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742章 謝謝你幫我離婚

第742章 謝謝你幫我離婚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10-22 06:42  字數:2375

「都是商界大佬,互相探討下利大於弊。丁叔集團規模是賢士公司的十幾倍,要按這個說法,我就是來襯託大家的嗎?」周軒開玩笑道。

「哈哈,絕無此意,周軒,年輕有為啊。唉,丁衛那混賬小子要是有你的一半我就放心了!說實話,我對他真沒什麼信心,甚至都在想,他先給我生兩個孫子,我隔代培養。」丁昌松苦笑。

周軒笑而不語,這個希望只怕要落空了,人生就是這樣,丁衛以前遊戲花叢不懂珍惜,命中也只有一子,想必也會像父親一樣,為獨子操碎了心。

至於周軒為何受邀來此,有富通天下不可告人的秘密,周軒試探問道:「丁叔,對於這個富通天下,您了解多少啊?」

唉!丁昌松雙手在大腿上來回搓了搓,搖頭道:「這便是蹊蹺之處,我和大多人了解的差不多,富通天下名副其實,就是非常有錢。這麼說吧,來這裡的企業家不乏銀行家,至少三成都有富通天下的投資,你說,他們的勢力大不大?」

「這麼說,這些企業家都很畏懼富通天下了?」周軒又問。

丁昌松擺擺手,「這麼說過於籠統,起碼從表面看,富通天下只是參與投資,並沒有控制哪家企業。而且,企業發展離不開資金周轉,得到投資是最為有利的方式。只是富通參與談判的都是副職或者下屬,真正的董事會主席沒聽說有誰見過。」

「丁叔,恕我直言,浩宇有富通天下的投資嗎?」周軒問道。

丁昌松呵呵一笑,「這個倒是沒有,畢竟我們的周轉資金還算充足。」

周軒點點頭,換層意思講,富通天下或許沒把浩宇集團放在眼裡,而國內企業只請了一家,也與他有間接關係,不能不讓人揣摩其中的深意。

不愧於企業當家人,丁昌松博聞強識,跟周軒侃侃而談,聊了差不多快一個小時,門鈴響了,丁昌松還有些意猶未盡,起身握手道:「看來拜訪你的人很多,等回國後再聚。」

「好,如果您來臨海,或者我去首陽,一定再聚。」周軒說道。

打開門,門外站著一位老人,要有七十多歲了,體型肥胖,寬度是常人的兩倍以上,頭髮已經掉的差不多,剩下後腦勺一圈稀疏的白髮,右手拄著一根手杖,還需要人的攙扶。

周軒不認識,丁昌松卻是一愣,握手用流利的陰gyǔ打招呼,「邁克爾先生,非常榮幸見到您,我是……」

對方右手拄拐,不方便握手,只是左手揚了揚算是打招呼,看到周軒眼睛眼睛卻亮了,滿面春風上前一步,上來就給周軒一個大大的擁抱,激動道:「我的性慾n神,在這裡見到你,真的是太高興了。」

周軒愣住了,根本不認識這位美國老人,快速搜索腦海記憶,也是沒有半點印象。

丁昌松則驚呆了,周軒前途無限啊,居然跟逸馳集團的老大關係親昵,帶著羨慕和尷尬,丁昌松告辭離開,實際上,邁克爾也沒看他一眼。

「周軒先生,能否進去和你聊聊啊?」邁克爾興奮問道,倒是顯得臉蛋紅撲撲的,帶著幾分老頑童的可愛。

「當然可以,只是我還不知道,您是哪家企業的負責人?」周軒直言道。

「逸馳!」

周軒略微思索,露出吃驚之色,並非是美國名氣響噹噹的qìchē大亨,如果沒記錯的話,他就應該是南宮新月的老公吧!

邁克爾讓其他人留在外面,自己拄著拐杖進來,身體狀況極差,手杖已經保障不了他的安全。肥胖的身體在通過房門時有些卡,周軒只得攙扶住,直至在沙發坐下。心裡也犯嘀咕,就這身體,還找個小媳婦,自討苦吃。

「來,來,坐我旁邊。」邁克爾親切道。

周軒硬著頭皮坐下,身體卻向一方傾斜,低頭一看,沙發被邁克爾肥胖的身體壓出一個&nbp;&nbp;深坑,便往旁邊挪了挪。

「我離婚啦!」

邁克爾雙手拄拐,側過臉眉飛色舞的說道,從面部表情分析,是喜悅之情。周軒聳聳肩膀,卻不知該說些什麼,恭喜還是抱歉?好像都不對。

「周軒先生,我真的非常感謝你!因為你,我終於離婚了,自由了!」邁克爾開心道。

「和我有什麼關係?」周軒連忙說道。

「哈哈,我知道她在迪拜見到了你,你勸說她離婚了!」邁克爾毫不隱瞞道。

周軒十分尷尬,自己參與的他人感情有兩對,庄小艾和項雷,南宮新月和邁克爾,都未能走到盡頭。

邁克爾友善的態度,讓周軒暗自鬆口氣,但南宮新月是華裔,又跟他有姐弟情誼,笑稱他為娘家人,總不能跟著瞎開心,周軒皺眉道:「我很難理解您的心情,離婚是件苦惱的事情,而且新月姐對您還有家庭都還有感情,不至於高興成這樣吧?」

「她也很高興啊!離婚之前,她整天愁眉苦臉,離婚後卻釋然了,然後跟我像朋友一樣談了很多,也提到了你。所以,我特意來感謝你!」邁克爾不見外的握住了周軒的手,從擁抱到現在,嘴一直是咧著的,看來是真的開心,還開心了很久。

「如你所願,終於可以抱得美人歸!」周軒不咸不淡道。

「那都是借口!」邁克爾鬆開周軒的手,低著頭嘆口氣,很久不說話,正以為他睡著了,邁克爾哭了起來,像個孩子似的用雙手捂住臉,哭聲很大。

守在門外的隨行人員立刻衝進來,邁克爾換上老總的威嚴,訓斥道:「都出去,扣一個月薪水!」

隨行人員滿臉苦相,真心冤枉,關心還成了錯誤。

邁克爾低頭哭,仰頭哭,淚水順著臉流淌到脖頸里,哭得上氣不接下氣,最後扶在周軒肩頭,「我真的是難以繼續這段婚姻,如果她再不離婚,我就會抑鬱而死,我已經吃了三年的抑鬱葯了!」

「這麼誇張?」周軒意外道,家家一本難念的經,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。

「比你想像的還要煎熬,我每天活在黑夜之中,只有離婚才能看到黎明,我祈求上帝把我帶走,或者把她帶走,可惜上帝從來聽不到我的呼喚……」

「等等。」周軒費力將邁克爾推開,「您真的很有分量,坐著說好嗎,別激動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