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735章 金字塔

第735章 金字塔 (1/2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10-20 06:07  字數:2349

一行人下了車,充滿興緻地看著眼前的景象,立在平整荒原上的金字塔群,雖然外觀顯得有些斑駁,但沉甸甸的,如同聚滿了厚重的歷史。

在這種地方,裴勝男少不了要拍照,除了她自己,就是正在凝神注視的周軒,還刻意避開了管清。

昆洋和戴維則在議論著有錢人的好處,死了都能建造這麼大的一座墳墓,供後人觀賞。

金字塔建造的初衷,當然不是為了成為一處知名景觀,而是法老們認為,死後進入這裡後,在漫漫無盡的長眠中,享受另外一個世界的永生,也能夠等到重生的時刻。

「師父,這裡談不到風水啊!」管清道。

「不,這裡的風水很特別。」周軒取出了羅盤,仔細看著上面指針的變化,圍著整個胡夫金字塔走了一圈。

金字塔的塔尖,準確的指向了太陽,這處建築,處處透著獨特的氣場。

「先生,需要導遊嗎?」有個穿著樸實的當地人湊過來。

「可以吧!」周軒點頭。

「呵呵,這裡流行一句話,來這裡不看金字塔,後悔一輩子,看了後悔一個小時。」導遊開心道。

「這句話倒是全世界通用啊。」裴勝男呵呵笑。

周軒也不問價格,直接塞給他一百美元,導遊簡直樂顛了,連忙說金字塔開放的時間到了,只有兩個小時,而且只接待三百名遊客。

裴勝男問能不能爬上去,到頂上看看風景,導遊連忙擺手,不符合當地規矩,可能會被列入旅遊的黑名單。

「勝男師娘,就不怕掉下來摔斷了胳膊腿?」管清笑道。

「怎麼會呢,這分明就是一級級的台階。」裴勝男過來扭管清的耳朵,卻被管清給躲開了。

「別鬧了,要尊重這個偉大的建築。」周軒提醒道。

胡夫金字塔的內部入口在半腰處,大家買好了票,跟著導遊登上來,手機和相機一類都不許帶進去。

入口很狹小,大家依次鑽進去,開始是一段被開鑿出來的小石洞,彎彎曲曲,路途並不長,接著進入一條狹長的上坡路。

是木梯通道,後來搭建的,只是為了方便行走。

空氣很悶熱,這還得益於安裝的排風扇,不然的話,遊客根本無法承受金字塔巨石傳遞來的沙漠熱量。

「不好玩!還挺累。」裴勝男嘟囔道。

「嘿嘿,進來了就別叫苦。」管清倒是不以為然,緊跟在周軒的後面。

建築的奇蹟,裡面的巨石規格比外面還大,但兩塊巨石之間嚴絲合縫,細密到連最薄的刀片都插不進去。每一塊石頭重量以噸計算,直到現代,對於當初如何壘建的技術都是幾種貼近的猜測。

最為離譜的,便是外星人建造了金字塔,有些人覺得荒誕,但有些人卻認為極有可能,這種說法能解釋建築之謎。

通道內有燈光照明,儘管如此,還是覺得很陰暗,也有其他遊客,不如周軒等人的體質好,累得發出呼呼的喘氣聲。

終於來到了通道的最上面,是一處廣闊的花崗岩石室,中間安放的石棺已經殘破,法老不在,寶藏也早就被洗劫一空。

遠不如博物館有趣,事實上,在金字塔內部轉了一圈,除了感覺到建築的精巧和不易之外,並沒有看到引人注意的景觀。

出來後,周軒認為導遊的話沒錯,進去就是後悔一個小時,除了累,沒什麼收穫。

絕大多數的金字塔都不允許進入,而這座最大的金字塔尚且如此,其它的想必也不會有什麼特別。

金字塔的東南側,便是赫赫有名的獅身rénmiàn像,既然來了,周軒就在導遊的陪伴下,帶著大家再去看看。

這是一尊謎樣的雕像,高大宏偉,關於它存在的爭議,在學術界一直就沒有停止過,有人說它是守墓神,也是人說它是太陽神的化神,更有人說它就是沙漠之神。

金字塔是靜止的,獅身rénmiàn像卻顯得非常生動,雄厚而又優雅。裴勝男忙不迭地拍照,上傳網路,周軒則取出羅盤,查看附近的風水。

就在這時,一名身穿西裝的中年男人湊了過來,好奇地問道:「這位先生,你拿的應該是東方的風水羅盤吧!」

流利的陰gyǔ,並非當地人的長相,看周軒疑惑的眼神,男人主動自我介紹,「我叫撒母爾,來自於美國,很喜歡東方文化。」

「你說得沒錯,這就是羅盤,探測風水氣場用的。」周軒點頭道。

「看來您是風水師了!」

「略知一二。」

「我很好奇,這裡都是沙漠荒野,有風水一說嗎?」

「有些風水是自然形成的,也有些風水可以人工打造,比如這裡,各金字塔之間,依靠彼此而形成風水,再比如這個獅身rénmiàn像,對應我們所說的井宿,也就是天狼星,如果按照這個理論講,這附近應該有三座,只是那兩座都不存在了。」周軒道。

男人豎起大拇指,管清從一側跑過來,不滿地問道:「你是誰啊?」

「撒母爾!」

「俺看你面*詐,離俺師父遠點。」管清豎起眼睛不悅道。

周軒剛才只顧著看羅盤,開心於全息風水學又能更完善一步,倒是沒仔細看撒母爾,經管清提醒,倒也覺得這個撒母爾,眼神遊移,笑里藏奸,像是在說謊。

「小朋友,這麼說話很無禮的。」撒母爾有些不開心。

「你冷不丁跟俺師父搭訕,那就有禮了?」管清反駁道。

「我又沒有和你說話,一個小孩子,怎麼這麼說話!」撒