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754章 總要面對

第754章 總要面對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10-26 00:02  字數:2344

醫護人員圍著照片認真看,「沒見過!」「哦,我見過她!」「你忘了,是那個失憶的女人!」「是有點像,但和照片上的不是同一個人啊?」

大家七嘴八舌,周軒激動不已,「請問,是不是一個英國男人帶著那女孩兒來的?」

「是啊,那名女孩兒挺漂亮的,只不過受了傷失去了很多記憶。不過她的丈夫可真愛她,簡直像寶貝一樣對待呢。」一名小護士羨慕的問道。

「能不能說說具體的情況?」周軒急切問道。

「她因受過外傷導致大腦受損,病情很嚴重。看過他們之前的檢查結果後,我們建議他們去巴黎看病,結果女孩兒非常抗拒,除了她的丈夫跟誰也不交流,甚至基本的檢查都不讓做。」小護士解釋道。

「然後呢?他們就放棄了?」周軒急切問道。

「丈夫當然希望妻子接受治療,但詢問治療費用可能高達幾十萬歐元,那個男人猶豫了,說是要回英國出售房產才能湊齊。」小護士說道。

「你確定,他回英國去了?」周軒追問道。

「他是這麼跟我說的,看得出來,他不是個有錢人,晚上連最便宜的旅館都不住,就和妻子住在貨船上,真可憐啊!」小護士煽情道。

周軒捂住胸口,裡面翻滾的疼痛讓他面色蒼白近乎窒息,有醫生問他是否不適,周軒擺擺手,跌跌撞撞離開了這家小醫院。

眼前模糊看不清來路,周圍人只把他當做是走路不穩的醉漢,沒人把他和航海英雄聯繫在一起。

就這樣暈乎乎回到酒店,周軒躺在床上,翻來覆去睡不著。

不,苗霖需要自己,她需要關懷,從封閉的自我空間走出來,她也需要錢,去最好的醫院找最好的醫生看病。

周軒一骨碌爬起來,挨個敲開大家的屋門,裴勝男和管清剛剛遊玩回來不到倆小時。

「師父,咋啦?」管清問道。

「走,去英國,立刻走。」

周軒大步走向電梯,大家急忙收拾行李跟了出去,第二天早上,法國記者撲了個空,周軒只是在法國蜻蜓點水式逗留兩天,已經悄無聲息的走了。

得知苗霖可能遇到的困窘,大家都一言不發,也都盼著趕快到英國。

全世界的網友沸騰了,答案揭曉,周軒的目的地和他們猜測一樣,但是網友們想不到,這無限風光之後,是一顆支離破碎,傷痕纍纍的心,二者具有巧合性。

大西洋風大浪急,行程不是太順利,期間還遇到了幾次危險,有時不得不在小島上停靠,等風浪過後再通行。

「還有多久能到英國?」周軒問道。

「三天吧。」戴維安慰道:「我已經聯繫了國內的朋友,尤其是碼頭管理機構,那艘貨船一直都在,還沒有離開的跡象。」

周軒點點頭,昆洋仰頭一聲長嘆,嚇得溫迪狂叫了幾聲。戴維好笑道:「你突然發什麼感慨啊?」

「媽的,我要是女的,非嫁給周軒不可!」昆洋一句話把大家都逗笑了,他擺擺手,一本正經道:「我是認真的,為了未婚妻,穿過大半個地球,橫跨三大洋,還到過南極,這份真情感天動地,也感動了我啊!」

「苗苗是幸福的。」裴勝男由衷說道,這等狀況下,毫無醋意,只有讚許。

「可是,我突然有點緊張。」周軒坐在甲板上,眼睛望著前方。

大家都明白他此刻的心情,但結果只有一個,已經鎖定在英國,無論是怎樣的果子,都要仰脖吞下去!

尋找苗霖需得暗中行動,周軒寢食難安,帆船一直以最快速度航行,飛馳在大西洋之上。

「網友們反響很熱烈,還有漫畫都出來了,模擬了授勛現場,真逗。」裴勝男看著留言笑道。

「那師父在英國更沒有自由活動的時間了。」管清說道。

「嘿嘿,到了英國,這些事都包在我身上!」戴維拍著胸脯打包票,大家反應平平,一笑了之,戴維急了,「別的地方不敢說,在英國我還是能找到一些朋友的。」

「你別光顧著吹牛了,還是想想怎麼跟老丈人解釋弄丟人家女兒的事兒吧。」昆洋皺眉提醒,外國人真想得開,拋灑骨灰時還哭得稀里嘩啦,現在沒事兒人似的,論重情重義,都不如中華男人。

戴維直咧嘴,想了想,說道:「要不,我還是別登岸了,就在帆船上等你們回來。」

「行啊,授勛發的獎金我可替你代收了。」裴勝男壞笑道。

「我寧可不要那筆錢。周軒,你幫我想想辦法,回去後怎麼面對岳父?」戴維慌了,這個問題他想過很多次,但自認那將是遙遠的事情,結果眨眼間已經快回國了。

「每個人的個性不一樣,只怕我很難幫到你。」周軒直言道。

「不,苗霖不也有個養父嗎,你是怎麼面對他的?」戴維取經道。

頃刻間,周軒陷入回憶之中,失去女兒的段辰悲痛欲絕,大有生無可戀之感,一向潛伏在地下的他,不顧一切的衝出來,將周軒圍在了九泉山上,甚至以槍口相對。

那是兩個心碎的男人互相怒視責怪的場面,周軒有責任,段辰更是有錯在先,但沒有段辰讓女兒靠近周軒這個決定,兩人將生活在兩個空間,或許此生都沒有交集。

「周軒,別愣著,快說啊!」戴維搖晃著愣神的周軒。

「回去吧,不管他怎麼打罵責怪,記住一點,他失去了女兒,就把你當做了自己的孩子。」周軒黯然道。

戴維一怔,仔細回味這句話,用力點點頭,卻捂著臉哭了,被塵封的內疚瞬間全部釋放,回家就像是坐牢,十分煎熬。

來到英國西部碼頭,戴維看向岸邊,驚呆了,岸邊站著的不是圍觀群眾,而是整齊劃一的儀仗隊!

等到帆船靠近,儀仗隊樂曲開始演奏,隆重而盛大的歡迎儀式。

「哇,帥呆了。」裴勝男驚呼出聲。

「哇,美爆了。」昆洋瞪大眼睛。

昆洋所指是女子儀仗隊,紅色上衣,白短裙白色長靴,嫵媚又不失英氣,以最為標準的甜美笑容和精湛的表演歡迎周軒等人的到來!js3v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