

戒指,只要與周軒有關,不祥。

唉,微微嘆息,周軒擺擺手,「今天不算看相,我也沒有完全發揮自己的看相水平,當是朋友間的聊天吧。」

哦,菲爾塔麗有些失望,將戒指又套回自己的食指上,心裡卻把周軒鄙夷了一百次,不懂風情,枉為才子!

宴會結束,周軒與眾人惜惜相別,然後被送到領事館。

仍然有十幾家記者等在外面,昆洋撓頭道:「照現在這個熱度,一個月也沒法出去。」

「一個月太久,昆洋,戴維,還是辛苦你們二人,按照留下的地址去找找吧。」周軒拱手道。

「我太樂意效勞了,收到了岳父祝賀信息,邀請我去家裡做客,就需要不去的借口呢。」戴維立刻拍著胸脯保證。

「還是抽空去見見老人吧。」周軒勸說道。

「可是,我妻子和他的父親長得實在是太像了。我該怎麼說呢,道歉還是怎樣?」

經歷了風浪生死,航海隊伍的靈魂都得到了升華,戴維過不去的坎,不是害怕面對岳父的指責,而是對妻子深深的內疚。

時間沖淡不了哀傷,反而令其發酵,融入心裡,終生隨行。

然而,昆洋和戴維剛在大門露頭,所有的記者便盯上了他們,同樣作為航海英雄,他們也是媒體重點關注的對象。

「昆洋先生,英國是否為此次航海的最後一站?」

「戴維先生,你更喜歡獨自駕船航行,還是團隊?」

「周軒先生回國的日期是否已經定下來了?」

「裴小姐是不是周軒的女朋友?」

「管清少年神童,是否已經取得了某所大學的入取通知書?」

「溫迪為南極站點雪橇犬,為何過去了那麼久,它的主人從未現身?」

……

記者們七嘴八舌,問題一個接著一個,昆洋不擅應對,將戴維推到了前面,但是戴維一張嘴也回答不了這麼多問題,兩人斗敗的公雞似的,耷拉著腦袋又回來了。

「怎麼辦,根本出不去啊,到哪裡都有人盯著。」昆洋使勁抓頭髮,他崇尚自由,現在可以理解周軒的難處,名人不好當啊!

「我剛才在窗口已經看到了。」周軒皺緊眉頭,苗霖失蹤源於魅影組織,尤其她現在身體精神狀況都不好,不便被打擾。

「要不,就化妝出門。」裴勝男想到一個主意,但立刻被管清否了,「除非隱身,否則騙不過那些記者的。」

「那怎麼辦?要不僱人去啊?」裴勝男試探道。

「別說,這個法子可能不錯。」昆洋點頭道。

「是的,但現在出不去,一時找不到可靠的人選。」周軒有些發愁。

就在此時,周軒手機響了,是個熟悉的號碼,倫敦警方!

「您好,倫敦警局,請問是周軒先生嗎?」對方問道。

「是我,請問有什麼事兒嗎?」周軒問道。

「哦,我們特意為上一次的襲警事件道歉,目前事實清楚,警察隊伍出了叛徒,但那名警察也咎由自取,落得很不好的下場。」對方開口道歉。

「這些在國內時,我已經知道了。」周軒說道。

對方呵呵笑了,「但無論怎樣,我們都希望能得到您的當面原諒。如果您方便的話,我們打算去領事館拜訪,或者在其附近。」

周軒靈光一閃,說道:「還是我去警局吧,但我出入非常不方便,希望能有警車接送下。」

「沒問題!請問,何時方便呢?」

「現在!」

半個小時後,三輛警車出現在領事館門前,在胖警察們的護送下,周軒等人分別上了警車。記者們不甘心的攔住警車,話筒從正要關閉的車窗伸進來,「周軒先生,為何要去警局?」

「襲警案水落石出,倫敦警局非常負責,請我過去交流下。」周軒面帶笑意。

「我們都記得那件事,對此,倫敦警局是否會做出賠償?」記者又問。

「這個,等我過去後問問。」周軒笑著將話筒輕輕推出去,隨後車窗關閉。

警車速度由慢變快,最後消失在記者們的視線當中,記者無比遺憾,然後又一窩蜂湧向警局。

只是,周軒早就料到這點,提前將見面位置選在一處分居,距離布蘭登登記的街道地址非常接近。

≥↖扒≥↖書≥↖網