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751章 有趣的問題

第751章 有趣的問題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10-24 16:34  字數:2370

關於賢士公司的問題,進行了四十多分鐘的提問,管清都坐不住了,在座椅上扭動兩下屁股,不悅道:「你們都掉到錢眼裡了,就不能換個其他的問題?」

鬨笑過後,一名澳方記者起身問道:「管清,我們對你在克拉拉專訪上的表現印象深刻,你的師父尊崇歷史文化,在古代,到了你這個年齡已經結婚了,為何這方面沒有效仿古人呢?」

「這不是廢話嘛,人的壽命在延長,而且還有法律規定不可早婚。你說你,鼻炎十幾年了,說話都瓮聲瓮氣的還搶著發言。」管清鄙夷道。

記者尷尬一笑,沒有反駁,不用說,說准了。

「那好,我們進行一個有趣的問題。」是一名美國記者,手裡拿著兩本雜誌,滿臉喜氣,嘴唇的皺紋顯示他正在極力掩飾噴笑,「昨天國內朋友空運給我兩本最新雜誌,我想,這是西西里島最先到達的,偶遇公子和時光。」

哦,眾人唏噓,兩個都是業界赫赫有名的期刊,可以說是如雷貫耳,可是這和周軒什麼關係,又有什麼笑料爆出?

大家交頭接耳猜測,估計是周軒上了其中一個的封面,這種可能性最大。但是,看兩位期刊到場負責人,都帶著自信的笑容,大家更為迷惑,到底是哪家佔了優勢?

當兩本雜誌封面都面向眾人時,所有人的眼睛都瞪得溜圓,這回輪到大家爆笑了,艾倫和諾斯卻愣在當場,隨後相互怒視。

「一本以開放而著名的雜誌,一本嚴肅高端的雜誌,請問周軒先生,您當時什麼心理,同時登上了兩個風格迥異的封面?」記者笑著問道。

嘿嘿,昆洋笑了,他平時不關注時光雜誌,倒是看過偶遇公子的電子版,航海無聊時還會從其他國家買上幾本途中消遣。

周軒有些尷尬,隨後也忍不住笑了,「怎麼會是這個樣子?」

「哈哈,周軒先生,這是我們問您的呀!」美國記者強調。

「軒,到底怎麼回事兒啊,你還穿著睡衣上封面!」裴勝男瞪著眼睛質問,匪夷所思的是,下一刻馬上換了正裝登上另外一種雜誌的封面。

「一言難盡啊。」周軒低聲道。

現場一片騷動,周軒向來沉著,應對記者也是對答如流,這次便有些局促,又好笑又可愛。

「嘿嘿,偶遇公子應該是第一個邀請周軒的。」艾倫起身得意宣告。

「不在乎先後,周軒的形象更適合在時光刊登。」諾斯不悅反駁道。

「諾斯,別整天拉著一張臉,厲害的是那些封面人物,你跟著擺什麼威風。」艾倫嘲諷道。

「你倒是看得開,也沒見跳出偶遇公子的低俗正經起來!」諾斯據理力爭。

「怎麼,想跟我們比這期的銷量?其實,如果都在報亭擺放,我們的雜誌銷量可以甩你們一條街!」

「有銷量沒質量,哪裡比得上時光的口碑!」

「偶遇公子怎麼了?這樣的雜誌是給男人看的!請問,在座的,沒有看過偶遇公子的舉手!嘿嘿,不多吧,全都因此受益。」艾倫遙指管清,壞笑道:「推薦你過兩年也看看,這將是你人生中的啟蒙老師。」

記者們笑彎了腰,而周軒在這個空檔才從昆洋和戴維處大致了解兩本雜誌,也是直抽冷氣,隱隱的牙疼。

「胡扯!時光封面上的都是拯救世界的男人!」諾斯傲氣道。

此處有掌聲,記者們報以經久不息的掌聲,時光上的封面人物都是有影響力的各國傑出人物,每一個都在國家的發展或者某一領域做出名垂史冊的功績。

偶遇公子吸引眼球的,是那些身材火辣的照片,而時光之所以深入人心,是它嚴謹的發行態度,超出國際媒體的偏見評論,有獨特的見解。

艾倫和諾斯爭吵起來,艾倫抹了把頭上的汗,將領口往下拉了拉,諾斯也解開中規中矩的襯衣袖口扣子,高高擼起來,眼看就要發生肢體衝突。

「周董,這個話題非常有意思,請問,此時此刻,您最想說的是什麼,請用一句話來表達。」本國電視台記者在這方面的涵養較高,再度提問,意在平復有些混亂的秩序。

所有目光再度聚焦周軒,他笑了,拱手問道:「艾倫,諾斯,你們說過的和賢士投資合作還算數嗎?」

艾倫哈哈笑起來,諾斯也苦笑搖頭,但都表示,依然作數,怎會出爾反爾,而且也很樂意。莫名的火氣也煙消雲散,連兩位也覺得出現這樣的局面非常搞笑,只怕自期刊發行,這是頭一遭。

「周軒先生,還沒有解釋為何答應兩家期刊的邀請。」還有記者追問此事。

「誠實講,我就是為數不多的,從未看過偶遇公子和時光的人之一。因此,當天艾倫和諾斯前後腳來找我,並不知道期刊的主辦內容,算是稀里糊塗上了封面吧。」

周軒坦誠道,裴勝男暗中踢了他一腳,太實在了,隨便編個理由便可以糊弄過去,什麼都是朋友啊,不知道同期發布,或者都是有影響力的公司等等。

周軒的話讓大家出乎意料,有記者不解的問:「周軒先生,您的博學,有目共睹,為何連偶遇公子和時光都不知道,說出來,沒人信的!」

「是真的,我的朋友,我的徒弟都可以為我作證。」周軒認真道。

「俺也沒看過,再說了,俺師父研究的都是專業歷史書籍,航海時都要寫書,哪有時間看雜誌啊!」管清接過話茬。

記者們點點頭,或許有這可能,又有人問:「周軒先生,如果說是其他刊物也就算了,但是這兩家實在是太有名氣,尤其是時光,封面人物不乏國家領袖,哪個國家都會將此以新聞的形式報道的。」

「這點我承認自己確實知識面狹窄,我的導師閆平川,也就是臨海大學校長,他經常誨人不倦的教導我,不要為了發表論文才一頭扎到圖書館,那樣寫不出好文章來。因為是歷史生,便縱容自己不用學習音樂或者美術,歷史是個廣義的概念,它的蹤跡存在各個行業的各個角落。可惜啊,我一直未曾領會其中的深意,今天方知自己所學所知,遠遠不夠。」

直視自己的不足,非常難得,在場記者對周軒頗有好感,既然提到了閆平川,有關他的問題也隨之而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