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740章 直面交鋒

第740章 直面交鋒 (1/2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10-22 06:42  字數:2421

「是的,下一站去西西里島。」周軒說道。

「呵呵,在伊茲拉島沒玩兒夠吧?也好,沿途觀光!」張磊說道。

「我哪有心思玩!」

周軒將接到峰會邀請的事情告知了張磊,令他大吃一驚,這很有可能是魅影組織的另外一次公開性的行動。

所謂魅影組織,並非是真正的名字,這個組織總部在何方,何人領導,以何等形式存在,都是未知。但其令人髮指的初期財富積累方式,以及如今對於世界格局穩定的破壞,令各國對其深惡痛絕,又因為其神秘莫測,於是便有了一個國際方給其取了名字,魅影。

富通天下資金雄厚,但處世方式極為低調,集團網站也是簡單一個頁面,沒有任何有價值的信息。富通天下在業界內赫赫有名,但出現在公眾視線的場合幾乎沒有,因為音譯的問題,也被稱作是富達天下。

原本魅影和富通是獨立的個體,但因為周軒的出現,讓富通天下漸漸進入警方視野,斷定其與魅影組織有著撲朔迷離的關係。

周軒的未婚妻苗霖正是曾經的合伙人之一,而苗霖是養父段辰授意下接近周軒的,繼而違背養父意願,也脫離了富通天下,最終落得失蹤的下場,生不見人死不見屍。

「富通天下終於冒頭了,但我沒想到會以這種方式公開接觸。周軒,對方肯定是不懷好意,我估計他們是想換一種方式拉攏你。」張磊分析道。

「他們的願望一定會落空!」周軒信誓旦旦。

「世界上聰明的人很多,他們為何只是盯上了你呢?你徒弟管清也是過目不忘,他們不就無動於衷嘛!」張磊納悶道。

長壽基因是庄小艾私下透漏給周軒的,這是一個跨越一千八百年的秘密,周軒無法解釋。魅影組織開始感興趣的周軒前後的巨大差距,人品、學業以及各方面的才華,但在抽血之後卻驚喜發現他新陳代謝水平之旺盛堪比少年!

長壽基因!

這才是魅影組織為之瘋狂的關鍵所在,富可敵國,一呼百應的權勢地位,組織頭領不會淡泊到看透生死,這才給周軒布下一個又一個陷阱。

「不管怎樣,我都是要去的。想必,他們也不會在眾目睽睽之下將我怎樣。」周軒說道。

「如果,他們怎樣了,你又該怎樣?」張磊試探道。

「唯有一死!」

diànhuà這頭的張磊捏捏酸脹的鼻子,感嘆道:「太難為你了,還沒到那種地步。我會向上級打個報告,在國內替你宣傳下,等你到了西西里島,就會有全世界各地的記者等著。」

「謝謝張組長了。」

「不要謝我,我沒這麼大的實力,你該知道自己感謝誰。」

該走了!

周軒正式向莫石提出告別,莫石依依不捨,「怎麼這麼快就要走,真是捨不得啊。」

「呵呵,你是捨不得昆洋吧!」周軒笑了。

「這位老兄可不是粗人啊,他對細膩情感的捕捉超過我們任何一個人,甚至在荒島岩石的走向上都能聽到樂章。你們看看,是不是高人?」莫石正色問道。

「昆洋要是畫畫去,肯定能搶你的飯碗。」裴勝男打趣道。

「自嘆不如!」莫石拱手道。

「得了,我才不會畫畫呢。還有啊,你比我還大,怎麼一口一個老兄喊著,我長得有那麼著急嗎?」

昆洋的質問讓大家捧腹大笑,莫石直擺手,強調那是尊稱。

如果說伊茲拉島是美麗的,那麼西西里島則是魅力之島,為地中海最大的島嶼,也因藝術家們的絕美刻畫令其舉世聞名。

周軒對西西里島心嚮往之,但沒想到會以這種方式,要去直面自己最大的yǐnxíng對手,心情也格外的複雜,他們可以了解周軒的動向,那麼也能了解苗霖的處境,周軒最擔心那艘貨船已經被他們控制。

「勝男,今天更新了嗎?」周軒問道。

「沒啊!怕泄露你的行蹤。」裴勝男說道。

「不,這次多發一些,明確指出咱們要去哪裡,去做什麼。」

「明白了!」

「昆洋,不要開那麼快,咱們還有時間。」周軒又說道。

「好嘞!」

周軒要去西西里島的消息一經傳播,西西里島頓覺壓力山大,可想而知,世界各地的人會蜂擁而至,緊急做出決定,限制旅遊,近期內不再接納旅行團。

羅馬方面也有所行動,調動了不少警力前往西西里,富通天下發起世界性的企業家峰會,便會有來自各大集團的商界領袖到場,而具有超級明星性質的新一代名人周軒,又給安保工作加上千鈞重負。

三天後,西西里島進入全面戒嚴狀態,各大企業家齊聚一堂,而來自東方的那艘帆船卻姍姍來遲,直到峰會召開頭一天晚上才終於亮相。

儘管是夜晚,碼頭燈火通明,人頭攢動,帆船還未靠岸,相機快門聲此起彼伏,淹沒了濤聲陣陣,而閃光燈連成一片,宛若岸邊潛伏一條蠢蠢欲動的銀龍。

汪汪汪!

溫迪也算是見過世面的狗,前方的一切,還是讓它不安,焦灼的在甲板上轉圈,有時還前身傾斜,齜牙咧嘴的做出攻擊狀態。

「傻姑娘,稍安勿躁。」裴勝男撫摸著它的頭安撫情緒。

吼嗚溫迪喉嚨里還是發出沉悶的聲響,眼睛眯成平時一半大,頷首抬眼,還帶著莫名的怒氣。

周軒攬住溫迪,溫迪將臉在他的脖頸間蹭了幾下,委屈的嗚嗚叫著,周軒點點頭,輕輕拍打,柔聲道:「溫迪,我的心情和你一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