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753章 海邊臨時救助站

第753章 海邊臨時救助站 (1/2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10-26 00:02  字數:2383

周軒含糊點頭,並沒有吐口答應,他來法國是為了尋找苗霖,那些譽滿全球的文化聖殿還有標誌性建築,只怕無心觀賞。

入住的酒店立刻又被粉絲和當地華人圍住,大家都渴望見到周軒一面。

「周軒,別上火,戴維這下能派上用場了,替你打聽那艘貨船的下落。」昆洋知道周軒不便出面,提出建議。

「哈,在法國我還是非常自由的,而且,我可是勝清號團隊之一,一定能打探出消息來。」戴維高興道,英國高貴的血統總算是起到了用武之地。

「也好,我就在酒店等待消息吧。」周軒同意了。

「軒,華人學院希望你能去做一場演講。」裴勝男跑進屋報告說道。

「我在這裡停留的時間越長,就更不方面去尋找苗苗的下落。勝男,你好言跟學院的人解釋下,我太疲憊,狀態不好,就不去了。不過,晚上,可以請華人學院的負責人共進晚餐,算是謝罪吧。」周軒說道。

「嗯,我知道了。唉,當名人真不容易。」裴勝男眼珠骨碌碌轉,嘻嘻笑道:「你們晚餐談論的話題肯定是孺子白家什麼的,我聽著就犯困。不如,讓我帶著管清去溜達溜達啊?」

「可以,如果回不來,可以在這些酒店名單上隨意挑選一家住下。既然來了,就好好玩。」周軒大方道。

管清小孩子脾氣,枯燥無味的學術探討對他也沒有吸引力,立刻和裴勝男站到一起,要在法國轉上一圈再走。

晚餐時,和華人學院院長等人一起吃飯,周軒感慨中法文化交流的密切,孔子學院反而在這裡受到了極大的推崇。

大家坐在一起,難免探討文化的與時俱進,如何以年輕人喜聞樂見的方式傳播,讓更多的年輕人受益。

臨走時,院長等人對於周軒不能去學院演講深表遺憾,希望以後要多增進交流等等。

周軒剛回到房間,昆洋就帶來了好消息,還拿出一張登岸記錄的照片,「哈哈,這裡的記錄真是完善,很多東西只要電腦一搜就找到了。周軒,你看,是不是這艘帆船?」

周軒拿過手機照片,眼睛登時亮了,高興道:「就是它,現在哪裡?」

「只是停了兩天便走了,確切說是三十個小時,住了兩個晚上。但是從登記信息上看,這名英國男人叫布蘭登,三十一歲。和他一起登記的是她的妻子,是馬來西亞籍,叫做萊茜,二十九歲。」昆洋大有深意道。

「好像跟苗霖的信息有出入呢。」戴維也小心翼翼說道。

周軒看著信息半晌不語,心中的希望還沒有破滅,都是亞洲女孩兒長相,布蘭登或許就是隨意寫了個萊茵的名字,至於年齡,在填寫資料時也很隨意吧。

「據說,那艘貨船向南了,我懷疑是要去直布羅陀海峽,然後從那裡再回國吧。」戴維說道。

「停了三十個小時,住了兩晚,說明他們上岸後並沒有走遠。從明天開始,咱們就去附近醫院打聽,範圍就在這個城市。」周軒說道。

「好,還是我倆去吧,等找到後,你找機會再溜出去。」昆洋體貼道。

第二天傍晚,昆洋和戴維拖著疲憊的步伐回來了,他們已經將本市所有大型醫院都找遍了,但是沒有二人的登記信息。

「幾家大點的酒店我也查了,居然什麼信息都沒有。」昆洋撓頭道。

「是不是咱們的尋找方向弄錯了,他們登岸後便乘坐火車飛機去了巴黎?」戴維問道。

「這樣範圍就大了,我們得藉助警方的力量才行。」昆洋說道。

「我是英國人,就以我的名義打聽吧。」戴維挺起胸脯說道。

兩個人商量半天,卻發現周軒坐著沒動,眉頭軸承一個大疙瘩,左手揣進兜里,露在外面的右手在顫抖。

昆洋安慰道:「周軒,不要著急,已經有了明確線索,一定會找到的。」

「附近,有沒有小醫院?」周軒問道。

「不遠處就有一家,只有兩層樓。那個女孩兒病情很重,這種小醫院恐怕沒有相應的醫療水平吧。」昆洋分析,這也是他沒有進去詢問的原因。

「不,如果他們山窮水盡,已經沒什麼錢了,是去不起大醫院的。」

周軒潸然淚落,心裡很不是滋味兒,苗霖從小被段辰收養,生活質量是優越的,想到她連看病的錢都沒有,心如刀絞。

昆洋哎呀一聲,右手握拳在左手掌心使勁砸了一下。這種可能完全是可能的,一艘普通貨船,說明布蘭登不太富裕,之前也調查過,他只是接零活,而且是捎帶的生意,長期的航海旅行和看病很有可能讓他經濟拮据。

「今天就這樣,到明天再說吧。」周軒低聲道,昆洋和戴維安慰兩句,各自回房。

而周軒並沒有入睡,等待門外寂靜下來,他帶上口罩和墨鏡低著頭匆匆離開酒店,他有種強烈的直覺,他們二人一定去過。

打車時,報上這個地址,司機看了眼,笑道:「很可惜,我不能賺你們這份錢了。」

「為什麼這麼說,我需要立刻趕到這個地方。」周軒說道。

「因為它就在下一條街啊,直行然後右拐就能看到。」

「原來這樣,多謝!」

周軒還是給了司機小費,司機非常開心接受了,並祝他順利找到目的地。

周軒所住酒店的位置,就在這條街的中央,按照司機所指的位置,果然看到一家半舊的小醫院。兩層樓高,與周圍現代化建築格格不入,讓人擔心這裡隨時會被遷走。

走到醫院跟前,一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